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顧晚娘話音剛落,便感覺到自己揉著額頭的手有一陣陣的溫熱,額上覆蓋上來一隻大手。感覺到自己的手上多了的梅淮陵的手,顧晚娘驚著,便是將二隻手收給抽了回來。

  • Home
  • Blog
  • 顧晚娘話音剛落,便感覺到自己揉著額頭的手有一陣陣的溫熱,額上覆蓋上來一隻大手。感覺到自己的手上多了的梅淮陵的手,顧晚娘驚著,便是將二隻手收給抽了回來。

如此倒是給了梅淮陵揉顧晚娘額頭的空隙,梅淮陵的手輕輕的,溫溫的,來回的給顧晚娘揉著額頭。

顧晚娘想是將梅淮陵的手給抽打掉了,卻恍惚之間,又是瞧見了那個在梅家書院門口牽著自己的男子。

是了,那男子與梅淮陵穿著花紋一致的衣衫,且回過頭來時眉眼之間與梅淮陵是一樣的。

不過是那個梅淮陵比眼前的梅淮陵大了些,頗有些青年的鋒利,不過那瞧著顧晚娘時候眉眼中的柔情,卻與眼前的十分相似。

「可是還疼了?」

梅淮陵的話,這才是將顧晚娘的思緒拉回來。

顧晚娘撤了二步,別過腦袋,不再去看梅淮陵,也不理會梅淮陵。

梅淮陵落空的手還舉在空中,梅淮陵收回來自己的手,握緊了會,這才是送開豁然一笑。「方才聽你說撞疼了,便是給你摸摸,如此可是驚著你了?」

「也是,是淮陵唐突了,還請姑娘莫怪。」梅淮陵說著,便是給顧晚娘作揖道歉起來。

「先生許是怕了晚娘疼,先生不必如此道歉,無心之舉晚娘不會在意的。」

顧晚娘始終不再看梅淮陵,梅淮陵將要說出口的話,也不曾說出來。

「往左,那亮著燈的房間是你今夜休息的房間,你進去休息便是。」

「那先生呢?」

梅淮陵指著跟前這不曾亮燈的房間,「我在這處便好。」

書客居閱讀網址: 梅淮陵跟前的屋子燈是暗著的,整個梅家小院里只有一間屋子是亮著燈的,便是梅淮陵說的顧晚娘住著的那間。

顧晚娘看了梅淮陵二眼,然後有意避開梅淮陵,不再與梅淮陵細說,只是回了屋子裡。

屋子裡陳設的十分簡單,甚至除了素色的布料裝飾,便是不再有其他的顏色了。其實瞧起來這屋子裡,不像是客房,而像是梅家小院的主屋。

顧晚娘的眼前,有著陳列著文房四寶的書架,這文房四寶,顧晚娘聽顧三爺說過,是顧家的老侯爺,親手做下送與梅家家主的。後來便是被梅家家主當做了梅家與顧家的信物,已結二姓之好。

顧晚娘拾起來那硯,然後拾起來那筆,不論是硯、筆,還是那早就是塵封的宣紙,大都上面應著梅花的形狀。雖然形狀各異,但卻是將梅花的各型各色都是展露了出來。

硯台的旁邊,是一個折起來的摺扇,顧晚娘瞧著那摺扇下垂著的翠玉珠,攤開來這摺扇。

https://tw.95zongcai.com/zc/26613/ 摺扇上什麼也沒有,是上好的扇骨,也是上好的扇葉,但是扇子上面不曾有任何的筆墨。全素白?

門口有細細的敲門聲,顧晚娘著急是將這扇子放在了書架上,但是卻不曾想到碰到了筆架,筆架上的筆因為顧晚娘撞倒筆架的動作,被晃了下來。

其中最為角落的一支玉身的毛筆滾落在地面上,清脆的一聲,是玉石碎裂的身影。

碎了的聲音不小,屋外的人自然也是聽見了,屋外那敲門的聲音停了,「姑娘可還好?」

是一個女子的聲音,想來應該是梅家小院的丫鬟,雖然顧晚娘方才不曾在梅家小院瞧見丫鬟婆子,但是偌大的一個院子,總不至於是無人打理。

「我不小心碰到了先生的筆架子,摔落了一支筆。」

「碎了……」顧晚娘一個借宿的客人,摔爛了主人家的東西。

顧晚娘附身撿起來那地上的碎玉,玉身是暖黃色的,這玉質的筆端上還有一顆小的翠玉珠子。只不過這翠玉珠子因為玉筆摔碎了,便是給從玉筆上滾落了下來。

這翠玉珠子,實在是有些過分眼熟了。顧晚娘撿起來這翠玉珠子,放在那燭燈之下,果然瞧見了翠玉珠子往內的紋路。

與青城從自己手裡拿走的那顆珠子,出奇的相似。這莫非是一對?

顧晚娘拾起來自己的荷包,打開來荷包,往桌子上一倒,便是有一顆的翠玉珠子,滾在了桌子上。

前世在顧晚娘臨死之前,那安宜便是來自己這處尋過這翠玉珠子,只是當時安宜並不曾表現出來尋什麼,顧晚娘也猜測不到自己手裡有什麼東西是要安宜尋的。

只是顧晚娘覺得奇怪,今生便是留了個心眼。只是這翠玉珠子雖然容易尋找,但是內部有暗紋的翠玉珠子並不好尋。

顧晚娘手裡的翠玉珠子是從派人從南地尋來的,也是方才到了長安被做成耳墜,便給青城拿走了。

青城與安宜都想要的翠玉珠子,竟然在梅家小院也有一顆,並且被當做為玉筆上的裝飾?

屋外的丫鬟並不曾驚慌,不過是仍舊是溫柔的聲音,「姑娘莫要驚慌,也仔細不要傷了手,等會梅九將這碎了的玉收拾了便是。」

顧晚娘瞧著那被摔在各地的玉,頗有些惋惜。如此一隻上好的玉筆,玉身通透冬暖夏涼,竟然就被顧晚娘摔碎了。

只是幸虧不是那顧家的老侯爺送與梅家先生那一套,不然顧晚娘還不知該如何交代了。

顧晚娘將二顆的翠玉珠子都是給收在了荷包里,這才是打開門,讓了名字喚做梅九的丫鬟進來屋子。

梅九見著顧晚娘便是服了一禮,喚顧晚娘叫做了顧姑娘。

「我是這梅家書院的學生,說來姓梅的幾位,都是梅家書院的管事罷,晚娘當不得梅九姑娘如此行禮。」顧晚娘回了那梅九一禮,還不曾做完,便是給梅九扶了起來。

「梅九是梅家小院的丫鬟而已,顧姑娘是二公子的客人,自然也是梅九的半個主子。」

客人便是半個主子了?顧晚娘頗有些吃驚梅九的言語,只是梅九倒是落落大方,沒有半點讓顧晚娘覺得有疑的地方。

「梅七與我,還有其他喚做梅的兄弟姐妹,都是老夫人在慈幼局收養的,我們都等同於梅家的家生子。只要姑娘有吩咐的,儘管吩咐,我們必定都給姑娘辦妥了。」

顧晚娘看著梅九說完,便是開始收拾起來眼前的碎玉,顧晚娘看著梅九附身的動作,像是對這梅家小院十分的了解了。

「梅九姑娘是在這處梅家小院,替先生打點周身事宜的?」

聽聞顧晚娘問起來,梅九便是抬起來眉眼對上顧晚娘的眼,「不知道姑娘說的,是大公子還是二公子?」

「這……」顧晚娘這倒是有些問不出來了,不論梅九是為誰打點,亦或者是誰的房中丫鬟,梅從嘉還是梅淮陵,都與顧晚娘無關了。

見著顧晚娘這般為難噎住的表情,還有些微微的臉紅和顧晚娘自己都瞧不出來的薄薄的怒氣,梅九倒是不以為意的笑著:「大公子平素都與學生一道同住在學院里,這處只有二公子一人住著。」

所以,這梅九,是梅淮陵的人了……

「至於二公子,自幼就不是個喜歡人近處侍奉的主子,除了平素二公子不在梅家小院,二哥會來打點一二,這梅家小院都是空的。」

「至於梅九現在在這處,是二公子吩咐的。二公子說,姑娘一直都住在顧府後院,第一次離了顧府的後院自然會有些不習慣。且這姑娘一直都有人照顧,身邊缺了人,恐是姑娘會不方便,所以便叫梅九今夜裡來守著姑娘。」

溺愛成癮,帝少的枕邊遊戲 如此說來,這梅九倒不是梅淮陵房裡的人了。顧晚娘應了聲,只見梅九又是附身撿起來碎渣。

「梅九姑娘小心,這渣子傷手。」

帝少的重生毒妻 「姑娘喚我梅九便可,大公子與二公子都是這般喚的。」

梅九又附身收拾,來回打量了這一遭的地方,這瞧的顧晚娘提著的心都是到了心眼兒。難道梅九發現自己,將那翠玉珠子拾走了?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 梅九瞧著顧晚娘的方向,有意無意的問道:「姑娘可曾在地上,瞧見一個摔在地上的翠玉珠子?」

「左右不過三分之一個手指那般大。」

還是被梅九問起來這翠玉珠子的事情,顧晚娘心裡不安卻不曾表現出來,一低頭,自顧自的在地上幫梅九尋了起來。

「既然不過如一粒粗沙那麼大的珠子,想是那珠子不知道是滾在哪裡去了,不曾瞧到罷了。」

梅九應著點頭,又在地上尋了起來,「也許是這翠玉珠實在是太小,太難尋了。」.

顧晚娘有意無意的將自己的手放在自己的荷包之上,「梅九,這珠子可是寶貴?需要如此來尋?」

「這翠玉珠雖然不寶貴,但是這玉筆上的翠玉珠卻不是一般的翠玉珠,這般珠底有花紋的翠玉珠整個大昭只有四顆,是從一個大的翠玉上取下來的玉料。」

「竟然是一顆玉石上取下來的廢料,那便不應該……」

梅九:「顧姑娘有所不知,原來在嶺南的玉礦里發現一塊翠玉石,玉身自帶紋路,陽光之下呈現琉璃之光,五彩繽紛便像九天的玄女,瞧著是極美的。」

「這玉石便是給當地的地方官,送來長安給了先祖誠德帝。」

「先帝見著玉是原石,不僅雕刻不見花紋,便是請了最好的雕刻師。只是這玉巴掌大,做玉佩有些大了,做別的又是雕刻浪費了,於是先帝便是請了玉石雕刻師,將其雕刻成了一個玉佩,一個手鐲,還有二副耳飾。」

這玉石是翠玉,且是還有著琉璃的光彩,這分明說的,便是顧晚娘手上戴著的這翠玉鐲子。

梅九不知是瞧不曾瞧到顧晚娘手上的翠玉鐲子,是有意還是無意。「姑娘不知,當時正逢顧家的老太君與顧家老侯爺立下了軍功,班師回朝,先帝便是將這翠玉鐲子賞賜給了顧家的老太君。」

「至於後來,好似是被顧家的老太君,留給了自己的孫女,也就是姑娘已故的姑姑琦玉。」

這便是顧晚娘自己手上戴著的翠玉鐲的來歷了?只是聽著梅九說,還有二副耳飾,和一個玉鐲子。

顧晚娘想起來好似在梅淮陵的身上,匆匆一撇,瞟見的那個翠玉玉佩。

「這……玉佩,可是在你家二公子手裡?」

梅九笑著,心裡想著這顧晚娘倒是聰明,不然也是白白免了她說起來往事,故意將顧晚娘的想法帶到這玉鐲上。

「是……當年戰亂,正逢梅家老先生當了軍中參謀,說來這也是顧與梅二家友誼之始。」

這般說來這玉佩倒是也是先帝賞賜給梅家的……

只是老祖宗曾有意無意的玉顧晚娘說起,這玉鐲當年留給顧琦玉,是因為給顧琦玉定下了顧琦玉與梅從嘉的親事,便是結二姓之好之事。

即是先帝賞賜,又本是取自一塊玉料,倒是定為信物也是說的過去。只是現在這玉鐲被老祖宗在無意之時,贈與了自己。只是那玉佩,竟然也從梅從嘉的手裡,轉贈給梅淮陵了?

顧晚娘的思緒被拉遠,實在是有些想不明白,隨即想起來那翠玉珠子。「倒是不曾聽聞,這二副耳飾被贈與了誰?」

為何其中一幅耳飾,被梅家做成了珠子,變成了一隻玉筆上的裝飾物。

梅九:「其中一幅,被先帝贈與了新婚之夜,新夫便出征塞外,此後便為夫守活寡三年的梅老夫人。」

「另一對,被贈與了當時戰死沙場的大將軍的幼女,只是後來這嫡女嫁到了邊關之地,又與夫一同做了太行令。」

雖然這梅九不曾往下明說,但是這當初戰死沙場的大將軍的幼女,長大之後又是替父守邊關的佳話,在長安城卻是無人不知。

且讓這佳話更為流傳的一事是,二十年前,已故太子替父從軍,與邊關的太行令之女產生了愛慕之情,又是有生死往來。太子一回宮便是請了皇帝聖旨,求娶了這邊關之女當了太子妃……

雖是一段愛情佳話,說來卻並不曾善終,因為後來太子涉嫌與邊關太行令信件往來,共商謀逆之罪……

說起來這太子之妃還是謝淵的母妃,所以說,說到這太子妃,是另一對耳飾的主人?

也難怪顧晚娘不知道這玉鐲等物,也不曾有人與顧晚娘提及,這涉嫌太子與太子妃的謀逆一事,想是誰都是敬而遠之,三緘其口。

顧晚娘見著梅九已經是將這玉筆都給收拾乾淨了,正準備離開,便又追問道:「梅九姑娘留步,晚娘有一事疑惑。」

「姑娘請說。」

「所以梅老夫人的一幅耳飾都尚在?」

梅九:「老夫人本是想將這對耳飾留給自己的姑娘,只是老夫人不曾如願的生下女娃,便是將這二飾都給拆了,做成了二隻玉筆,送給了二位公子。」

「二隻玉筆上的翠玉珠都是在的,只是今日二公子手裡這隻玉筆上的翠玉珠,不知道滾落在何處了。」

這是皇上親手賜的耳飾,這梅夫人竟然是敢將它改成了玉筆的裝飾物,顧晚娘心中一驚,頗為梅夫人的所作吃驚。

只是這樣說來,這顧璟在地下撿來送與顧晚娘的那一個翠玉珠,便不是梅家的那副耳飾,如此便是太子妃遺物……

如此便難怪青城與安宜都是想要了。

梅九站在門口,還不曾打開門,只是正準備開門離開。

顧晚娘這才反應回來,這些姓梅並排行數字的人,是梅家老太抱養而來的,養在家中與梅淮陵從小長大,也算是梅家的半個主子……

梅九又給顧晚娘叫住了,顧晚娘的神色不甚好看,說來奇怪,這梅九與自己不甚相熟,自己也不知可不可信,怎麼會與自己說這般多梅家與當年的辛秘?

「不知道梅九姑娘是為何來此,告訴晚娘這些想法?」

「想是這些事情,二公子都不一定知道罷,到底是誰派你來的,你二公子可是知曉?」

對於顧晚娘的逼問,梅九不怒反而輕笑,「顧姑娘倒是聰明,只是這反應還是慢了些,是梅九冒昧,惹了姑娘不快。」

「梅九說的這些,都是老夫人讓梅九告訴姑娘的,只是二公子知不知曉,梅九就不知道了。」



()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 「梅老夫人……」

顧晚娘喃喃的練了一道這個名字,只聽到靜悄悄的門,門便是被推開了。

門外站著一個看起來不是很和藹的老婦,滿鬢皆白,身著暗紫色的衣裳,瞧見顧晚娘的眼神中,滿是打量。

梅九與梅老夫人請了個安,便是退了出去,屋內只剩下顧晚娘與梅老夫人。

「你家老祖宗常與我在書信中說起來你,說你是老侯爺這麼多祖祖孫孫中,舉手投足之間最像老侯爺的。」

梅夫人的話語中,始終帶著些探究,說及顧晚娘的時候,也是對顧府老太君的話將信將疑。

「晚娘不才,不曾有曾祖父的功夫。」

「你的確是差的遠了,別說是比老侯爺,便是比你母親年輕的時候差的也遠。」

顧晚娘不曾抬起來眸子對上侯夫人,若說梅從嘉是個儒雅的,那梅淮陵也是差的不遠,唯獨這梅老夫人,瞧起來一點都不像是儒生人家的主母,瞧著倒是個富貴勛貴的夫人。

只是這梅從嘉的眉眼之間像極了梅老夫人,而梅淮陵板著臉的樣子,也與梅老夫人神似。這三人之間的關係,倒是不差了。

見著顧晚娘不回話,梅夫人一皺眉,「聽聞我這句話,可是有所不喜?」

「晚娘是晚輩,怎會因為梅老夫人對晚娘的三二看法,便是不喜呢。」

「你是不會還是不敢?」

顧晚娘帶著淺淺的笑容,抬起來眸子對上梅老夫人,「老夫人見怪,晚娘見著老夫人就像是瞧見了晚娘的曾祖母一樣,晚娘是曾祖母養大的,自然是瞧見老夫人也甚是想親熱。」

「只是怕了晚娘在老夫人面前過於熟斂,驚了老夫人,便是收斂著些,還請老夫人勿怪。」

梅老夫人一聲冷笑,「我怎麼聽聞,你慣來對生你養你的父親不敬,近來也是與顧府的老太君叫囂,頗為的不知禮數,這瞧著便是你對我的熟斂?」

「如此,倒也是陌生些好。」

顧晚娘被梅老夫人嗆了聲,這梅老夫人進來這屋子裡時,這眼神中對著顧晚娘便是不善,現在這般刁難,自然也是顧晚娘情理之中的事情。

顧晚娘雖然是早就有所準備,但是還是不曾想這梅老夫人直接,便是揭了顧晚娘的痛腳。

「不知道梅老夫人從何處得來了這些消息,許是有些錯誤,不知道是誰胡說了。」

「晚娘與父親慣來親密,只是不像是普通的父女一般,父慈子孝。父親對晚娘的生養之恩,晚娘一直都是銘記在心,心只想著拳拳之心,何時報答。」

「至於老祖宗,老祖宗將晚娘養與膝前,讓晚娘免於饑寒,可以讀書,晚娘怎會不知感恩?只是老祖宗老了,只希望這闔府上下安寧平靜,倒是忘了,這鬧騰一下,還有些煙火氣,不至於當真是垂垂老矣,也是讓老祖宗都忘記了熱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