loader

項強懂,左少是不想自己永盛把整個影視圈的水,給徹底的攪渾,同時,也給了自己一個台階,一個機會,青幫是什麼,自然遠超自己的永盛。

  • Home
  • Blog
  • 項強懂,左少是不想自己永盛把整個影視圈的水,給徹底的攪渾,同時,也給了自己一個台階,一個機會,青幫是什麼,自然遠超自己的永盛。

你把電影這一塊讓出一部分,我回報給你青幫的合作,同時,將來xg回歸后,你們永盛,我來罩著。

項強笑了,薛少早就說過,如果有機會永盛能夠跟小軍攀上關係,不要說損失一定的賺錢機會,就是損失大半,都肯定會得到遠超付出的回報,因為小軍,是一個從來不會讓自己的朋友吃虧的人。

「謝謝左少!」陳洪沒有懂老大為什麼這麼高興,所以他只能做個區域的大哥,打打殺殺。 宋澤的愛人打開了房門,看見站在門口的是顧長貴,顯得有些不高興,前幾天,顧長貴才到家裡來了,宋澤明顯有些不高興,想不到,顧長貴再次到家裡來。

顧長貴這次來,可不是看誰的臉色的,和顧長順仔細聊過之後,顧長貴也知道了,顧長順和自己,這次面臨著很大的危險,縣紀委來調查,和審計部門是有著不小區別的,方方面面都要接觸,有些事情,肯定是會暴露的。到了這個時候,顧長貴有些後悔了,自己在縣城裡面建起來了房屋,還有在山前鄉集鎮上面的餐館,這些事情,容易被別人抓住,而且修建房屋的時間,顯得是那麼的突兀。所以說,找到宋澤,請求或者是逼迫宋澤的保護,是兩人最好的選擇了。

宋澤的愛人還沒有來得及說什麼,顧長貴已經進屋了,甚至沒有問宋澤是不是在家裡。

「小顧,老宋沒有在家,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的。」

「哦,是這樣啊,那我等一會,我手裡有很重要的材料,一定要直接給宋〖書〗記彙報的。」

宋澤的愛人,平時不大關心官場上的事情,看見顧長貴這樣說,也不好說什麼了,說了聲叫顧長貴在客廳裡面等著,給顧長貴泡茶之後,自己到屋裡去了。顧長貴倒也隨意,不在乎這樣的輕慢,自顧自坐在客廳看電視抽煙。

一個小時之後,宋澤回來了,臉色有些紅,進門之後,能夠聞見身上的酒味。

宋澤看見了顧長貴,很不高興,內心也充滿了警惕,縣委決定重新調查山裡紅公司的事情,他是知道了。大量從省里和市裡轉來的告狀信,包括縣裡收到的,包括一些領導的批示,令宋澤感覺到,形勢發生了變化,自己不可能像幾年前那樣做了,在山裡紅公司的事情上面,自己絕對不能插手了,否則。自己也會陷進去的。陳和平在一邊虎視眈眈,早就想著從山裡紅公司的事情,打開突破口,自己和陳和平之間。有著諸多的較量,千萬不能夠因為山裡紅公司的事情,讓陳和平抓住把柄。

顧長順已經就山裡紅公司的事情,打來了電話,宋澤很輕鬆就推辭了,自己是縣委領導,做出來這個決定,自己也投票了,怎麼好在裡面說話啊。現在。顧長貴來了,宋澤可以很明確的判斷,他是為山裡紅公司的事情來的,而且背後有著顧長順的影子。

顧長貴上次嫖娼被抓了,宋澤打了電話,之後感覺很不舒服。不過,顧長貴這些年,每年都來拜年,這也算是還人情吧。

「小顧,有什麼事情嗎?」

「宋〖書〗記。我的確有些事情,要求您幫忙的,不過。我們是不是在書房裡面去說啊,客廳里說話不大方便的。」

「有什麼事情,就在客廳說吧。」

看著宋澤在沙發上坐下了,身上還帶著酒氣,顧長貴心裡就有氣,上次來說到大橋工程的事情,宋澤推脫了,雖然說後來嫖娼的事情,宋澤開口幫忙了,不過這不是什麼大事情,現在遇見的事情,才是真正的事情。想到宋澤掌握著權力,吃香的喝辣的,自己兄弟兩人還不知道今後如何呢。

「宋〖書〗記,我聽說縣裡準備調查山裡紅公司的事情了,不是已經調查過了嗎,審計報告都有了,為什麼還要調查啊,我來就是想著請宋〖書〗記幫忙的,已經調查過的事情,有了結論,您是不是幫著說一說,就不要揪住不放了。」

這些話,是顧長順要求顧長貴這麼說的,當時,顧長貴還覺得,這樣說是不是太客氣了,不過顧長順要求了。

「你說的山裡紅公司的事情,山前鄉有農民不服,向上面反映了情況,省里和市裡的領導,都提出來了要求,複查一下公司的事情,如今,縣委已經做出來了決定,必須要調查,再說了,已經調查過一次了,你害怕什麼啊。」

「宋〖書〗記,我覺得,這就是周天浩搗鬼,周天浩到山前鄉了,肯定是和我哥哥有矛盾,這就想著找麻煩,我哥哥肯定是沒有什麼事情的,他就想到了找山裡紅公司的麻煩,借著這樣的事情,來打擊我的哥哥,這是典型的打擊報復,您可不能夠不管啊。」

宋澤感覺到有些奇怪,這些話,從顧長貴的嘴裡說出來,顯得那麼的不協調,如果面前坐的是顧長順,宋澤不會感覺到奇怪。

「小顧,你這樣的想法就不對了,不管事情背後的原因是什麼,接受上級和組織的調查,完全應該啊,身正不怕影子斜,要相信組織。」

顧長貴漸漸有些忍不住了,話語也加重了。

「宋〖書〗記,您是了解我的,山裡紅公司,就是因為管理不善的問題,所以虧損了,南方那麼多做生意的,一年虧掉幾百萬元,也不算什麼的,現在,周天浩揪住這個問題,一定要開展調查,這豈不是敗壞我的名聲嗎。」

宋澤有些無語了,你顧長貴有什麼名聲啊,還需要敗壞嗎。

「小顧,這件事情,你就不要多說了,我已經說了,要相信組織,要心平氣和的接受組織的調查,清者自清、濁者自濁,調查組很快要到山前鄉去了,這個時候,你應該仔細考慮一下,怎麼面對調查組的詢問。」

顧長貴臉上出現了玩味的笑容,似乎對宋澤這樣的官腔,一點都不在乎。

「宋〖書〗記,我還是想著,請您幫忙,您是直接管著縣紀委的,如果您的意見明確了,幫著說說我的情況了,調查組一定明白的。」

宋澤一直覺得,顧長貴今天的表現有些奇怪,隱隱的有些有恃無恐,為什麼顧長貴會有這樣的表現,如果顧長貴進來之後,說話就是一副流氓無賴的表現,宋澤早就發脾氣了。

「小顧,該說的,我在縣委召開的會議上面,已經說了,不該說的,我也是不能夠開口的,總不能違背原則啊,好了,這件事情不要說了,我剛剛回家,有些累,想著休息了,你還有其他的事情嗎?」

宋澤說出來這樣的話,顧長貴毫不在乎,也沒有站起來離開的表現。宋澤看了看顧長貴,臉上的神色,漸漸不是很好了。

「宋〖書〗記,您真的不願意幫我嗎?」

「小顧,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啊,怎麼這麼說話啊?」

「宋〖書〗記,你知道我的身份,我說話就是這樣,既然你不願意幫我,那有些事情,我也不想隱瞞了,我這裡有一份材料,你先看看,看完之後,你再做決定。」

顧長貴從皮包裡面,拿出來了一份複印好的材料,遞給了宋澤。

宋澤接過材料的時候,看了看顧長貴,眼神顯得有些發寒,顧長貴這樣的說法和做法,明顯就是在威脅他了,不知道顧長貴哪裡來的這樣大的膽量,更不知道顧長順是怎麼想的,難道他們兄弟倆不知道,這樣做顯得過於瘋狂了嗎。

宋澤從公文包裡面拿出來了眼鏡,開始仔細看材料了。

很快,顧長貴注意到,宋澤的手在發抖,雖然說宋澤的臉上,沒有改變什麼顏色,但整個坐著的姿勢,已經有些不好看了,似乎在極力控制著自身的憤怒,或者說是恐懼。

宋澤很快看完了材料,沒有說到書房裡面去的事情。

「顧長貴,你這樣的做法,太過分了。」

「宋〖書〗記,我這也是沒有辦法啊,如果您能夠幫忙我說話,這份材料,肯定就不存在了,不會有任何人知道的,如果您不願意幫著我,那我就說不清楚了。」

宋澤沒有摘下眼鏡。

「好吧,山裡紅公司的事情,還有你的事情,我考慮一下,這是縣委做出來的決定,我不能夠隨意否決的,不過,我可以考慮一下,看看能不能有什麼好的辦法。」

「宋〖書〗記,那謝謝您了,這份材料,您留著,我就不打擾了您了,等著您的好消息,時間很緊啊,我只能夠等您三天啊。」

顧長貴馬上起身告辭了,他沒有發現,宋澤的眼睛裡面,閃現出來的寒芒,這也是顧長貴不老練的地方,畢竟沒有真正進入官場,他沒有想到,宋澤為什麼沒有說條件,為什麼沒有問材料的原件在什麼地方,只是簡單的就答應了,而且宋澤的答應,是很原則的,沒有做出來任何的承諾。

顧長貴走到了大街上,感覺到特別的舒坦,他暗暗埋怨顧長順,早按照自己的建議,拿到宋澤的一些材料,哪裡會出現這樣的事情,有什麼好怕的啊,宋澤也是人,有了問題,被他人抓住了把柄,還不是要乖乖的聽話。

顧長貴想到了,如果山裡紅公司的事情成功了,他還要單獨找到宋澤,說一說山前鄉修大橋的事情,和這次一樣,也是要逼迫著宋澤表態。

顧長貴吹著口哨,慢慢朝著家裡走去,他沒有想到給顧長順說一下,更沒有想到和顧長順一起分析一下可能出現的問題,在他看來,抓住了宋澤的把柄,就沒有什麼擔憂的地方了,今後出現了問題,宋澤照樣要幫忙的,至於說李卉寫的原件,他當然不會給宋澤的,這可是寶貝 一身大汗的林青霞和小依,在玩了近半小時后,回到了小軍的身邊,林青霞的額頭,已經滿是汗水,帶著帽子,散熱也不好,用小手呼扇呼扇的扇著一點點的風,也根本無法讓渾身的熱氣,從這小手之間散發出去。

兩個人,拿著一大杯的冷飲,就要一飲而盡,被小軍攔住:「不要急,對腸胃不好,給她們來兩杯溫水。」

吧台的服務員,一直有一個,專門的伺候在幾人的身後,等著吩咐,剛剛的冷飲,也是他主動給倒上的,龍哥親自陪著,老大也在這裡,新界的洪哥也在,哪還敢不小心伺候著,聽到小軍的吩咐,馬上照辦,雖然剛剛沒有去聽幾人在談些什麼,可那眉宇之間的熟絡和老大對於這個年輕男人的姿態,他還是看到了的。

從酒吧出來,與項強分別後,小軍自然擔當起了護送林青霞回家的任務。

「青霞,這部戲,看看,可能要你客串一個角色,是個具有突破性的角色對於你來說,一個風塵女子,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小軍看到兩人慢慢的消汗了,呼吸也慢慢的恢復了平靜,才開口詢問。

林青霞把帽子摘下來,那早就濕透的頭髮,讓她悶熱不已,直到了小軍的車中,才算是涼快了一些,此時聽到剛剛研究劇本中不曾存在的角色,愣了一下,反問道:「你不是一部純男人的戲嗎?怎麼?」

「算了,問你也是白問,我的戲,邀請你不來,直接綁來就以了,還用商量嗎?等我今天晚上回去再推敲推敲,這兩天等公司的通知。」

「哼,我賣給你了嗎?說到就到。」林青霞其實聽到小軍不見外的話語,心底是很高興的,只不過小女孩般的嘟囔了一句。癟著小嘴,如情竇初開的青澀一般,顯露無遺。

不是沒有過那種年紀,也不是沒有經歷過那種感覺,可不知道為什麼,不常在一起。也沒有什麼明確的關係確定,就是這種淡淡的感覺,只要在他地身邊,總是覺得,自己好像還沒有成年一般,這種快樂,是從來沒有感受到過的。

到了林青霞的住處,小軍沒有下車,只是吩咐左一送兩個女孩上樓。對於這種保持著一定曖昧的感覺,小軍不是不想徹底的結束,而是內心中。每每看到這個曾經記憶中的大明星,總是有著一種說不出來地感覺,是什麼,說不清楚,道不明白,也許是來自心底那21世紀的閱歷和思想,對於這種曾經可望而不可及的人物的一種追述,最愛關注娛樂新聞的自己,對於這些耳熟能詳的大明星。有著一種近乎偏執的關注。

能看到她的另一面,不同於熒幕的一面,這種感覺,真地很有成就感,不光光是林青霞,面對程龍周潤發洪金寶,同樣的,看到他們生活中的一面,恭敬地對待自己這個大老闆的模樣。嘖嘖,一個字,爽。

也許是自己地虛榮心在作怪吧?小軍點燃一支煙。自嘲了一下。年少輕狂。曾經地80后。雖有著一部分叫喊著不忘國恥地憤青們。但更多地。還是受到xg、tw等地地娛樂風潮影響。xg還好一些。畢竟這裡面地明星們。多數。還是秉承著自己是華夏一份子地思想。比如程龍。第一個真正站出來。敢於直面政治。直言不諱地藝人。這種人。才是真正地華夏人。而這80后中最可氣地一群人。就是受到了韓流日流侵襲地。整日里也鼓吹對方國家體制無比好地可惡孩子們。這些人。是曾經小軍那屬於21世紀地靈魂。最痛恨地一群人。

文化屬性。不得不提到地一個辭彙。什麼是文化。在90年代地中後期開始。已經不再是以學識地淵博就可以代替地。一種新型地文化。平面文化。屬於電視、報紙、雜誌、影像帶來地一波可能淡而無味地所謂文化。衝擊著青少年地思想。

小軍不是杞人憂天地人。也不是那種鼓吹一切都中規中矩地人。像黑道社團地影片。古惑仔之類地影片。他並不抗拒拍攝和宣傳。社會地每一面。都有它還原真相。公佈於大眾地權利。可最不能容忍地。就是奉什麼日劇韓劇為主流電視媒體。任何一種沒有任何內涵地泡菜劇。在一些年輕人地眼中。成了神聖地代言。一個個徒有其表。靠整容來獲得一副副看似俊朗。實則敗絮其中地男人或女人。成為華夏青少年心目中地偶像。甚至為了他們。不惜做出一些根本不可理喻地事情來。

做昊雨影視。可能有一部分地原因。是要圓小軍自己曾經地一個夢。去身臨那些經典影片地拍攝現場。去感受那一個個演職人員地心酸與快樂。去把曾經自己覺得不夠好地地方。按照自己地意願。變成自己想要地東西。

如果說這些是自私地表現。其實小軍還想著一件事情。不說國家大義。不說民族氣節。只為了一件事。就是讓十幾二十年後地年輕人。心目中。忘記那些俗不可耐地泡菜們。記得地。鼓吹地。 老公嫁到 崇拜地。都是真真正正地華夏人。真真正正地偶像。

xg、大陸也不全都是品行端正。以公眾形象地正面化來感染每一個人地。這些人。是敗類。可好地呢。一樣比比皆是。

小軍沒有太大的野心,也沒有太多的什麼為了國家放棄一切的思想,他只想著,能夠盡自己的一點點力,哪怕是閑暇之餘的無聊之舉,也要做的順心,那些雜碎們,不要進入這個***,進來,必須趕盡殺絕,全面封殺,而那些鬱郁不得志的好人們,自己的昊雨影視,能幫一把,算一把。

一個能夠真正屬於自己的文化,是不是可以,開創一個新的局面,是不是可以,讓這裡。讓華夏,成為引領市場潮流的代言人呢?昊雨服飾,已經讓服飾這一區域,異軍突起,影視,能嗎?

一晚上。小軍都沒有睡,有回憶,有決心,同樣的,也有困惑,自己,能不能把這個文化產業,在這大好時代,把握住機會。真正的推向一個**,一個有機會站立在巔峰的可能嗎?

把握現在吧?最後小軍也不去想了,熟知歷史。有一點是最難的,那就是改變與不改變之間地徘徊,如果做好了,那是正常的,如果做的不好,那就是歷史的罪人,自己心裡那點小九九,不是沒想過,不是不想在那電影的最高殿堂。擁有屬於華人的最高榮譽。曾經有那麼一個導演,算是獲得了一定地成功,可那成功,真的是最高的嗎?那種曇花一現,只能被人評說實力不足的偶爾閃光,並不能被人所承認。

飯要一口一口的吃,路要一步一步的走,一口是吃不下一個胖子的,扎穩腳跟。先把這邊做好吧,不把整體的大環境做好,不把整體的演員陣容做強,不把影片推廣地更廣,想要被那裡承認,那是基本不可能的事情。

一個記憶中算得上刻骨銘心的劇本,一個看了不下20遍地經典電影,一個靈光一閃的改動,天剛剛的放亮。整個劇本。已經躍然紙上,沒有過多的細節。那些東西,是要靠導演和自己在現場對於演員表演的一些修改和把握,強制性的劇本,是扼殺演員天性的一種摧殘,只有根據不同的演員,來調整不同的劇本細節,只有這樣,才能拍攝出,最好最需要地效果。

抻了下懶腰,站起身,把窗戶打開,屋中的煙霧,順著強烈的氣流,從窗戶處,對流而出。

站在窗口處,那種自然的風吹感覺,遠比屋中的空調,要舒服得多,看著晨暮中,帶著薄薄的一層濃霧,看得並不遠,可整個xg,就在自己的眼前,就在自己的腳下,不自覺的,小軍張開雙臂,深呼吸。

「呼!」一股長氣,一夜地倦意,頓時消散不見,濁氣和清氣,在這一瞬,互相轉換,這也是小軍有了那功法之後,感覺到明顯的變化,能夠長時間感覺不到疲倦,這一氣,功不可沒。

迎著晨風,小軍把那每日必練的功法,再次演練了一遍,身體上的明顯變化,早就已經感覺不到了,但每日每日的累積,小軍還是能知道,自己身體內的變化,有多麼的明顯,最明顯的,力量上、速度上、體能上,這些自不必說,就是精力,也強了好多,猛然回首之時,曾經自認為的無比強悍,在此刻看來,都是一個段落而已,那曾經看到地,被譽為最強軍人地隱,此刻看起來,不過如此,那神秘組織中的吉米,也不再看起來是高手了。

《英雄本色》出來了,是不是,那個人,也應該找出來呢?正處在事業低谷地他,此時此刻,飾演子傑,是好是壞。過往的路上,是唱而優則演,而現在,還沒有唱出來的他,先演,是好是壞?

如果不是提到了這部影片,也許自己,還想不起這個被人認為是同性戀的巨星,張國榮,自己並不是很喜歡他,也許是因為那記憶中的年歲問題,對於這個巨星的印象,基本都停留在影像中,等到自己大了,剛剛對這個男人,有了一定的認知,卻已經是最後的絕唱了,再也沒有機會,通過一次次的現場演唱,一個個的電影電視,再次加深對這個巨星的認知了,只能通過一些資料,來重新翻看這個曾經的哥哥。

還有不到兩年的時間,他才能夠從合約中跳出來,離開那個初時被譽為福地,而混跡幾年,還沒有任何斬獲的絕地—-麗的唱片公司。

巨星,無論遇到什麼困境,早早晚晚,他都會成為那個人,那個閃耀無比的巨星,磨練了三年多,也不差這一年多的磨礪了,這個男人,可以出現了。

金像獎,是不是同樣可以開始籌備了,四大影視公司,扶持電影周刊,時機已然成熟,想要插入歷史,就要先於歷史一步,並且這一步。最好不打亂整個步驟。

7點,小軍準時的走出房間,今天的他,難得的穿著一身正裝,已經行程潮流的中山裝系列,款式上。也有所突破,有正裝、有演出裝,有休閑版,總之,現如今的中山裝,不說與西裝分庭抗爭,可也搏得了屬於自己的一塊地盤。

薛雨龍早上的飛機,離開xg,昨夜的歡而不實。讓他一夜,都沒有睡好,裂痕。如果產生,那麼想要修葺,難於登天,小軍,他在怪嗎?

機場上,當他看到小軍和左一站在那裡,默默的送著自己地時候,薛雨龍笑了,身邊環顧的送行者。在這一刻,都已經不存在了。

秋兒站在薛雨龍的身邊,明顯的感覺到了愛人的變化,順著他的目光,看到了那個身影。

從人群中,走出來,站到小軍地身前,沒有說話,兩個人。只是靜靜的望著對方。

「我不怪!」小軍看了看四周越來越多的人,登機的時間快到了,轉身離開,只留下這三個字。

可就是三個字,讓薛雨龍,難以抑制的雙手緊緊的握了下拳,朋友易得,知己難求。

回首,不顧機場廣播中的催促聲。不顧身邊送行之人的急迫。望著小軍離開的背影,止步不前。直到他離開。他能來,就已經代表著不怪自己,那句話,不是說給自己聽地,而是說給家裡的人聽的。

「秋兒,回去后,先轉到我家,告訴我爺爺一聲,今天地情形之後,你在到浩天去。」這次的巡視,本來帶著一絲旅遊的意味,薛雨龍也想帶著秋兒去,可被她拒絕了,理由跟簡單,乾爹在這邊的事業,重新起步,很多東西,都需要自己幫著操持,前段幫助左少去報復之旅,也基本都是秋兒在管理整個浩天和察因的大部分聲音。

不喜愛,這種算起來是坑人的行業,儘管不喜歡,但秋兒不在乎,除了身邊的人,別人生死,又與她何干。

「知道了。」秋兒點了點頭,抬起手,整理了一下薛雨龍有些凌亂的頭髮,又把他的衣領弄了弄,看著登機牌上地時間,才催促他上機離開。

薛雨龍走了,李澤明忙了,在昊雨坐鎮的,剩下了程光,本來小軍在這裡,程光自然不想越俎代庖的,可被小軍的一句話,攆了回去。「靠,阿光,老子好不容易休息一段時間,你小子還要壓榨老子的勞動力啊,這段我要是沒事,就在樓下的影視公司,沒事別找我,有事也別找我。」

一上午,坐在辦公桌前,小軍連續的撥打了幾個邀請的電話,把地點,約在了浩天戰場,現在已經不能叫浩天戰場了,浩天集團,一個集各種娛樂項目於一體的大型綜合性酒店式地企業。

從原先的一些項目上,引申過來的,就是集中東南亞的特色菜系飯館,各種的服務性行業。只不過,正經生意是正經生意,非法的,自然不能混淆在一起,這是小軍告知察因的。

約在了t國菜的餐廳中,聽到小軍要用,察因大筆一揮,整個t國菜餐廳,全部清空,只預留給小軍一人使用。

第一撥客人,邵六叔、鄒懷、黃百鳴、項強,幾乎控制了xg大部分院線的五個人,在那次聚會上之後,再一次地,坐到了一起。

邵六叔和鄒懷,雙方見面,儘管已經不如從前一般,如何仇視對方了,但想要恢復重現地關係,那也是不可能的,雙贏,這句小軍提出來地口號,在此時,在xg影視圈經過了一段時間的磨合之後,已經顯示出了其效果。

不僅沒有跟風型的爛片頻繁出現,就連整個市場,也清凈了許多,沒有這四家的支持,想要把一部片子,推出市場,非常之難,這也從另一個程度上,杜絕了很多爛片的出現。

「小軍,找我們來什麼事情?」邵六叔年歲越來越大,最近,已經很少管理公司方面的事情了,基本上,都是方華在處理影視方面的事情,這一次,當然,也把她帶了過來。

項強本來以為,今天是左少找自己談片子的事情,誰知道。竟然把這幾個老傢伙都找來了,所為何事?

小軍笑了笑,從身邊的左一手中,拿出了四份文件,遞給四方:「上面是我的一些想法,不知道幾位是怎麼想的。小子我在這邊的資歷尚顯,有些東西,還要幾位幫襯著,如果各位有興趣,大家把這件事情促成。」

小軍停頓了下來,他已經發現,除了邵六叔是由方華代替觀看,並且讀給他聽之外,其餘的三個人。都在認真的品讀著小軍遞過來地東西。

邵六叔最初還眯著眼睛在聽著方華的低聲念讀,可漸漸的,當那建造屬於xg自己的金像獎的提議被方華念出時。邵六叔的眼睛,猛地瞪大,伸手,拿過了方華手中的文件,帶上眼鏡,親自觀看起來。

鄒懷則一隻手點著桌子,仔細的讀著每一個字。

黃百鳴這個演員出身的人,在看到這個提議時,眼中的光彩。 “雲熙,你確定要留他吃飯嗎?這裏可是我的地盤,你眼裏還有我嗎?” 格外的矚目。

項強抽著煙,看著文件,那股字裡行間的雄心壯志,是唯一讓他感興趣的東西,至於什麼獎不獎的,媽地,老子帶著人,帶著槍,想要什麼獎。不得搬給自己,那麼麻煩幹什麼。

「好!好!好!」邵六叔把文件狠狠的拍在桌子上,眼中的光芒,放射出來,直逼人心。

鄒懷敲著桌面地手,那一直保持不變的頻率,也發生了眼中的變更。

「大家的興趣都很高,我也知道,xg人自己的電影節。這個概念。有多麼的好,想做起來。有我們幾個人,再聯絡一些人,相信並不太難。 豪門無愛:疼你有癮 既然大家都有興趣,我就把一些必須做到的東西先說出來,否則,這個東西,絕對沒有存在的必要,也全部都是一紙空話。」

小軍突來的話語,也讓有了濃重興趣地幾人,表情都凝重了起來,是啊,這個東西,運作起來簡單,可操作起來,卻有著幾個最重要的點,這幾個點,如果做不到,那一切,都是空談。

「一,公正性,要做的話,就一定要公正,不能有任何的偏頗和任何的外在因素進入,我們如果作為發起者,更加要遵守規則,不能有絲毫的越池,六叔和鄒叔,都是元老,黃先生和強哥,又都是新銳,咱們能做到嗎?二,支持,如果成功的運作起來,第一屆,給予的支持和評選的標準,都要有一個硬性地標準,當然,這不是最重要的,還是公正性方面。」小軍侃侃而談,對於這次金像獎的成立,還是充滿著信心的,畢竟,只差了一年多,問題方面,應該不會太大。

幾個人,都陷入了沉思,說沒有動自己那一點點小九九,那是開玩笑,誰都想著,在這裡面,能夠撈得屬於自己的一塊蛋糕,但聽到小軍的話,也都在理,如果連這幾個人都不能遵守,那麼,這電影節,還有舉辦的必要嗎?不成了老王賣瓜了,都是這幾家的東西,自己宣傳自己,自己評選自己,那還有必要,舉辦這個電影節嗎?

「是啊,要想弄,就弄個公平、公正、公開,不然,不然的話,確實沒有弄地必要了,我贊成小軍地話,我們給予支持,但我們不參與到評選的電影節組委會中,而且,不能影響其評選地結果,一定要找最公正的人員,充實到組委會中。」邵六叔首先開口,給予了支持的言語。

鄒懷也點燃一支煙,聽完邵六叔的話,自然而然,他是這裡面,最有資格第二個開口的人:「我也支持,我們這些老頭子,做電影已經這麼長時間了,不正是想要把xg的電影,發展成為屬於我們自己獨有的東方文化聖地嗎?這個機會,不能錯過,我支持!」

黃百鳴攤了攤手,笑道:「兩位前輩,都已經答應了,我這晚輩,自然不會有任何的問題,不過我這邊不是一個人可以說得算的,不過這種好事情,相信董事會,也不會反對。」雖然沒有明確代表公司表態,但黃百鳴,對於這種提議,當然是欣喜的,這邊的市場,雖然賺錢沒有問題,但是,名氣。還是邵氏和嘉禾兩大本土巨頭和海外公司的天下,新藝城,有名無實,有了獎項的支持,才能真正的開闢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項強則在小軍的話中,聽出了另一層意思。

你永盛做電影。就要遵守規則,不能成為打破規則的那個人,否則,我們大家都不會讓,尤其是我。

「左少的提議,我自然支持,沒有任何地問題!」

一個關乎整個xg電影屆的格局,就在這一頓飯之間,被幾個人。翻手之間,已然決定。

飯局結束后,幾人分別走出餐廳。門外的休息廳中,林青霞,狄龍,周潤發,還有那正處在事業低谷的張國榮和吳宇森,都接到了昊雨影視的邀請,在此等候。

昊雨影視,左昊軍的邀請,沒有人敢忽視。更加沒有人敢不遵從,無論是對方影視圈地身份,還是其xg大少的身份,都是幾人,不敢輕易得罪之人。

「啊!六叔,鄒董,黃總,項老闆,左少。方姐!」已經等了有一會的幾人,看到餐廳門中,接連走出的幾位對於自己等人來說,真正的大佬們。

「小軍,你這是軍發出疑問。

鄒懷一瞥嘴,調侃小軍道:「小軍要開新戲吧,這次,怎麼不找我們。是要自己製作嗎?」

項強不等小軍開口。哈哈一笑:「左少這次,與我們永盛合作。給你們邵氏一部《上海灘》,嘉禾一部《a計劃》,都讓你們賺了那麼多,這次,也該到我們永盛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