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顧念明顯怔了一下才回過神。

  • Home
  • Blog
  • 顧念明顯怔了一下才回過神。

主持人注意到直播彈幕,笑着擡頭對顧念說:“直播間的很多觀衆好像發現您的意外了,顧小姐是沒有料到這個問題是嗎?”

顧念也不掩飾,朝鏡頭笑了笑:“我實力證明這場直播問答是完全沒有提前對過詞的,所以我確實沒想到,第一個問題竟然這麼……正經?”

彈幕裡笑語刷屏。

鏡頭中的顧念則稍稍正色:“嗯,《破碎》彩蛋《獻給等光的人》是後來臨時決定補拍的,當時大家的意願比較強烈,認爲原本是個悲劇結局。很多人不喜歡悲劇嘛。”

主持人笑着問:“確實很多人不喜歡悲劇,那顧小姐?”

顧念:“我?我不太在意。”

主持人:“真是個意外的回答呢,能問顧小姐是爲什麼嗎?”

顧念停頓了下,彎眼一笑:“因爲我認爲,結局就是結局,無關悲喜。”

“……”

主持人一怔,似乎沉浸這話裡,一時沒接上來。

在導演組的示意下,他立刻回神,連忙問了第二個。

“顧小姐作爲編劇的共情能力非常強,之前《金編》的花絮裡,不少觀衆見過顧小姐寫劇本的過程中代入角色,哭得不能自已的時候,因此還有很多網友稱顧小姐是‘一個被編劇行業耽誤了的演員’,這一點顧小姐怎麼看?”

“…………”

導演組提前準備的五個問題非常快就結束了。

前兩個是顧念的,後三個是駱修的。而讓顧念意外的是,這五個竟然都是專業性極強的、與《金編》節目本身息息相關的問題。

等主持人問完以後,鏡頭也切到甄選直播間裡挑選出的頂贊問題時,顧念趁機小聲對駱修感慨:“《金編》節目組確實有想法,有前途。”

“嗯?”

“我本來以爲他們做這期問答就是爲了藉着炒cp的事情提高節目熱度,沒想到他們態度這麼端正,弄得我都有點爲誤會他們覺得抱歉了。”

駱修垂眼一笑:“或許你抱歉得太早了。”

“?”顧念不解回眸。

駱修示意了下直播組:“他們恐怕是對後面直播裡的頂贊問題胸有成竹,所以才這麼放心,一個相關問題也不問的。”

顧念:“…………”

事實證明,在人心這方面駱修確實把握得精準。

直播間內的五個頂贊問題被迅速機選出來,拿着平板上的電子成稿,鏡頭後面的主持人以一種微妙又想忍笑的表情走近兩人。

顧念:“。”

別問,問就是要搞事情。

不出預感所料,主持人拿回話筒,簡單幾句後就迫不及待地進入了直播間機選問題環節。

“第一個問題是同時問兩位的。”主持人掃了兩人一眼,低頭讀稿:“能請問兩位,是以怎樣的身份關係,在同一棟別墅裡同進同出嗎?”

顧念頓了頓。

早在來路上,他們已經預測到這一環逃不開的問題了。

顧念看向駱修。

駱修也正在這一秒裡望向她。

四目相對下,原本兩人各自放身側的手擡起,然後十指相扣。

成對的訂婚戒指在他們指間微熠。

在主持人呆若木雞的面前,駱修和顧念相視一笑,轉向鏡頭——

“是說好一起,白頭到老、永不相離。”

“……?!” 直到上課,她也只背了一半。剩下一半只好最後一節課下課背。

她還約好了和吳麗陸宇星去吃烤串呢。

希望一次背過。

下課鈴聲一響,夏茵就開始背下一段。

謝安在位置上安靜聽著。

謝安偶爾會提出幾個小錯誤,但是也順利背下去了。

但是背到最後一頓有點忘記了,死活想不起來一句。

夏茵道:「要不,明天背吧?」

謝安輕抬眼皮,「你有事。」

「也沒什麼事,就是約好和吳麗他們吃羊肉串。」

「吳麗他們,還有誰。」

「陸宇星和豆丁啊。」

「哦。」

夏茵小心的看著謝安,「那……可以明天背嗎?」

謝安輕描淡寫道:「可以啊,如果你不在意明天英語作業翻倍的話。」

英語老師說了,沒背好的學生第二天作業翻倍。第三天三倍。

夏茵整個人都泄氣了,只好又看了幾遍最後一段。

開始背,「The

ea

eo

ly……」

謝安打斷她,「從頭開始背。」

???!

什麼鬼。

「為什麼要從頭背啊。」

「不然呢。」

夏茵快要石化了,為什麼啊?

明明其他人背給謝安聽的時候,謝安都是放水的啊,能過就過。

夏茵本來還以為謝安是那種不近人情的人,沒想到她看到謝安聽人家背的時候。其實是睜一眼閉一隻眼,非常寬容的。

讓本來還有點緊張的組長們,都鬆了一口氣。

怎麼輪到她就變嚴格了?!

絕對是公報私仇,因為討厭她,所以這樣吧。

「不想背的話,我就回去了。」

謝安淡淡道,準備收拾東西。

「哎,。」

夏茵情急之下,扯了謝安的袖子。

謝安垂眸看著自己袖子上的那個白嫩嫩的爪子,停止了動作。

「我沒說不背啊。」

夏茵的臉一熱,趕緊把手收了回來。

謝安悠悠然道:「洗耳恭聽。開始吧。」

夏茵嘆了口氣,開始背。

「少了一個詞,重背。」

「bo

,這個單詞發音不標準,重背。」

「多了一句,重背。」

「啊啊!」

夏茵簡直要抓狂,謝安故意刁難她也太明顯了吧??

謝安泰然自若的看著夏茵因為不滿而微微蹙起的小鼻子,像只發怒的小奶貓。

夏茵忍不住了,「你是故意的吧!」

沒想到謝安大大方方的承認道:「是啊。」

夏茵氣結。臉都氣的圓鼓鼓的。

謝安用書擋住臉,微微揚起唇角。

最後夏茵的燒烤當然是沒吃成的。只能約改天了。

就在夏茵給陸宇星和吳麗說了改天之後。半個小時后,謝安就道:「可以了。」

然後開始收拾書包。

夏茵一臉茫然,謝安認真的嗎?

她剛才明明背的還不如最開始呢。

她真是倒霉啊。

她一定要找機會報復回來。

夏茵默默攥拳。

謝安動作迅速,收拾好東西,然後站在門口。

「快點,我要鎖門。」

「知道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