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顧念:??!!

  • Home
  • Blog
  • 顧念:??!!

717房間內。

眼鏡在方纔突然的衝突裡落地,那雙清冷透黑的眸子再沒了遮掩,最後一絲溫和麪具剝落殆盡。

駱修擡眸,眼神如冰。

“你——”

急促的腳步聲就在此時殺回門口。

剛剛沒睡醒似的女孩急剎在房門外,高舉手機,神色肅穆。

顧念護鵝心切,在喊“不許動”和“放開他”之間糾結了0.1秒,脫口而出——

“不許放開他!”

“不然我報警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雖然因此引得城內搜捕嚴查,但只要等到今晚與賣家交接完畢,訂單就完成了,只是,現在離晚上的交接時間還有九個多小時,難免讓人難熬。

往僑城來的高速公路上,林榮威一行二車八人,氣氛沉凝恐怖,而與他同車的人,更是膽戰心驚,恨自己運氣怎麼這麼差,與這個殺神同車。

林榮威面無表情,看不出喜怒,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這樣的他才是最可怕的,沒有人能揣測到他的想法。昨天他的親信在僑城被抓,到手的東西被人明目張膽的截取,這是靳軍交給他的秘密任務,怎麼會走漏風聲?除了自己身邊有內鬼,再就是靳老狐狸有問題!

還有一路神秘人物,也在趕來僑城的路上,不過卻是志得意滿的,他們要的東西已經得手,不過對方沒辦法送出來,必須親自來接收。

二路人物,前後腳趕赴僑城這個安逸休閑的海邊小城,而部隊的食堂里,卻是少有的熱鬧哄哄。

「兔崽子,敢在爺口中奪食,膽子賊肥哈!」楊明死死按著食盒,然而雙拳難敵四手,奈何他剛才太過高調得意,犯了眾怒,拽腳執手箍脖子,還有一個奪食,就在他眼前讓他眼睜睜的看着,見者有份分食光了,才放開他,做鳥獸散。

楊明欲哭無淚的看着空了的食盒,暗罵他們也太不給自己面子了,一點碎屑都不留下!不過,他剛才過來的路上,每一樣都沒放過…嘿嘿嘿…

「哈哈哈…爺早就每樣都吃過了,你們都是爺吃剩下的,啊哈哈哈哈…」

他詭異的笑容,嚇了留下來安慰他的陸豐一跳:「小明同志…你不至於…吧?」這是抽的什麼瘋?

「哼,告訴你們,你們可是得罪爺了,呵呵呵…」拿着空了的食盒,呵呵笑着走了,留下的眾人,感覺後背涼颼颼的,不自覺的縮了縮脖子,有點后怕。

蘇簡吃完午飯要收拾洗碗,陸盛翰按着她出去陽台那休息,又給她倒了杯溫水,自己則麻利的收拾桌面,拿進了廚房清洗乾淨。

陽台正對着後山,春日裏長勢鬱鬱蔥蔥的林木間,露出明顯的路面,想來是他們經常上山拉鏈的結果,因為午休時間,只偶爾聞到鳥語蟲鳴。旁邊的房間陸陸續續有人吃完午飯回來了,漸漸多了人生,但不算吵。

身後腳步聲漸近,她沒有回頭,肩上一沉,他的鐵臂搭了上來,人便落進了散發着男性荷爾矇混合著香皂氣息的懷裏,耳際傳來低醇渾厚的男低音:「喜歡這裏?」

蘇簡心情舒暢,嘴角的笑意便不覺明媚起來,輕聲低喃:「有你在的地方都喜歡。」

喜歡有他在的地方嗎?原來,她已經真正從心底接納他!陸盛翰心頭激動,低頭,金色的陽光落在她的臉上,笑容明麗奪目,雙眼彎成月牙,溫暖動人,無端觸動他心裏的柔軟,喜歡看她笑得這樣明媚溫暖的樣子。

。 「我們身為學者,應該主攻舞文弄墨,而不是相互爭鬥。」

戰館擂台中,李初看着面前的林語遲,用提醒的語氣說着,林語遲笑了笑,說道:

「時代不同了,學者被賦予了更多的能力和使命,如果不想出現文化斷層的悲劇,就應該發現和使用學者的能力,我們不知能舞文弄墨,還需要攻守兼備。」

「老一輩的人可以保守一下,年輕人就應該成為新一代的時代風華。」

李初搖搖頭,不再繼續說話,劉正雲看着兩邊的人,說道:

「辯論的不錯,同學們,準備好了嗎?」

李初和林語遲點點頭,相互看了一眼,彼此沉默。

劉正雲笑了笑,說道:

「文斗不只是戰鬥,更是對學者學業的一種考驗,雖然不再使用紙張,但是卻更加艱難,全力以赴。」

「是。」

雙方走上擂台,劉正雲張開手,「界」緩緩打開,將四人籠罩其中。

林上塵看了一眼林語遲,說道:

「你真的有把握?」

「沒有機會那就創造機會,沒有勝利那就創造勝利,我已知己,何愁知彼,你難道不想贏一次?」

林語遲笑着說道,自信滿滿,林上塵點點頭,說道:

「這就是林家人該有的性格,那開始吧。」

「開始吧。」

林上塵從身後拿出毛筆,靈力調動,以靈力為墨,繪詩寫意。

「春江潮水連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寫下的瞬間,意境顯現整個界被無邊海潮包圍,一輪明月從二人身後出現。

「詩詞屬水,月屬陰,很適合你,注意把控。」

林上塵一改往日,此時的他變得謹慎和穩重,看着洶湧潮水朝李初二人奔騰而去,不會就會將二人直接淹沒。

「潮水奔涌,先發制人,小染。」

「沒問題,交給我。」

安染自信滿滿,拿出毛筆,注入靈力在空氣中寫到:

桃花流水窅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

寫完的瞬間,詩句凝聚成一顆桃種,掉在地上,消失不見,就在潮水力量接觸到二人之際,地動山搖,一棵粗壯桃樹衝出地面,桃枝將兩人托舉到半空,潮水衝擊樹榦,兩人安然無恙。

看着腳下的潮水,李初鬆了口氣,從來說安染的詩句屬木,但是因為她的境界比林上塵要低,所以只能將二人托舉起來。

林上塵兩人平穩的站在水面上,看着面前的粗壯桃樹,和李初二人目光相對。

「難道你們就打算一直待在那棵樹上?」

林語遲激將說着,安染轉頭看向李初,說道:

「怎麼辦?我們沒法到地面上去。」

李初真可笑,說道:

「沒關係,把我送過去就好,戰鬥就交給我。」

「不愧是我的人,準備好。」

安染點點頭,低身蹲下,手中靈力聚集,原本粗壯的桃樹開始生長,一枝桃枝如同游蛇一般朝林上塵二人蜿蜒生長,李初手中生就漢字方塊,腳踩桃枝朝二人直衝而來!

「魯莽無用,毫無章法,這可不是你的風格。」

林上塵輕笑一聲,抬起手,潮水翻騰起來,數米高的奔騰浪潮朝李初直撲而來,水勢兇猛,眨眼之間就將李初淹沒其中,千鈞一髮之際,漢字方塊字意顯現,李初身邊出現一道屏障,潮水拍擊屏障發出清脆聲響。

李初臉色平靜,手持長劍將整個屏障直接劈開,緊接着快去上前,距離二人已經幾步距離,舉起長劍,剎那間就能刺穿林上塵的心口!

鏘!

北斗七星高,哥舒夜帶刀!

林語遲手持鋼刀,將來勢洶洶的李初擋了下來,刀刃碰撞迸發出火星,兩人僵持不下,林語遲輕鬆一笑,說道:

「有我在,你休想靠近寸步!」

李初一笑,低下頭,在此抬起,臉上竟然待了一個猙獰的駭人面具,面具瘮人異常,中心是一個猙字!如同戰場神魔一般,看着面前的少女。

少女嚇得已經,但是又快速反應過來,雙手用力將鋼刀下壓,同時翻轉刀刃朝李初橫劈,李初極速後撤,劈砍落空的林語遲也沒有冒進。

「混蛋,嚇我一跳!」

林語遲嬌喝着,林上塵手指晃動,潮水翻騰從兩邊撲向李初,李初極速後撤,同時桃樹樹枝快速生長,枝繁葉茂將兩邊的潮水拍打攔截。

與此同時,林語遲快步上前,高高跳起舉刀劈砍,寒光四射的刀刃朝李初迎面而來,刀劍再次碰撞發出刺耳聲響!

「用靈力做了一個面具?!你真有意思,哼。」

林語遲說着,抬腳踹向李初小腹,屏障瞬間升起,將少女的一腳擋了下來,就在此時,潮水在此襲來,從兩邊衝擊李初的屏障,沉重的攻擊如同鐵鎚,屏障在衝擊中竟然出現了裂縫!

「去!」

突然,桃樹劇烈抖動,站在上的林語遲差點掉進潮水中,無數桃花飄落,美艷動人,桃花飄落進潮水中,潮水竟然因為桃花的飄落而停止了攻擊,漂浮在空中的極速轉動,朝潮水衝去,潮水被花瓣帶動,一切重新平靜。

「花自飄零水自流,控制權,我的了。」

安染輕聲說着,抬起手指,混合著花瓣的潮水調轉槍口朝林語遲衝擊而來,林語遲極速後撤,但是李初卻腳步加緊,迎面一劍!

躲無可躲,避無可避,勝負已分!

鏘!

不知何時,林上塵竟然出現在林語遲面前,李初的劍被一道屏障預防,緊接着地動山搖,一座宏偉古城拔地而起!

太乙近天都,連山接海隅。

潮水衝擊城池,形成數米高的水花,水幕落下,李初後撤回到桃樹上,看着站在城中的兩人,說道:

「還真沒發現你是個護妹狂魔。」

林上塵無奈,攤了攤手,說道:

「這能怎麼辦,誰讓我是她哥哥呢。」

林語遲看着遠處的李初,哼了一聲,對林上塵說道:

「哥,給我附加詩文。」

林上塵點了點頭,拿出毛筆在林語遲後背開始寫字,安染看着遠處的兩人,說道:

「他們的城池很堅固,潮水根本不起作用。」

李初笑了笑,說道:

「沒關係,黑雲壓城城欲摧,安染,你很厲害,以前怎麼沒發現。」

「哼,這才是真人不露相。」

李初張開手,在手中凝結出一個漢字方塊,「鐵」,他將鐵貼在身上,一身鐵甲隨即出現,他看着遠處的城池,說道:

「一次決勝負,安染。」

「沒問題,有我在。」

安染伸出雙手,混合著花瓣的潮水奔騰而起,形成巨浪,李初緊握長劍,沉默片刻,腳下用力朝城池沖了過去!《極寒求生:我能百倍增幅》第五十三章收集鋼,巨型熔鐵爐! 黑球經過的地方,元素光點都被吸收了進去。

慕千玥似有感應般,抬頭望去,瞧著這來勢洶洶的黑球,她嚇了一跳,什麼玩意?

馬上後退著想躲,卻不料那個黑球的速度超出她的想象,沖了上來,停在她面前。

黑球懸浮在空中,時不時轉動一下,似乎在打量著慕千玥,一人一球就這麼靜靜地待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