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馬峯放下心來,看了看島上站的三十多個海盜一眼說:“我想我應該先看看貨。”

  • Home
  • Blog
  • 馬峯放下心來,看了看島上站的三十多個海盜一眼說:“我想我應該先看看貨。”

白人笑笑說:“當然可以。”

白人海盜說完後又看了看朴樹他們,卻帶着馬峯來到另一條快艇上,岸上其他海盜見狀,收起槍,三三兩兩的往岸上的樹蔭下走去。馬峯磨磨蹭蹭的登上快艇,快艇上已經有了兩個海盜。見白人海盜上來,剛要發動快艇,天空中傳來飛機的轟鳴聲,一架水上飛機從天而降,白人海盜奇怪的看了看馬峯,馬峯的雙肩一聳,表示自己也莫名其妙。岸上的海盜看空中飛來的飛機像是馬峯剛纔乘坐來的那一架,都奇怪的看着天空。這時天空中飛機上的機槍突然開火了,岸上的海盜一下子被撂倒幾個。海盜們見狀紛紛大聲呼喊着開槍還擊。這時海盜船上的海盜也反映過來了,看來飛機上的傢伙絕對不是朋友,接着海盜船上的高射機槍也響了起來。

這時馬峯纔想到,自己百密一疏了,自己殺了**軍的士兵,又偷了人家的飛機,**軍肯定猜到了自己的降落點,不報復纔怪呢!只是現在找錯了報復對象罷了。

馬峯知道自己也沒法對海盜解釋了,趁着三個海盜都仰着頭看飛機的功夫,索性一掌把白人海盜打暈,順手抽出海盜腰裏的手槍對着另外的兩個海盜開火。扣了一下扳機,槍沒響。馬峯接着用手槍餅砸暈了一個海盜,反手卸下另一個海盜的胳膊。這時另一隻快艇的朴樹和莫葉見馬峯動手,立即出手制住了另一艘快艇上的兩名海盜,莫葉抄起一隻 掛在海盜身上的M16A1 自動步槍,兩個點射,馬峯船上的兩個海盜腦袋被打成了爛西瓜,接着莫葉毫不停留,拖着海盜的屍體轉身,和周濤幾乎同時開火,靠近碼頭的幾個海盜被打成了篩子。

馬峯快艇上的兩個海盜的屍體倒向快艇的一側,快艇一晃,差點翻了,嚇得馬峯趕緊抓住船舷。朴樹從另一艘快艇上跳過來,撿起手槍對白人海盜補了一槍說:“嗯,意大利***92F型,是一把好槍,你應該先把機頭打開再射擊。”

朴樹見馬峯緊緊的抓住艇身,奇怪的看了馬峯一眼,馬峯小聲說:“我不會游泳。”朴樹無聲的笑了一下。

朴樹把手槍別在腰裏,又撿起一隻自動步槍衝着岸上的海盜一陣猛射,岸上的海盜被打的有點發蒙,紛紛找掩體開始對着快艇射擊。朴樹把三個海盜的屍體堆在前面當着子彈,同時還抽空又開槍放翻了兩個海盜。

這時**軍的飛機又飛回來了,飛機上的機槍手見到下面的槍戰也很困惑,但是重機槍還是衝着人數最多的岸上海盜瘋狂的開了火,海盜們聰明的忙活着找掩體躲藏,亡命的舉槍還擊。海盜船的高射機槍也拼命的向空中的飛機傾瀉着子彈。

海盜船上的海盜也不知道是走運還是水上飛機飛的太低,飛機竟然被打中了一個翅膀,水上飛機勉強又開了幾槍,晃晃悠悠的開走了。

乘着海盜忙着對付飛機的空暇,四個人從碼頭竄上岸,朴樹和莫葉開槍壓制海盜,周濤乘着機會向旁邊的一個制高點迂迴過去。馬峯跟着朴樹躲在一個掩體的後面,**軍的飛機一走,海盜的火力全部集中到四人身上,馬峯和朴樹被海盜密集的火力壓的擡不起頭來。

馬峯第一次經歷這種場面,表面上滿不在乎的,可心裏要說不緊張那是假的。朴樹在旁邊卻若無其事的遞給馬峯一支菸說:“媽的,一幫烏合之衆,真是生瓜蛋子,這個打法多少子彈都不夠他們造的。”

好像爲了印證朴樹的話,馬峯剛哆哆嗦嗦的把煙點上,對方的火力明顯的弱了。這時周濤的槍響了,兩個海盜應聲倒地。朴樹和莫葉乘着海盜被周濤吸引的機會也開槍也放到了幾個海盜。馬峯也不甘示弱一梭子十幾發子彈掃過去,但是連個海盜的毛也沒打到,卻引得海盜又是一陣猛烈的還擊。

這時海盜船上的高射機槍又響了,周濤藏身的地方被打的沙石亂飛,接着一發**炮在周濤藏身的前面不遠處炸響。

這時朴樹對馬峯指了指右邊的幾塊大石,馬峯會意,朴樹擡槍又是幾個點射,馬峯嗖的一個翻滾動作竄了過去。這時候有一個海盜站在甲板上扛着一隻肩扛式**炮對着朴樹就要發射。莫葉擡手一個點射,那個海盜一聲慘叫連人帶炮掉到海里。接着船上的高射機槍對着莫葉的方向就是一通狂射。

這時周濤神出鬼沒又從另外一個地點出現,幾個點射,又有幾名海盜躺下。海盜的注意力被周濤以吸引,朴樹的壓力頓時減輕,跟着向海盜船上的機槍手一個點射。子彈打得機槍前面的護板火星四濺,雖然沒有傷到海盜,但是嚇得機槍手一個激靈,高射機槍一個停頓。莫葉抓住機會露頭對着島上的海盜一通猛打。這個時候有的海盜的槍已經啞火了。朴樹分析的很對,就岸上的海盜這麼個打法,每人頂多兩個**的彈藥攜帶量根本就不夠他們造的。

岸上的海盜槍聲開始變得稀稀拉拉,朴樹、莫葉和周濤這三個用子彈喂出來的神槍手開始發威,彈無虛發,一槍一個,海盜只要露頭就被爆頭。周濤乘機轉到海盜的側面,避開船上的機槍射角開始點射。一會的功夫,三十幾個海盜連帶被水上飛機給幹掉的就剩下十幾個了。

這幫海盜本來就是業餘客串的,他們那裏見過這種打法,對方人是不多,但個個是要命的傢伙,露頭就死,況且子彈也快沒了。海盜們越打越害怕,不知道是誰發了一聲喊,所有的海盜開始往島內撤退。海盜一跑暴露了身形,朴樹他們三個像打靶一樣一會的功夫又撂倒七八個,馬峯這時候也想找找感覺,剛要舉槍,朴樹一個閃身竄到他旁邊說:“槍給我,我的槍沒子彈了。”

馬峯遺憾的剛把槍遞給朴樹,剩下的海盜這時卻躲在石頭後面大喊:“投降,我們投降,不要開槍了。”

馬峯這時來了勁,喊道:“把槍仍出來。”

石頭後面扔出幾條槍,接着7個海盜抱着頭走出來,馬峯剛要上前,這時朴樹喊了一聲:“快趴下。”

馬峯一聽立即趴在地上,一梭子子彈打得馬峯旁邊的石頭屑噼裏啪啦的亂飛。朴樹衝着海盜船的機槍手幾個點射,馬峯他們趁機衝到機槍的射擊死角里。這時海盜船開始慢慢的向前移動,想避開死角。

周濤大喊一聲,往內陸撤。馬峯看了看俘虜,用手一指島的內陸用英語說:“統統去那邊。”

俘虜們猶豫着不想走,朴樹擡手一槍放到一個,剩下的海盜見狀撒腿就往內陸跑。馬峯他們退到相對安全的地方,回頭看了看船上,一個海盜正拿着望遠鏡在看這邊。

周濤用槍指着海盜圍成一圈蹲好,莫葉把其中一個海盜帶到一邊問:“島上還有多少海盜?”

那個海盜搖搖頭說:“沒有了,剛纔在高處警戒的哨兵也被你們的飛機上的機槍打死了,這裏是我們的臨時基地,我們也沒來幾天,晚上我們都在船上睡覺。”

莫葉又問:“船上還有多少人?”

海盜說:“還有十幾個。”莫葉又問了船上的武器配置,海盜交代,船上的重火力有一挺高射機槍和兩門肩扛式**炮。

莫葉又問了一個海盜,兩人的回答倒也一致。馬峯又問了些問題,原來這批海盜根本就是湊在一起的雜七雜八的僱傭軍加上一幫亡命徒,這次是客串海盜的,這批人裏竟然有十幾個都和馬峯一樣,根本不會游泳。那個白人首領叫傑克,他也不知道傑克是哪國人,只知道他有一個十幾人的僱傭軍隊伍,收了人家一大筆錢,臨時組織了這次行動,就連海盜船也是租的,臨時加裝了武器。對方指定了大陽丸,並通知了具體的開船時間和線路。傑克指揮他們很順利的劫持了大陽丸,並且按照要求殺死了船上所有的20多名船員,只是傑克很奇怪船上比情報中多了三個德國人,傑克審問過他們,好像全部是機械自動化方面的專家,傑克怕走漏風聲,也一起幹掉了。

莫葉和朴樹商量了一下,對海盜船很撓頭。馬峯眼珠一轉,說:“我有個辦法,行不行的先試一試。”

接着馬峯指揮着俘虜的海盜排成一排,用英語說:“你們這幫人渣,本來老子該把你們全宰了,但是現在老子給你們一個機會,誰能出主意拿下那條船,老子不殺他。”

海盜們面面相覷,一個海盜心裏說:“還帶這麼玩的,這個傢伙不去當海盜簡直可惜了,比我們這些海盜還狠!”

這裏面也就是莫葉大體能聽懂英語,明白剛纔馬峯說的什麼。見海盜半天沒人吭氣,一槍把其中的一個海盜的腦袋打成爛西瓜。其他海盜嚇得抱着頭趴在地上。莫葉又把槍指向另一個海盜,這個海盜嚇得語無倫次的說:“我有辦法,不要殺我。”

莫葉把槍口往下移了移。這名海盜趕緊說:“快艇上有一門火箭筒,上船的時候是傑克讓我裝上的。”

莫葉一聽大喜,心裏說:“我怎麼沒看見。”看了看朴樹,朴樹點頭說:“有一艘上好像是有個長木箱。”說完看了看馬峯。

馬峯心想:“我哪裏認得這些東西。”忙轉身對剩下的海盜說:“你們去把箱子擡過來。”幾個海盜相互看了一眼,沒敢動。

莫葉擡手一槍又打在海盜的腳尖前面說:“媽的,沒聽見啊,他媽的要是想耍花招,可別怪我不客氣。”

幾個海盜連滾帶爬的從掩體裏想海邊跑去。到了快艇上,有個機靈的海盜伸手想摸點火開關,朴樹擡手一槍,那個海盜胸前開了一個大洞,掉到海里。剩下的海盜老老實實的擡着**炮往岸上走。

這時海盜船上的海盜也反映過來了,大聲的對岸上的海盜喊話,岸上的海盜一猶豫,一梭子高射機槍從海盜船上打了過來。嚇得一名海盜丟下箱子撒腿就往掩體跑。莫葉擡手一槍,剛跑了兩步的海盜被一槍爆頭。剩下的海盜不再猶豫,拖着箱子玩命的像掩體衝了過來。高射機槍子彈在海盜的身邊嗖嗖飛過,在離掩體還有十幾步的時候,終於被全部射殺。朴樹乘着機槍換子彈的功夫,快速衝出去,拖着一個箱子跑回掩體。

周濤罵了一句,打開箱子,取出肩扛式火箭筒,瞄了一下,一扣扳機,遠處的海盜船上的高射機槍和兩名海盜一快四分五裂。船上的海盜大聲叫嚷,海盜船慢慢開動,象大海駛去。馬峯他們等了一會,見海盜船漸漸走遠,這纔出了掩體。周濤見一個斷了腿的海盜躺在沙灘上**,搖了搖頭,過去補了一槍,海盜的**戛然而止。

莫葉從快艇上找到電臺,聯繫到了方大海,不一會,方大海的飛機降落在岸邊。莫葉從兩個快艇上找到兩桶汽油,又扛起火箭筒說:“我去去就來。”上了方大海的飛機,周濤也跟着上去。 馬峯和朴樹開着一艘快艇上了大陽丸,從船上搜索了一圈,船上一個人也沒有,只有滿滿的上百個集裝箱。馬峯打開了一個,正是自己買的設備。馬峯鬆了口氣,在甲板上點了一支菸,剛抽了兩口,遠方傳來兩聲爆炸聲,一團黑煙也漂到了天空。

過來一會,方大海開着飛機回來了,莫葉先上了船,又把武器和兩艘快艇用升降機弄上來,方大海和周濤也上了船。馬峯問周濤:“沉了?”

周濤笑笑說:“沒沉,趴窩了,估計**軍一會就會來收拾他們。”

方大海在旁邊說:“可惜了飛機沒法弄走。”

莫葉揮了揮手說:“趕緊幹活。”

大陽丸慢慢的啓動,向着大海深處駛去,馬峯問周濤:“開這玩意好學嗎?”

周濤說:“這艘船很先進,越是先進的船越是好開,這玩意我十分鐘教會你,只是開的熟練要多學學。”

船舷上,莫葉正用一桶油漆把大陽丸的字樣糊住,又用黑油漆在上面寫了幾個字母。馬峯問他寫的什麼,莫葉笑道:“我哪知道,胡亂寫的。 ”馬峯伸頭一看寫的是LIHET,全是直角,倒也好寫。方大海也不知道從哪裏弄來一面YN共和國的國旗掛在船頭。

馬峯在船艙裏巡視了一圈,打開一個倉房,倉房很大,估計是船長的臥室,臥室顯然是被洗劫過,連被子都被弄走了。馬峯在裏邊找到一個打開了的保險櫃,保險櫃裏只有兩份合同,剩下的估計都被海盜拿走了。一份是韓國TNG進出口公司的《KJH公司25—36型和12—33型》設備運輸合同,共XX個集裝箱到達地點是韓國,另一份是《KGEKE公司100——09發動機生產線》的運輸合同和保密協定,共XX個集裝箱到達地點是RB。

馬峯恍然大悟,看來海盜是盯上發動機的這條生產線了。馬峯走進一另間倉房裏,這間是一個三人間的倉房,一看就被海盜翻過,地上丟了一堆圖紙和一個打開的公文包,馬峯撿起看了幾眼,好像是裝配圖紙,馬峯小心收起來,放到公文包裏。馬峯心情愉快的想:“這趟來的值,發財了。”

晚上方大海弄了幾個菜,全是魚。馬峯問:“有酒嗎?”

方大海說:“媽的,連料酒都沒有,這幫海盜弄得可真乾淨,就剩下魚了。”

晚上馬峯美美的睡了一覺,方大海和朴樹起牀的時候馬峯也醒了,方大海對馬峯說:“你睡吧,我倆去替莫葉他們。”馬峯搖了搖頭,和他倆一塊來到輪船的駕駛室。莫葉和周濤把輪船打到自動駕駛上,兩人正抽着煙翹着腿,完全沒有馬峯想象的辛苦。

莫葉見朴樹他們來接替自己就說:“沒事,我剛眯了一覺,讓周濤去休息吧!”方大海說:“你就別客氣了,睡一覺來替我們。”

馬峯和周濤聊了一會天,朴樹靜靜的聽着,也不插話。周濤家也是農村的,爸爸是老實巴交的農民,最大的心願就是給周濤蓋上五間大瓦房,娶上個媳婦。馬峯哈哈大笑說:“這個好辦,咱們直接從城裏買上房子把他們接過來不就完了。”

周濤搖搖頭說:“他們不願意住在城裏,我們村有個老人,他兒子接進城裏住了幾天就跑回去了,說誰也不認識,住着不習慣。”

馬峯點點頭說:“你說的對,這麼着,咱們回去之後先回家蓋房子,怎麼着也讓老人家高興了再說。”

馬峯和周濤聊家庭,朴樹的表情很沉默。馬峯見狀轉移話題說:“我去找找看看有什麼消遣的。”

出去不一會從船員室裏搬來一大堆碟片,從中拿出一張放了起來,雖然聽不懂,卻看的輕輕有味。

第二天上午的時候,莫葉估計已經出了索馬里海盜的勢力範圍,大家都鬆了口氣,開始釣魚的釣魚,曬太陽的曬太陽。好像度假一樣了。馬峯也跟着方大海學習打槍,一個**打空之後,方大海很驚奇的問馬峯:“你以前打過槍?”

馬峯搖搖頭,方大海感嘆的說:“那你可是我見過最有天賦的槍手了。”

馬峯他們是悠閒了,餘娟子卻急的上了火,眼看晚上挑戰室主的比賽就開始了,卻怎麼也聯繫不上馬峯。餘娟子給沈婷婷打電話問馬峯的消息,沈婷婷沒好氣的說:“我還要找他呢!”

餘娟子有求於人,低聲下氣的跟沈婷婷說:“我真的找他有急事。”

沈婷婷說:“不知道。”掛了電話。

餘娟子看着電話恨恨的說:“看把你牛的,知道自己姓什麼不,改天我把馬峯從你身邊搶過來讓你哭。”

罵歸罵,餘娟子的事情還得解決,辦法還得想。餘娟子靈機一動,打電話給張大飛,讓他給救救場。張大飛推脫了半天,擱不住餘娟子先是軟纏硬磨,接着開始威脅恐嚇。張大飛也怕了這個小師妹,終於同意了。說:“只此一次,下不爲例。”

餘娟子大喜,什麼下不爲例什麼的,以後再說,先把這關過了再說。連忙在子曰圍棋網上發佈公告說因爲版主有事,今晚的比賽由副版主出場。

這周取得挑戰資格的是一個叫辣不怕的人。其實辣不怕就是郭元翔,他是湖南人,而柳元文是四川人,辣椒是兩個人的最愛。郭元翔還是沒經住兩個師弟的遊說,終於替他們出頭,想見識一下傳說中的高聲。張大飛用的是餘娟子給他註冊的ID登入,幾手過後張大飛驚訝的說:“對面這個辣不怕是南派的高手啊!”

餘娟子說:“那又怎麼樣?”

張大飛說:“師妹,你可是要把我害死了,他很有可能是我們棋社的,我們棋社有規定,參加商業活動可是需要先經過棋社同意的。”

餘娟子大眼睛一眨說:“放心好了,我不付你錢就不算商業活動了。”

張大飛牙疼似的抽了抽嘴角。

其實張大飛和郭元翔的功力在伯仲之間,但是今晚張大飛的狀態奇好,最後竟然執白勝了郭元翔六目半。郭元翔呆呆的坐在電腦前半天后才說:“這個人是張大飛啊!我認得他的棋路,但是一定有人在旁邊指點他,不然他不能贏我這麼多啊!”

其實張大飛也很驚訝,對方一定是南派的高手,並且棋室下面發言的也有幾個ID一看就不是泛泛之輩。餘娟子的網站真的吸引了不少高手參加比賽。前面幾手自己被對方給逼的喘不過氣來,多虧了中盤自己突發奇想出了一招妙手才挽回頹勢。現在想想也算超水平發揮了。

隨後辣不怕打出一行字給張大飛:“你是不是張大飛?”張大飛一看要露餡,馬上閃人。

但是七天之後餘娟子再請他出手時,說破了嘴脣他也不伸手了。隨後再找他,張大飛是真的怕了餘娟子,乾脆直接玩起消失。

餘娟子又找不到馬峯,思索了半天,一咬牙一跺腳,乾脆在網站上掛出公告說:因爲版主感覺棋手的功力較差,決定推遲挑戰,下週版主將以一敵二接受挑戰。至於下週怎麼辦,先拖着再說吧!

餘娟子的舉動氣的電腦的另一邊本來很敬佩高聲棋藝的胡元生大罵高聲狂妄自大。 這天馬峯正躺在艙裏休息,莫葉過來告訴馬峯,船已經進了中國海域了,過了一會,馬峯打開電話,有微弱的信號,短信呼啦一聲立即把馬峯的信箱塞滿。馬峯看了一下,先給沈婷婷去了個電話,沈婷婷接起電話就問:“你跑哪裏去了?知不知道大家找你都找翻天了?我還以爲你被綁架了呢?就差報警了。”

馬峯笑笑說:“不是給你留了紙條說我出去一段時間辦點私事嘛!再說要綁架也是綁架你,我一個老爺們綁去幹什麼,人家還得管飯,誰會幹賠本的買賣。”

沈婷婷被馬峯噎的差點翻白眼。 農婦錯嫁:相公是情痴 馬峯接着說:“我上次要租的小島批了嗎?”

沈婷婷氣呼呼的說:“多少事你不幹,問那個小島幹什麼?”

馬峯說:“到底批沒批啊?”

沈婷婷才說:“批了,**象徵性的每年收一萬元的使用費,簽了30年,條件是不能建設危害環境的項目。”

馬峯說:“好了,我今晚就回去。”

馬峯翻了翻短信,餘娟子發的最多,足足三十多條,有威脅他的,有哀求他的,能用的招都用上了,最後一條說馬峯只要現身,要她以身相許都行。馬峯看着笑的直打跌,直到方大海盯他着往前湊着想看,他纔回過神來。

沈婷婷和秦雯雯的短信也不少,大部分是問他在哪裏,秦雯雯有一條是要是馬峯迴來她要好好收拾馬峯,接着跟了一條只要馬峯迴來想怎麼收拾她都行。馬峯看的又是哈哈大笑。

歐倩倩也有一條短信,除了謝謝馬峯外,還讓馬峯去上海指導工作,也不知道她怎麼知道馬峯的身份的。王小林有一條短信說王建國想請他吃飯。

馬峯給王小林去了個電話問他:“公司的事弄得怎麼樣了?”

王小林說:“手續辦下來了,買了十幾輛車,有幾輛是舊的,車況還不錯。”

馬峯說:“幫我買條船,你過來我這裏拿張照片,按照這個樣子買。”

王小林答應着說:“哥,我爸爸要請你吃飯,我給你打了幾次電話都沒通。”

馬峯說:“明天吧,我通知你。”

馬峯對莫葉說:“把一切違禁的東西處理掉。”莫葉會意,開始清理,把所有的槍支彈藥,**炮等等全部沉到海里。

馬峯指揮方大海把船停在駝峯島旁邊。對於這個小島,馬峯的印象十分深刻。記得自己小時候棉紡廠效益還湊合的時候,曾經組織了一次到Q市的旅遊,最後的旅遊地就是駝峯島,大家還在島上進行了野炊。不少棉紡廠的叔叔阿姨抱怨廠子小氣,說組織了一次旅遊跑到這個兔子不拉屎的地方,當時馬峯發下豪言壯志,說等自己將來把這裏建成水上樂園。大家當然只是當小孩子的玩笑。馬峯可是對從小這唯一的一次旅遊一直記在心裏。

馬峯留下莫葉和周濤看船,帶着朴樹方大海坐着快艇回到Q市蜜蜂企業旁邊的小碼頭。一路上,馬峯緊緊抓住艇身的扶手。朴樹見狀遞給馬峯一間救生衣,馬峯趕緊穿上。直到下了快艇,馬峯才感覺好受了些。

碼頭上何玉山帶着兩個保安早等在那裏了,路邊停着兩輛吉普。見馬峯他們從快艇上下來,趕忙迎了過來。馬峯對何玉山說:“把這艘快艇找個地方停下。”何玉山答應着。

其實小碼頭前面就是蜜蜂企業,何玉山對這一帶很熟,招呼一個保安把快艇開到旁邊的一個漁場。

到了工廠,王小林也到了,馬峯把大陽丸的照片遞給王小林。馬峯說:“你抓緊聯繫,只要外表像就行。”王小林答應着。

這時雯雯像一陣風一樣衝過來,抱住馬峯又撕又咬,馬峯說:“疼,疼。”王小林一看,連忙溜了。

雯雯正在發泄心中的不滿,旁邊一個酸溜溜的聲音說:“注意影響啊!”一聽就是婷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