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風不凡隨著丹田內兩種靈力相互衝擊,他感到極為難受,經脈也被兩種靈力撞擊著,心臟劇烈的跳動著,血液流淌的速度也漸漸變快,五臟六腑在體內翻滾著,此時,風不凡一口鮮血從嘴中噴出,如果還不能阻止這兩種靈力,他感覺自己肯定會要死去。

  • Home
  • Blog
  • 風不凡隨著丹田內兩種靈力相互衝擊,他感到極為難受,經脈也被兩種靈力撞擊著,心臟劇烈的跳動著,血液流淌的速度也漸漸變快,五臟六腑在體內翻滾著,此時,風不凡一口鮮血從嘴中噴出,如果還不能阻止這兩種靈力,他感覺自己肯定會要死去。

就在此時,他體內的另一種力量幽黃之力,忽然衝進了丹田之內,一下子就把兩種靈力衝撞開了,幽黃之力把兩種靈力在丹田之內分割開來。丹田內終於平靜下來,他的身體漸漸的恢復了正常。

此時風不凡觀察著丹田裡的情況,他驚奇的發現,那幽黃之力,居然把丹田一分為二,兩種靈力各站半邊。漸漸的他發現,黃炎之力居然慢慢的在丹田裡形成了一個靈源。靈源形成后,丹田內開始變化,兩種靈源,兩種靈力,互不干擾。此時丹田裡的情形,給風不凡的感覺像極了他所知道的太極一樣。整個丹田就是一個太極,兩種靈力分別對應著太極的黑白兩色,兩個靈源就像太極的兩儀,整個丹田裡的靈力極奇和諧。

風不凡靜靜的等待了一會,看到丹田確實穩定了下來,他決定試一下,此時他運起紫玄靈力,通過經脈運向自己的全身,又運回丹田之內,和平時沒有任何不同。他試著用紫玄靈力打出一道無極指,威力和平時一樣,並沒有絲毫減弱。這下他就放心多了,他試著用黃炎靈力,打出一道無極指,一股金色的靈力從手指射向屋內的牆壁,極為輕鬆的就穿過了牆壁,在牆上留下了一個小洞,他只顧著高興了,此時並沒有發現黃炎靈力的不同。

風不凡此時內心極為高興,心裡想到:在這個世界,所有修真者中,也許只有他是唯一一個丹田內存在在兩種靈源的修真者吧。

這下自己以後就有了兩種不同的靈力可以使用,他此刻終於覺得原來自己還是非常幸運的,雖然他不知道,丹田內的情景是怎樣形成的,但現在他也不多想了,只要安全,就可以了,想不通的事情,就不要多想了。

從痛苦到喜悅,風不凡剛才的內心就像過山車一樣,一下子從谷底到了山上,人生也許就是這樣,悲傷過後就是喜悅,難過之後就是開心。

他從喜悅中冷靜了下來,忽然想到他擁有兩種靈力,雖然可以一次單一使用一種靈力,那麼他能否,同時使用這兩種不同的靈力呢。

他覺得可行,深呼了一口氣,靜下心來,認真專心的同時運起兩種靈力,從不同的經脈運向兩條手臂,從手臂再運向手指,雙手忽然一起向前方射出不同的兩種無極指,兩道無極指還是射向那道牆壁,兩道無極指一紫一金,同時穿過那道牆壁,威力不見,和之前的一模一樣。

只是此時,風不凡滿頭大汗,勞累至極,身體一晃,摔倒在了屋內的地板上。休息一會後,風不凡從地上爬了起來,是可以同時使用兩種不同的靈力,只是極為虛耗自己的精神,很累。 看來還是要加緊修鍊元魂,元魂強大了,精神也就強大了,到時候同時使用兩種靈力,也許就不會在這麼吃力了。

風不凡已經在這裡休息了四五天了,他覺得休息的也差不多了,是時候開始修鍊了。他想去找宗主凌封,巧的是凌封先來找他了。

凌封來找他詢問他最近這幾天休息的怎麼樣了,這以後有什麼打算,風不凡就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既然自己已經加入黃炎宗,那麼他想參加明年的星玄門的比武,所以自己想從現在到明年的這段時間,閉關修鍊,早日自然境圓滿。並向他說道自己想回到天玄山上修鍊,雖然那裡不屬於黃炎宗,但天玄山是他來到這星玄門的第一個修鍊的地方,天玄山上沒有人居住,他也在哪裡修鍊習慣了。凌封本來想把他安排在一座黃炎宗內一座靈力充足的山峰上,知道了他想回天玄山上閉關修鍊,也就沒有再強求,修鍊元魂,還是清幽寂靜的地方比較好,所以就答應了他。

凌封此次找他來,一是告訴他讓加緊修鍊爭取早日自然境圓滿,然後修鍊《黃炎幻星決》,也許有機會能夠代表黃炎宗,參加明年星玄門內的比武。二是告訴他紫葉由於一些事情,短時間內不會再來找他了。

風不凡沒有向凌封解釋,其實他與紫葉並沒有什麼關係,眼前自己修鍊最重要,他不想把精力放在多餘的其他事情上。第二天清晨一大早,他去找凌封告別,畢竟現在自己是黃炎宗的一員,離開這還是要打個招呼的,這是起碼的尊重。告別了凌封,他一個人離開了黃炎宗,向天玄山上飛去。

很快他就來到了天玄山的腳下,站在那裡望著它,終於回來了,雖然只是短短的一個月,可是風不凡卻覺得過了好久。來到天玄山上,他首先去了他師傅郁痴的墓地,去祭奠他,再去墓地的路上他採集了幾多鮮花,因為郁痴生前很喜歡花草。

來到墓地,他先把鮮花放到了墓碑旁,然後跪在墓碑前重重的磕了三個頭,起身就坐在了哪裡,從魂戒中拿出了一瓶酒。他向著墓碑開始給郁痴說著最近這一個月,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一邊說一邊把酒灑在了墓碑前。酒漸漸的撒沒了,可是他還有很多話想和他說。一道風刮過,風不凡的那一頭長發隨風飄舞,忽然他聽到了一種聲音:不要難過,我會永遠在你身邊。

他猛然間起身環顧四周,卻沒有發現任何人的影子,看著墓地:「師傅,你放心,這次回來,我會努力的修鍊,將來一定不會辜負你對我的栽培。」說完,他向著天玄山上的玄峰走去。

來到玄峰之上,望著那木樁那水池,好熟悉的感覺。果真沒錯,還是這裡令自己更加心情舒暢。他決定開始修鍊了,在這裡修鍊他已經計劃好了,白天在這玄峰之上修鍊兩種靈力,修鍊無極指,晚上的時候在這裡打坐冥想,感悟自然。

他回到那個原來所居住的小院,找到了那兩個木桶,還是像原來那樣,步行拿著兩木桶,去那口故泉水裡打水,倒滿那水池。因為他知道那古泉水有濃厚的靈氣,古泉水還有藥效,他修鍊兩種不同靈力的無極指需要補充大量的靈力,正需要這古泉水。

水池裡已經倒滿了古泉水,他脫了上衣與長褲,盤坐了進去。坐在裡面,專心致志的運起紫玄與黃炎兩種靈力,兩手向前方的空地發出兩道不同的無極指。這一下,就消耗了他大部分精力,丹田裡的靈力也消耗了不少。他此時仔細的觀察到,他頭部天靈蓋內的元魂變得虛弱了,看來他想的是對的,這元魂與精神力有關。

坐在這水池裡,由於剛才兩道無極指的消耗,他吸收著這水池裡古泉水裡的靈力。靈力進入他的體內流向丹田,進入丹田之內,靈力平分成了兩份,分別進入了兩種靈源之內,不一會,經過兩種靈源,靈力就變成了紫玄與黃炎兩種。

隨著吸收池中的古泉水,風不凡發現不僅他體內的靈力得到了補充,他感覺也不再那麼疲憊,他感知到體內的元魂也在漸漸的回復,難道這古泉水還能緩解認得疲勞,補充認得精神,通過自己的身體得以恢復,看來古泉水的確有這個作用。這下他就放心下來,看來自己,來這天玄山上修鍊真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知道了古泉水的作用,風不凡再無擔心,繼續運起兩種靈力使用無極指。就這樣,一邊消耗著靈力與精神使用出無極指,一邊吸收古泉水進行補充。風不凡樂此不彼的發出一道道無極指,一天的時間很快的過去了,他第一次覺得時間是那麼的短暫,也許美好令人愉悅的事情總是短暫的。他這一天修鍊下來,用了整整的兩池水,由於古泉水的存在,風不凡第一次覺到修鍊也並非是一種苦事。

到了夜晚,風不凡盤坐在玄峰之上,檢查著自己這一天修鍊的成果,體內的元魂果然變強了一點,雖然只是一點,風不凡已經很滿足了。本來的計劃,他沒有考慮到古泉水還能補充這精神力,他以為白天應該增加不了多少元魂,現在增加的元魂可大大的超出了他自己的預期。雖然只是一點,但他相信,就這麼繼續下去,他肯定會在明年比武之前修鍊完魂境,達成自然境圓滿。

夜晚到來,白天的修鍊已經很讓他滿意了,他可以安心的冥想感悟了,感悟自然,感悟這世界,冥想修真之道,冥想自己的道,修真世界芸芸眾生,有何其多的修真者,可是又有誰以證自道,修鍊成仙。所以風不凡要感悟要冥想,要感悟自然,感悟這世界,冥想出自己以後所走的道路,冥想出自己的道。只有這樣,他以後才能不再迷茫,不再被一些瑣事煩擾,更加堅定自己的道路。 但是戴郁白黑色墨鏡后的一雙鳳眸,早已冰寒一片。

就說他勉強算是佔了她名號上的一些便宜吧,她也不必這麼指桑罵槐的咒他吧?

真是一個事事都要爭強好勝的女人。

可是想到這裡,她不覺又在心裡哀哀的嘆了一口氣。

苦惱也沒轍,誰讓這個執拗的女人是他自己挑選看上的呢。

自己選中的女人,就是含著眼淚也一往無前的疼愛下去。

戴郁白這邊還在漫無邊際的神遊太空。

武清那邊已經說服了林經理收下活動經費。

走到門前時,豪華的汽車車隊就像提前預知了一般的整齊了開到了三人面前。

坐上車子,駛離夜舞巴黎后,戴郁白卻忽然感覺伸手一道冰冷的目光,刀子般的刺著他的後背。

他不動聲色的調轉目光,透過前方的後視鏡,他忽然看到了一個雙手插在褲兜男人。

他之前的軍裝外套早已不知脫到了哪裡,上好的綢緞白襯衫也被蹂躪得皺皺巴巴,上面還沾染著零星的血跡。

那人正是他曾經的玩伴好友,如今不得不針鋒相對的宿敵之一,梁心。

戴郁白目光隨即一顫。

他忽然發下,梁心兩道陰冷的視線追視著的並不是出言威脅利誘過的他。

而是坐在他身畔的武清。

戴郁白握在膝蓋上的手瞬間緊攥成拳。

武清不過才跟他獨處了不過十幾分鐘,他的外表就變得這麼不堪。

不過不是看在武清衣衫完整,跟之前一模一樣,他真是槍斃了梁心的心都有了!

「怎麼了?」像是注意到了戴郁白的異常,武清忍不住的輕聲訊問。

戴郁白抿唇一笑,「沒什麼。」

他說,隨即又不動聲色的轉移了話題。

「對了,咱們接下來該去哪裡?

重生手藝人 場地是有了,可是在當下這樣緊張的政治氛圍下,想要辦一場能教從不出席商業性質聚會的海夫人出場壓軸。

憑藉著咱們手中目前的資源來看,幾乎難如登天。

他實在不想武清再跟梁心有任何的交集。

他相信武清,非常相信。

只是這並不妨礙日後他限制她的選擇。

他絕對不會再給梁心這種色狼變態半點接觸武清的機會!

武清卻被戴郁白的問題問出了興緻。

她側著頭想了想,最終還是想戴郁白請教。

「海夫人不是一般的凡俗女子,要想打動她,還需要投其所好。」在聽了武清的計劃之後,戴郁白微笑的補充了一句。

武清目光一沉,沉吟般的自語道:「投其所好?」

可就在武清大腦飛速運轉著尋找攻克海夫人的最佳方案時。

汽車突然狠狠的一腳剎車,踩在了原地。

這一次,武清全然沒有任何準備。

等到她反應過來時,巨大的慣性已經叫她的頭部狠狠往前撞去。

卧槽!

武清心中慘烈的哀嚎一聲。

姬舞晴的身體是專門招引車禍體質嗎?

之前也就算了,現在竟然撿著她全神貫注思考問題的空檔突然襲擊!

即便她向再想第一次時迅速反應,雙腿雙手卻根本做不出任何及時有效的防護。

就在她絕望的閉上了雙眼,等著自己白亮亮的腦瓜門兒跟前面座椅來一次刻骨銘心的「親密接觸」時,肩膀忽然一個受力,整個人就在緊要關頭跌進了一個人寬闊的懷抱里。

「唔···」她不覺發出了一聲低呼,卻不是因為她被磕疼了。

只是因為在那一瞬間,身畔的戴郁白不僅快速的反應過來,斜衝到武清面前,用自己的後背嬸嬸承受了大部分的衝擊,更在瞬間把將她拉進自己的懷裡,一低頭,便穩准狠的噙住了她兩片粉嫩的紅唇。

武清雙眼瞬間驚恐睜大!

要知道,前面就坐著郁白少帥的手下王連長!

而她現在的身份就是郁白少帥的遺孀。

真是應了那句老話,她實在想不通,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之中,戴郁白怎麼就能幹出如此喪心病狂之事?!

要是被近在咫尺的王連長看到他家少帥夫人被一個陌生的雜毛老道強吻,肯定會二話不說,直接掏槍,把這個不知死活的老雜毛打成一個透心涼的心飛揚!

武清立時怒急,眼角餘光更瞥到了前面王連長回頭查看的動作,心中更是大為光火!

她猛地揮手就要推開戴郁白,不想他卻閃電般的放開了她。

就在戴郁白放開她的一瞬間,王連長的目光便急急的掃到了她的身上。

「夫人,您沒事吧?」

「沒···沒事。」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心虛,被王連長這麼突然一問,武清兩邊臉頰瞬間通紅一片。

她趕忙低下頭,裝作調整坐姿,避開了王連長探究的視線。

王連長這才驚魂未定的喘了口氣。

他剛才真是被車前方驟然出現的場景嚇了一大跳。 風不凡回想著,自己來到這這個世界也挺長時間了,在這裡自己有父母族人,一路上也遇到了許多人,經歷了許多事,這些人與這些事經常煩擾這他,自己是否已經迷失了,忘記了那最初來到這個世界的目的。與郁心琳在音律上的相知相交,蔣心萌對他的關照,和紫葉的不清不楚的關係,風不凡時常感到自己變了,變得花心變得多情,自己到底是怎麼了,難道忘記那天自己最心愛的人在自己眼前死去的事情了么,難道忘記自己是怎樣無助的被槍殺了的么。

不,自己並沒有忘記。在風家有父母的呵護,在路上有蔣心萌和心琳姐姐的關照,來到這星玄門內的這兩年自己又有師傅郁痴的關愛,自己是不是活的太安逸了,自己是不是已經喜歡了這樣的生活,自己是不是已經迷失了,最初的目的是否已經開始變得模糊了。

你曾經說過愛我一生一世,你曾經說過陪我白頭偕老,你曾經說過對我至死不渝,你忘記了么,這個聲音一直在風不凡的心中回蕩著。我沒有忘記,我怎能忘記那段往事,我怎能忘記你羽斐。風不凡此時回想著,曾經與羽斐在一起的點點滴滴,自己當時是那麼的愛她,可現在呢?風不凡不經拷問著自己。

有人說世間並沒有真正的愛情,也許你會質疑,也許你會說那些感人的傳說故事,可是真正又有幾個人能做到真愛只一個,一段真摯的愛情是不否能經過時間最無情的考驗。

豪門暖媳 就這樣,白天修鍊,晚上冥想感悟,半年的時間過去了。這半年,使得風不凡的的修為到達了魂動境圓滿,元魂更加強大了,可以獨自在他體內修鍊,元魂像極了現在風不凡的樣子。隨著元魂的變強,他可以輕鬆自如的同時使用兩種靈力射出無極指。

這天白天修鍊結束,到了晚上,他沒有像往常那樣,而是拿出了竹簫,吹起了那首她生前最愛的歌曲《等你的季節》,吹著吹著眼淚不知不覺的流了下來,他想她了,半年的時間他沒有說過一句話,沒有見過一個人,他很想找個人傾訴一下對她的思念,可是不能,他只能把這份思念放在心裡,默默地承受著這份痛苦。一曲吹完,他從魂戒中拿出了《三生》放在手裡,卻始終沒有打開,他怕打開之後就再也無法見到她了。

此時,有一人從旁邊向他走來,風不凡也許因為自己剛才吹奏時,太過思念羽斐,而沒有察覺到身邊有人。當他看清那人面龐時,他把《三生》放在了身後的石頭上。

「自從上次聽過你吹奏那首《天空之城》的曲子,當時就在想什麼時候能再聽你吹奏一次,沒想到今天居然能夠聽到,你這半年過得還好吧?」來人正是紫葉,她是從宗主凌封那裡得知了,風不凡回到天玄山上修鍊的事情,所以今天就過來看看。

「你怎麼這大半夜的來了,不用修鍊了么?」風不凡平靜的反問道。

「我這半年一直在外面忙著一些事情,今天剛從外面回到星玄門,去黃炎宗找你,聽凌爺爺說你回到了這裡,我就立馬來找你了。」紫葉向他說道。

「你不用告訴我這些,今天有點累了,我先走了。」說完,風不凡拿起《三生》就向山下走去。

紫葉聽到他這麼說,自己很是失望,自己剛才外面回來,連自己的師傅還沒有見,就先來找他,他卻說出這樣的話,越想越是生氣,望著漸漸下山的風不凡,她跑了上去,一把就抓住了風不凡的手。風不凡在手臂被抓住的時候,條件反射的靈力一震,紫葉由於沒有防備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風不凡想上前把她扶起來,忽然發現手裡的《三生》掉落到了地上,不知怎麼的就打開了,一個女子出現在了兩人的中間,羽斐。

羽斐出現了一會,很快就消失了。風不凡趕忙把它撿了起來,發現它已經摔壞了,僅有的最後這一次見面的機會,就這麼沒了。他極度的失望,拿著摔壞的它,看著紫葉說道:「其實本來我們之間就沒有什麼,也許是我做了一些什麼讓你誤會的事情,請你不要太在意,我們以後還是各走各的路,你我的道路不同,終將會是路人。」說完,並沒有管依然倒在地上的她,就飛下了玄峰。

倒在地上的紫葉,聽著風不凡剛才的話,內心說道:原來只是自己一廂情願,原來只是自己自作多情。《三生》掉在地上打開時,顯現出的羽斐,紫葉看到了。她想那個女的就是他所愛的人吧,看來自己真的是一廂情願。倒在地上的紫葉,望著漆黑的天空,回想著風不凡最後說的話,回想著剛才那個顯現的女的,心忽然劇痛起來,臉上的淚水也流了下來。

她不知道對於他那木盒有多麼重要,那顯現的女的對他多麼重要,她不知道她所看到的影像的女的其實早已不在了,她不知道他所說的其實是假話。

本來風不凡是不想把事情鬧成這樣,也許正是《三生》意外的打開,羽斐影像的出現,才使的他說出了那些話,雖說是因為摔壞《三生》,以至於他不會再看到羽斐,生氣才說出來的,但風不凡覺得這樣對兩人都好。長痛不如短痛,快刀斬亂麻,就這樣結束吧,兩人從此不再煩惱。

可是事情真的能如此簡單么,兩人真的能從此不再煩惱么,答案是肯定的,肯定不能。風不凡怕了,這半年他剛剛習慣一個人,和紫葉在一起的時候他是開心的,可是他不想要那種舒服的開心的生活,因為那樣他怕他迷失在了那裡面,他怕他不再那麼努力拚命,他怕他忘記那段往事,他怕忘記她,羽斐。

紫葉好久才從地上起來,哭累了,心累了,身體好沉重,來時愉快的心情,走時悲傷落寞,她看了一眼這天玄山,心裡暗暗的發誓道:以後再也不來這裡,再也不去想他。 他之所以急剎車,是因為從岔路口突然逃竄出一隊女子,驚慌失措得根本沒有看到有車隊正要經過路口。

王連長緊急一腳剎車,才算沒把那幾個穿著旗袍身材火辣的女人直接撞飛。

但即便如此,有兩個女人還是被突然出現的車頭嚇得立時就跌躺在道路中央。

王連長見那幾個女人沒事,而自己的急剎車也沒被追尾,這才算是鬆了了一口氣。

而後他忽然想起車后的武清,這才急急回身,關切又歉疚的急急問道。

「夫人,您沒磕到哪裡吧?」一旁的戴郁白唇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痞壞笑容,側頭假惺惺的裝模做樣著。

武清狠狠飛了他一個白眼。

到底還是礙於王連長在場,沒有直接發作。

「王連長,您趕緊去看看外面,究竟是什麼情況?」戴郁白又假模假式的指著車外方向,對王連長說道:「我聽著怎麼有女人的哭嚎聲,不會是咱們的車子撞到了人吧?」

王連長見武清沒事,這才順著戴郁白的問話,轉身拉開車門下了車。

黑道老公:寶貝,別胡鬧 臨走時,還好心的安慰了一下帶著盲人眼鏡的戴郁白。

「道長放心,沒有大事,都是一幫子不看道的閑人,跟咱們沒有大關係。」

不過話雖然這樣說,他到底還是要下車詢問一下對方的情況。

王連長剛一下車,武清便忍無可忍的出了手!

她揮手就是一個巴掌,奔著戴郁白的臉直直而去。

不想戴郁白抬手就攥住了她纖細的手腕。

「別生氣,我被你連著咒了那麼多次,都沒生氣,這會只是討回一點小安慰,你都不肯了?」

他一本正經的端坐著,嘴唇還有些委屈的嘟起。

武清差點一口老血直接噴出來。

「大哥,您這是在賣萌嗎?」武清扶著胸口,欲哭無淚的說,「擺脫您賣萌也等把這身老道士的皮扒了再賣行嗎?」

這樣的畫面實在「太美」,她都沒眼看。

這位郁白少帥不僅人設崩塌的徹底,如今更連畫風都變了。

實在叫她哭笑不得。

獵愛蠻妻,狂傲總裁勢不可擋 戴郁白臉色瞬間一車,即便是隔著一層黑黑的鏡片,仍是向武清射出了兩道意味不明的寒光。

「記著,丈夫不是用來咒的,我可不捨得叫我家武清還沒過門就真當了寡婦。」

武清這才明白戴郁白這是在跟她抗議。

她無奈嘆了口氣,無可奈何的笑了笑,「你還真是記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