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顧萌萌無語了。

  • Home
  • Blog
  • 顧萌萌無語了。

那年,白嵐替她討薪被打成重傷的時候,也是這樣跟她說的。

顧萌萌拉了拉白嵐的手,道:「即然決定要嫁人了,以後就不能這麼暴躁了。你也得為你男人考慮一下不是? 最強神醫混都市 沒了你,他怎麼辦?」

白嵐看了展錦程一眼,笑了笑,道:「嗯,我知道了。」

自始至終沒說話的展錦程對上白嵐的笑靨,皺了皺眉,道:「白嵐,你的求婚不能算數。」

「為啥?!」白嵐瞬間炸毛,直接從病床上跳了下來,騎在展錦程身上兩手揪著展錦程病號服的領子說:「姓展的,我告訴你,你是小娘我看上的男人,你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也得答應。你這輩子除了我,別想有別的女人!」 顧萌萌真的很無措啊。

這倆人確定是要結婚的?她怎麼覺得像是白嵐要強搶良家民男啊?!

展錦程也不惱,等白嵐吼完了,才眯了眯眼,道:「白嵐,你坐我傷口上了,有點疼……」

「啊?!」白嵐一驚,立刻從展錦程身上站了起來,居高臨下的瞠著眼道:「疼……疼個毛線啊?!你都要悔婚不要我了,我管你疼不疼啊?!」

說是這樣說,可她卻沒再重新坐回去,那小心翼翼的樣子,分明就是怕再碰著展錦程的傷口。

展錦程似乎也習慣了她這樣咋咋呼呼的口硬心軟,也不介意她高高在上的站在自己的病床上俯瞰著自己。

仰視她,他樂意。

「等我傷好了,求婚這事兒還得是我來。」展錦程溫柔的說:「當初就跟你說過了,我不比別人多什麼,但別的女人有的東西,我展錦程的媳婦不能少了。結婚一輩子就一次,你得讓我求著你嫁給我,這樣你以後到了我們家,才有足夠的底氣端著架子。如果我不在家的時候我們家有人刁難你,你才能理直氣壯的吼一句「是你們家展錦程死皮賴臉求著我嫁給他的」,這樣你才硬氣,不會被欺負,知道么?」

白嵐的氣焰瞬間就亞火了,清了清喉嚨從展錦程的病床上跳了下來,然後默默的坐回息怕床上,把被子蓋好,一副嫻靜如水的模樣,道:「你……你求就你求唄……凶什麼……」

顧萌萌噗嗤一聲就笑了,展錦程凶?人家可從頭到尾都是軟言細語的,反而是白嵐一副女土匪的架勢騎到人家身上要打人似的。

「我錯了,我不該凶你。」展錦程毫無原則的妥協,道歉道。

顧萌萌都訝異了。

如果是在獸世,雄性這樣妥協很正常。

可這裡是現代,男生除了會說「你要這樣想我也沒辦法」以及萬能金句「多喝熱水」以外,竟然還有這種操作。

「哎呦。」顧萌萌捂著自己的額頭,看著在她腦門上一記暴栗的斯內勀,滿眼控訴。

斯內勀磨了磨牙,一把撈起顧萌萌,道:「病探完了,回學校上課。」

「誒?」顧萌萌抗議道:「你不是說有你在,沒有人敢記我曠課的么?我還要陪白嵐呢……」

「陪什麼陪?人家用你陪么?你個大電燈泡。」斯內勀不由分說就把顧萌萌抱走了。

顧萌萌想了想,斯內勀說的也對,人家現在……好像真不用她陪。

出了醫院,斯內勀將顧萌萌塞進了車裡,沒有啟動,而是陰著臉,死死的盯著顧萌萌看,恨不得把顧萌萌的臉上盯出兩個窟窿來。

「怎……怎麼了?」顧萌萌沒來由的一陣心虛。

「你後悔了?」斯內勀眯著眼,危險因子瀰漫整個車廂。

「啥?」顧萌萌一臉懵逼。

斯內勀:「當初如果不是我搶了你的情書,現在展錦程就是你的男朋友了吧?看他對白嵐這樣體貼,你後悔放過他了,對不對?」

顧萌萌扶額,內心的悲傷逆流成河。

當年一個爾維斯是這樣,現在一個斯內勀也是這樣,她們家的男人到底為什麼覺得她跟每個雄性都有一腿啊。 「朋友妻,不可戲。閨蜜的男人不能碰!」顧萌萌對於自家男人吃起醋來不挑品牌、產地、年份以及成色這件事表示心累。

而顧萌萌給出的解釋,顯然不能讓斯內勀覺得滿意,眯了眯眼,渾身散發著危險的氣息。

半晌,忽然又笑了。

聲音冷冷的道:「白嵐最好永遠都是你的閨蜜並且一輩子不要跟展錦程分手,否則我一定吃了他。」

顧萌萌愣了愣,反應了半天才明白斯內勀的腦迴路。

「閨蜜的男人不能碰」,所以只要展錦程一天還是白嵐的男人,那麼顧萌萌就不會碰他。

同時反證,如果展錦程不是白嵐的男人了,或者白嵐跟顧萌萌的關係不是閨蜜了,那麼顧萌萌就會「碰」展錦程了。

顧萌萌嘆氣,跟一個吃著飛醋的男人真的無理可講。

「放心吧,我和白嵐一定友誼長存。她和展錦程也一定能白頭偕老。」

斯內勀勾了勾唇角,道:「但願如此。」

白嵐和展錦程的身體素質都很好,再加上斯內勀專門安排了人從F國調了最權威的醫生過來。

這個動作驚動了F國的斯內勀父母,給斯內勀的助理打了電話知道顧萌萌被綁架要挾什麼的,差點嚇的暈過去,老夫人更是哭天抹淚的說什麼都要安排專機馬上飛S市把她的寶貝兒媳婦接回F國自己護著。

可憐天下父母心啊,他們的兒子雖然從小優秀,又性格乖戾難以親近,可再怎麼也是自己的兒子啊。

冷淡了十九年的兒子好不容易才因為這個準兒媳婦對二老「和顏悅色」了幾分,天知道老二口有多寶貝這個準兒媳婦啊。

婚意綿綿:總裁的過期情人 後來是斯內勀冷著臉給家裡發了一通視頻,明確的告訴他們「不準來」。

老夫人眼看要哭,還是顧萌萌搶了斯內勀的手機,軟言細語的哄了好幾句,說自己確實沒事兒,不用擔心,還承諾了一放假就飛F國去見他們,才算是安撫下來。

折騰了兩個多月,白嵐和展錦程才出了醫院。

都說傷筋動骨一百天,但展錦程畢竟是從小打籃球的,體質要比一般人好很多。

當然,跟爾維斯和斯內勀這種變態不能比,他們不是人。

醫生說展錦程這條腿正常走路是沒問題的,但是籃球肯定是不能再碰了。

跳躍等劇烈運動也不能再做,以後也要尤其注意保養,不能再受到傷害。

然後,兩個月後的一天,顧萌萌莫名其妙的接到了展錦程的電話……

啥也不說,就死皮賴臉的求她三天後一定要把白嵐纏在寢室里不能讓她出門,然後晚上八點又一定要把她帶到籃球場上去。

顧萌萌眉頭一皺,發現事情並不簡單。

經歷了獸世那麼許多的事情,展錦程這點小心思實在是……太明顯了。

斯內勀對此表示嚴重不滿,原因是展錦程為什麼會有顧萌萌的電話號碼?雖然展錦程已經解釋了是偷偷從白嵐手機里拷貝的,但斯內勀沒有要放過他的意思,於是顧萌萌當初給展錦程寫過的那封情書,就在家裡的四個雄性之間傳閱了一遍…… 面對四雙風詭雲涌的眼睛,顧萌萌真心覺得冤枉。

嚴格來說,這情書不是她寫的啊!

這封情書遞到展錦程面前的時候,她還在王曉欣身邊趴著,叫王曉欣「老爹」呢!

但是現在,有種百口莫辯的感覺。

顧萌萌嘆了一口氣,道:「我覺得,展錦程給我打電話,可能是要向白嵐求婚。」

「他向白嵐求婚給你打電話幹什麼?」爾維斯皺眉,直接問道。

顧萌萌還沒來得及開口回答,萊亞卻笑了笑,道:「誰知道呢?搞不好白嵐是個幌子,其實是想向萌萌求婚呢?」

這話一出,室內的氣溫都降成北極圈了。

顧萌萌連忙擺手,道:「我發誓……」

「閉嘴!」斯內勀冷聲怒道:「家規第一條,不準發誓!你現在要為了一個展錦程,破壞自己訂下的家規?!嗯?」

顧萌萌一噎……

對上斯內勀的眼睛,發誓這兩個字她說不出口了。

剖膛取膽啊……

那個誓言多沉重啊?

偷瞄了一眼始終不說話的格瑞翂,顧萌萌心在對上格瑞翂那透著哀傷的眼睛的時候又是一沉。

斷翅瞎眼啊……

誓言不是個好東西,她不該說的。

「你不必理會我,我……不是一個可以發表意見的立場。」格瑞翂的身子微不可見的搖了搖。

顧萌萌立刻就被負罪感給淹沒了。

格瑞翂的意思是他不同意,但是他沒資格不同意,做為一個守護守,他連吃醋的名份都沒有。

「小萌。」爾維斯的拳頭攥的骨頭都在咯咯響,咬著牙從牙縫裡擠出一句:「如果你想要一個跟你同類的伴侶……我……我可以接受。」

顧萌萌看著爾維斯的咬合肌鼓鼓的慫在兩腮,估計牙齦都要咬出血來了。

顧萌萌是真的很崩潰,天知道她跟展錦程真是的清白的跟沒拆封的A4列印紙一樣啊!

那個喜歡上展錦程的「顧萌萌」不是她本人啊!

「第一伴侶真大度。不過呢,我這種從寵獸扶正的雄性可就沒那麼大的肚量了,我生而善妒又小氣,容不得萌萌身邊有人比我得寵。所以,想和萌萌結侶,行啊,打贏了我再說。」萊亞一昂頭,一副「有他沒我,有我沒他」的架勢。

「行。」顧萌萌直接拍了大腿,道:「這樣,如果三天後展錦程不是跟白嵐求婚而是跟我求婚,你們就在求婚現場直接吃了他,我幫你們準備哇莎米,怎麼樣?!」

斯內勀、萊亞、爾維斯和格瑞翂四個人互相交換了眼神,然後滿意的勾了勾唇角,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

顧萌萌這才鬆了一口氣,道:「但是呢,白嵐畢竟是我朋友,她這一輩子估計也就這一次求婚了,所以如果展錦程有什麼需要你們幫忙的……阿勀,別推脫,盡量幫幫他,OK?」

斯內勀笑了笑,道:「如果他的求婚對象是白嵐,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人比我們四個更希望他成功的。所以放心吧,有求必應。」

這件事,就算是這麼訂下來了。

而三天的時間,轉眼便到。 「誒呦,你們家斯內勀今天忽然佛系啊?竟然放你出來陪我?」白嵐看著忽然約她逛街的顧萌萌,笑得一臉玩味:「怎麼?你們那兩塊冰山終於撞到一起,合而為一了?」

顧萌萌老臉一紅,她現在嚴重覺得,自己剛到獸世的時候天天覺得爾維斯和萊亞有一腿,就是白嵐把她帶壞的。

在白嵐的腰上擰了一把,道:「斯內勀好歹也是MonSir集團的真正總裁,難道天天不用工作啊?」

白嵐卻是不信的,喝了一口榛果星冰樂道:「這個來學期了,自從你倆高調戀愛,什麼時候見他忙過工作忽略你?天天恨不得把你拴褲腰帶上的人突然給你自由……嘖,事出反常必有妖。我雖然不待見他,但是畢竟從客觀角度來說他還是個不錯的男朋友,傻妞你可得把神經繃緊一點,別到時候被別人趁虛而入,你哭都沒地方哭去。」

顧萌萌真心有點無語。

斯內勀他們正在忙著幫展錦程布置求婚的事情,而這位被求婚的竟然在懷疑他要出軌……

顧萌萌又不能出賣展錦程,只好乾笑了兩聲,道:「怕什麼,你忘了?斯內勀已經把MonSir集團轉讓給我了,我現在是正兒八經的S市小富婆。」

白嵐咯咯一笑,道:「得嘞,那我夢想成真了。」

顧萌萌歪頭笑問:「什麼夢想?」

白嵐:「有朝一日我們家妞兒成了富婆,然後回來包養我啊。」

顧萌萌哈哈的豪邁笑著摟過白嵐的肩膀,道:「行,你美夢成真了。今兒小娘就包養你一天,帶你吃吃吃,買買買,怎麼樣?」

白嵐故作扭捏的往顧萌萌肩膀上一靠,捏著嗓子說:「好的呢~」

兩個人緊接著都是一陣雞皮疙瘩,搓了搓肩膀,笑著挽起手進了商場,真的開始各種買買買。

如果是以前,要這樣刷斯內勀的卡顧萌萌可能辦不到。

但是現在……

呵,雖然不受現代婚姻法保護,但一個可以為她死兩次男人,命都捨得給她,會不捨得讓她花錢?

更何況,幻境而已,滿足一下自己也滿足一下白嵐,有何不可?

從護膚品到衣服鞋帽包包,顧萌萌和白嵐是買到了已經拿不下了才停下來的。

而籃球場的那一端,斯內勀手機上不斷刷出來的消費記錄讓斯內勀的臉色愈發的好了起來。

嗯,自己的女人花自己的錢買東西,這感覺真是不要太棒了。

從商場里出來,顧萌萌看了一下表,七點二十。任務……算是完成了吧?

看看自己和白嵐兩隻手提的東西,顧萌萌佯裝疲勞道:「東西太多了,咱們根本拿不完。我給斯內勀打個電話,讓他來接咱們一下吧。」

白嵐點了點頭,深以為然。

顧萌萌拿出電話撥通了斯內勀的號碼,電話才響第一聲,斯內勀就接了起來:「二萌,要回來了么?」

「嗯,不過東西買太多,有點提不動了。你能不能來接我們一下?」

「好,我馬上到。」 「我們在……」

「佐展。」斯內勀直接接話。

「誒? 籃壇狂鋒之上帝之子 你怎麼知道?」顧萌萌疑惑的問。

斯內勀笑答:「簡訊上有消費場所的備註。」

顧萌萌一時語噎,笑了笑,道:「好,那我們在門口等你。」

「嗯。」斯內勀應了一聲,然後跟展錦程交代了一句,便駕車離去。

回來的路上,越靠近籃球館顧萌萌越緊張,怕自己泄露了天機,她緊張的不敢去看白嵐的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顧萌萌整個人的神經都跟著緊繃了起來。

她在心裡自嘲的笑了笑,人家白嵐被求婚,她跟著緊張什麼勁啊?

終於,車子穩穩的停在了籃球館的門口。

籃球館關著燈,一片漆黑。

白嵐問:「來這幹什麼啊?」

顧萌萌緊張的直結巴,看著斯內勀一臉無助的說:「對……對啊……來這干……幹什麼啊?」

斯內勀伸出一隻手,溫柔的笑著撫了撫顧萌萌的小腦袋,道:「剛才展錦程給我打電話了,說他今天來辦離隊手續的時候把消炎藥落在更衣室里了,讓白嵐順便幫他拿一下,他明天去白嵐那取。」

白嵐一臉嫌棄的「哦」了一聲,然後下了車,跟顧萌萌說:「那你倆在這兒等我一會兒,咱們東西太多了,你們得送我回寢室。」

顧萌萌比了一個OK的手勢,然後目送白嵐進了籃球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