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飛船上面,有著一個巨大的聖堂標誌。

  • Home
  • Blog
  • 飛船上面,有著一個巨大的聖堂標誌。

隨即,飛船上下來一行二十餘人,每一個身上都散發著天神境的波動,而領頭的一個中年男子,甚至有著天神境後期波動。

「誰發的求援信息?」這中年男子冷冷掃視一圈,問道。

徐順一個激靈,心中大喜,他發的求援信號會讓最近的聖堂中人搜尋到,但他沒有想到的竟然來了一具大神,來的是第三分堂的堂主歸雄。

他立刻跑了過去,恭敬道:「第九分堂執法衛徐順拜見歸堂主,求援信號是我所發。」

歸雄皺起了眉頭,第九分堂?這裡雖然偏僻,但原則上屬於他管轄的。

「歸堂主,我受玄丹宗的周擎天所託來辦點事,湊巧遇到點麻煩,有人根本不將我們聖堂放在眼裡,在我出示令牌的情況下,我依然受到了攻擊。」徐順義憤填膺道,他微微扭頭,那一邊印著青紫手印的臉龐就露了出來。

歸雄心中一跳,玄丹宗周擎天?據說這一期進入聖地最終考核的人有他。

聖地與聖堂,雲泥之別啊。

「怎麼回事?你將事情經過詳細道來,我歸雄倒要看看誰敢瞧不起我們聖堂。」歸雄厲聲道,他身後二十多名天神境強者也齊齊冷喝起來,氣勢直逼楚南一行人。

幾個學生被這氣勢一衝,臉色發白的直後退。

楚南一步踏出,這恐怖的氣勢一到他面前就崩潰,這令得歸雄瞳孔微微一縮。

徐順添油加醋的將事情經過說了一遍,還將那欠條呈上。

歸雄本來是要憑藉此事與那周擎天結個善緣,但楚南那漫不經心一步踏出就讓他們聯合起來的氣勢崩潰,還有他的目光,這種目光,自信狂傲,知道他們的身份依然沒有半點收斂,必有所持,所以他變得謹慎起來。

歸雄摸爬滾打了這麼多年,混到了聖堂一個分堂堂主的位置,在外面看來是高高在上,便正因為這樣,他才越是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說別的,聖地隨便出來一個有點資歷的人,就能輕鬆滅了他。

所以,僅管他感覺到楚南透出的氣息才僅僅天神境初期,但卻不敢有任何輕視。

「聖堂之事,若與閣下無關……」歸雄開口對楚南道,若是有可能,最好他知難而退的讓開。

「當然與我有關,我是這聖菲諾學院的導師。」楚南道。

「在下聖堂第三分堂堂主歸雄,敢問閣下來自哪門哪派?」歸雄道。

「歸堂主,我的來歷你就別問了,不過別人我不知道,但料想你是得罪不起的。」楚南淡淡道。

「得不得罪得起,那得亮出明堂。」歸雄輕哼道。

這時,那徐順感覺有些不對勁了,歸雄一開始話說得硬氣,但現在磨磨唧唧,看樣子對這楚南十分忌憚,難道以歸雄的實力,也沒有把握對付這楚南。

「那就借一步說話。」楚南道。

楚南與歸雄走到一邊,楚南對歸雄亮了亮手心裡的東西,這歸雄頓時臉上閃過劇烈波動。

歸雄苦笑兩聲,道:「我的確是得罪不起,但也得罪不起玄丹宗的一丹大師,這欠條畢竟是真,楚兄你得給我個說法,無論是什麼,我也好應付差使。」

聽到歸雄的話,現場所有人都驚呆了,楚南的身影頓時變得無比高大神秘,他到底是什麼身份,竟然連聖堂一個分堂堂主都說得罪不起。

那徐順和顏浩,更是面無人色,特別是徐順,悔得腸子都青了。

「歸堂主的話說得在理,所謂有理走遍天下,無理寸步難行,欠條是真的,我需要一個月,一個月後,聖菲諾學院歸還欠顏家的五萬洗脈丹。」楚南道。

「連本帶利,應該是十萬。」 狂妃駕到,王爺悠著點 顏浩忍不住叫道。

「啪」

歸雄直接一個耳刮子扇了過去,將顏浩一口牙扇飛了大半,他冷哼道:「我們說話,有你插嘴的餘地嗎?就算你爺爺過來,在本堂主說話的時候也不敢隨便插嘴。」

「楚兄,你確定?」歸雄扭頭問楚南,他當然知道洗脈丹的一樣材料早已滅絕,世間已不存在這種玄丹了。

「確定。」楚南道。

「好,我歸雄作主,歸還顏家五千洗脈丹足矣,萬年前的洗脈丹普通得很,但現在洗脈丹有價無市,還五千洗脈丹已是讓顏家佔了便宜了。」歸雄大聲道。

「那就多謝歸堂主的公正判決了。」楚南道,他知道歸雄的示好,自也不拒絕。

「哈哈,那就一言為定了,一個月後,本堂主再過來。」歸雄笑著,二話不說,與一群手下上了飛船。

徐順再看向楚南時,已經帶上了畏懼,連歸雄都說得罪不起,他就更不用說了,這場子看來是找不回來了,除非周公子順利入了聖地,那時又不一樣了。

「不可能,你說大話,洗脈丹早就斷絕於世了。」顏浩大聲道,打死他都不信,聖菲諾學院能還出洗脈丹,即使數量只有五千粒。

「通通滾,不然打斷你們的腿。」楚南厲聲道。

頓時,一群人連滾帶爬的衝下了瑪蘭山。

楚南回過頭,看到一雙雙或崇拜或憂慮的眼睛。

「楚南,雖然你拖延了一個月,但一個月後,我們又上哪去找五千粒玄脈丹啊。」冷瑩瑩嘆道。

「他即然開口了,就一定有辦法的,老夫受了驚嚇,得去喝點酒壓壓驚。」冷老頭拋下一句,就跑了,讓人不得不懷疑他是想逃避責任。

「楚老師,你行的是不是?」夏宜問。

「男人怎麼能說不行,所以,那是當然。」楚南笑道,洗脈丹而已,缺少一味材料就煉不出了?這裡的煉丹師真是一群蠢材,這種不算高級的玄丹,要替代的材料很容易的。

以楚南的經驗分析,這裡的玄丹師不是沒有想過找替代材料,而是他們肯定執著的找那一味缺失材料的替代物,而不會去想直接將其中發生反應的幾種材料通通替換,換成另外一組。

「那我們該怎麼做?」裴雅兒問。

「我給你們一張清單,你們去大量收購清單上標明的材料。」楚南道。

「楚老師,你……你打算親自煉藥?」孟靖宇驚聲道。

「問這麼多幹嘛,現在是聖菲諾學院的生死存亡之際,你們這些小兔崽子們都把自己隱藏的力量運用起來。」楚南說著,甩出幾張清單,他這麼說,是早就察覺到這些學生都身世不凡,只是因為某種原因不能動用家族力量來幫聖菲諾學院,但讓他們借力買點東西,應該不成問題吧。

「要是楚老師,那個材料錢……」陶芸芸伸出手道。

「問我幹嘛,問冷老師去啊。」楚南指了指冷瑩瑩。

冷瑩瑩看了看清單,有些尷尬,聖菲諾學院收了十二位學生家裡不斐的學費,但是,同樣花在這些學生身上的開銷也不少,雖說還能賺一部份,但是五千份洗脈丹的材料也是一個不小的數目,她不可能動用將來用在學員身上的錢的。

而且,就算楚南能煉洗脈丹,五千份材料估計也不夠,雖然不是玄藥師,但煉丹的損耗率是很高的。

「真是上輩子欠了你們爺孫的。」楚南嘀咕了一句,拋出了自己的晶卡。 ?冷瑩瑩感覺俏臉有些發熱,有些羞愧,還有些欣喜。+頂點小說,x.

學生們拿著清單和晶卡十分積極的去掃貨了,只剩下楚南與冷瑩瑩兩人。

「謝謝。」冷瑩瑩咬了咬下唇,開口道。

「嗯。」楚南點頭,他幫這個忙,自然心安理得的接受了這感謝。

冷瑩瑩欲言又止,她想問楚南到底給歸雄看了什麼,讓歸雄直言不敢得罪他,她是知道楚南來自天一神脈,在青陽神脈是完全沒有根底的。

只是,冷瑩瑩最終沒有問出口,只是覺得楚南的身上籠罩了一層令她無法看清的光芒,若死盯著想要看清,只會刺痛自己的眼睛。

而此時,在一艘飛船上,歸雄的一個副手卻是問出了冷瑩瑩無法問出口的問題。

聖堂作為天靈聖地在南天門的外圍組織,一向眼高於頂,他們實力在綜合上不如一些大宗派,但是這些大宗派的弟子在他們面前也都是平禮相待。

能讓一個分堂堂主感到得罪不起的,也不應該存在於這種快要倒閉的小學院內吧。

歸雄指了指上方,道:「聖地聖子的信物,別說我一個分堂堂主,就算是總堂主見了也不敢動他一根毫毛。」

這副手頓時驚得冷汗直冒,他結結巴巴道:「聖……聖子……」

天靈聖地,一個超然的組織,有資格入聖地的無一不是在各宗派天才中萬中選一選出來的,一入聖地就等於踏入了天門。

但是,進入聖地的天才只是聖徒,這些聖徒當中一萬人當中才選出一名聖子,那就是聖地重點培養的核心了,聖子在聖地都地位超然,何況他們這外圍組織了。

「但是堂主,既然這樣,為什麼不直接勒令顏家毀去這張欠條?」這副手道。

「你要知道,規矩就是規矩,再說這楚南只是有聖子的信物,面子一定要給,但給到什麼程度卻要把握,再說,還這欠條是楚南提出來的,五千粒已經滅絕的洗脈丹,我倒要看看他是否能真的還出來。」歸雄道。

「堂主遠見,屬下佩服,他若能還出來,那可是公認滅絕的洗脈丹啊,這證明他要不是一個天才煉藥師,要不身後站著一個天才煉藥師。」這副手一拍手掌道。

「哈哈,你總算想明白了,還不出來那是他自找的,雖然不敢動他,但那聖菲諾學院卻是無論如何也要夷為平地的,但若是還出來了,怎麼也要攀上點關係,若是通過他接觸到了聖子大人,我們飛黃騰達就可以預見了。」歸雄大笑道。

不得不說,聖菲諾學院的這十二個學生都各有各的門路,三天的時間,楚南要的材料就都齊全了,包括十隻葯鼎。

楚南倒是有一隻上古葯鼎,但他的葯鼎可不會煉洗脈丹這種低級貨色,有這十隻普通的大葯鼎足矣了。

聖菲諾學院的一間大房間里,堆著堆積如山的材料,十隻大葯鼎圍成了一個圈,幾乎將這房間給佔滿了。

冷瑩瑩與十二名學生獃獃的左右看著,這確定是煉丹,不是煮大鍋飯?

冷老頭也跑過來湊熱鬧,看到這情況,他很懷疑的望著楚南,心中在想是不是要跑路了。

「楚老師,你要開始煉丹了嗎?我可不可以留下來觀摩?」假小子般的方小可很期待的問。

「不就是五千粒洗脈丹嗎?還早著呢,你想留下來的話,到時再說吧。」楚南漫不經心道。

那可是五千粒,不是五粒啊。

再說,這還缺少那一味主葯,能行嗎?

幾乎所有人心裡都沒有底,即使楚南表現出了相當的神秘與強大。

楚南可不管這麼多,直接就離開了。

每一天,楚南除了教課,就是在修鍊領悟,他感覺他的第二個空間秘術就要出現了。

他是不急,可是急壞了十二個學生,這眼瞅著就要過去半個月了,這位楚老師卻似乎根本沒有要動手煉丹的想法。

這一天楚南講完課,就要出教室,但是夏宜卻沖了出來,一挺那規模宏大的**,雙手叉腰,嘟著小嘴望著楚南。

其餘學生也將楚南給團團圍住了,一副今兒不給個說法,就絕不放他走的樣子。

「楚老師,你就給我們個說法,到底什麼時候開始煉丹。」

「是啊,你心裡有底,可我們心裡沒底啊。」

「楚老師,你不說清楚,今晚我就摸到你床上去讓你說不清楚。」

楚南聽著這左一句右一句的噪音,不由得掏了掏耳朵,無奈道:「停停停,你們對我是相當的沒有信心啊,區區五千粒洗脈丹,這都還剩下大半個月呢。」

「區區五千粒……楚老師,你若不是說大話,那就讓我們先見識見識。」陶芸芸哼道。

「就是,楚老師,讓我們見識見識嘛。」夏宜直接就抱著楚南的手,兩團軟肉在他手臂上蹭啊蹭。

楚南見得波濤洶湧,不,群情洶湧,只得道:「好好,老師我答應你們了,但是這件事之後,每個人罰刻陣盤十塊。」

耶!

十二名學生歡呼起來,只要楚南不弔他們的胃口,別說罰刻十塊陣盤,罰刻一百塊陣盤他們也願意啊。

學生們簇擁著楚南來到了那臨時煉丹室,一個個雙目泛光,連呼吸都輕了起來,他們實在是太想見識楚老師的煉丹手段了。

過了一會兒,冷瑩瑩與冷老頭也聞訊而動,跑過來眼巴巴的盯著了。

「楚南啊,我們聖菲諾學院的末來就是你手上了。」冷老頭道。

「院長,你老人家再給我施加壓力的話,我這手一抖,說不定所有的丹都報廢了。」楚南沒好氣道。

冷老頭頓時閉上了嘴,不說話了。

楚南揮手,外面隔絕陣法啟動,再揮手,十個大型葯鼎之下,齊齊出現了陣法光芒。

「好像不是火焰型丹陣。」對陣法頗有天賦的裴雅兒訝聲道,作為一個陣法師,她還是知道煉丹有專門的丹陣,將能量石轉化為火焰。

「誰說煉丹要用火焰型陣法了?」楚南道。

「那倒是,楚老師一定有異火。」裴雅兒恍然。

楚南十指一彈,十點銀焰落在陣法上,頓時,這銀焰暴漲,開始對十個巨大葯鼎加熱。

「高等靈火!」冷老頭驚呼一聲,這種氣息,絕不會有錯,是靈火,而且是高等級的靈火。

包辦婚姻后我被大佬寵斷腿 高等靈火!

所有人都咽了咽口水,盯著那一團團靈性十足,如同在跳舞般的銀焰。

楚南揮手,葯鼎蓋被掀開,隨即,那堆積如山的材料一樣一樣飛了起來,落入了十口巨大的葯鼎中,葯香味幾乎在瞬間被激發出來,刺激人的嗅覺。

楚南首先加入了三種葯,蓋鼎閉目,在他的神識控制下,銀焰時大時小,盡在他的掌控之中。

半個時辰后,他再開鼎,鼎蓋就這麼飄浮著,那些材料的落下開始變得有韻律,十口葯鼎,材料落下都沒有任何差別。

慢慢的,刺鼻的藥味開始變性,有了淡淡的清香味。

隨即,鼎蓋落下,那堆積的材料有三分之二都已進入了鼎中。

這個時候,時間才過去二個時辰。

「這個階段需要點時間,約莫三個時辰,我先眯一會兒,你們該幹嘛幹嘛,注意別亂動東西啊。」楚南說著,竟然從空間戒指里搬出了一個墊子,直接躺上面睡覺了。

學生們面面相覷,這就是煉丹嗎?怎麼感覺簡單的出奇啊,不是聽說這個流派那個流派的煉丹手法,什麼如夢似幻,翩若驚鴻,可是,楚老師所謂的煉丹怎麼就跟吃飯喝水般簡單得令人髮指呢?

「余大成,你家不是有幾個玄藥師嗎?你說楚老師這煉丹靠譜嗎?」孟靖宇問,其餘人也都看了過來。

「這個……我看過煉丹師煉丹時精神都高度集中,手上不停的動作,還要不斷的檢查丹鼎中的材料融合情況,楚老師這麼輕鬆的我從末見過啊,或許楚老師是高手中的高手,所以才與眾不同。」余大成道。

「院長,你看呢?」裴雅兒問院長,這院長老頭雖然猥瑣,又手無縛雞之力,但他的理論這世上無人能及。

「這個……對於煉丹我還真不太懂,但是,楚南這麼悠閑輕鬆,肯定是極有把握了。」冷老頭輕咳兩聲道。

一時間,眾人無語,一雙雙眼睛就這麼獃獃的看著跳動的火焰,還有不時的瞥向呼呼大睡的楚南。

平時,他們都嫌時間過得太快了,但今天,他們卻覺得是度日如年。

三個時辰,快到了吧。

「你們聞到了嗎?好像有一股糊味。」突然間,方小可大叫了起來。

「是有一股糊味,楚老師,快醒醒,葯糊了。」所有人都驚聲大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