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魔邪笑了。「三隻魔宗老客氣了,魔邪不才,即招募,必然要與三老同甘共苦」。

  • Home
  • Blog
  • 魔邪笑了。「三隻魔宗老客氣了,魔邪不才,即招募,必然要與三老同甘共苦」。

「那好,我等先告辭,如果少主決定招募,可到城東君子園相告」。魔君三隻宗老見過禮,出了驛站。

魔邪送走宗老們,進了亭樓。玉兒、茹兒和小月跟了進來。

「少主,你只能養起一隻宗老」。茹兒勸道。

魔邪看眼茹兒。「玉兒,族源查的如何」。

「少主查過了,果然是魔影城的沒落家族」。

「因何沒落」?

「據說,魔景魔尊在族戰中隕落」。

魔邪點點頭,再沒有問下去,他不關心因何族戰。「好,明日通知三位宗老」。

次日,魔邪沒有離開,帶著茹兒、小月回訪副城主魔恍,借道見了幾位少主。等回到驛站時,已經是深夜。

玉兒迎了出來。「少主,三隻宗老已經等候多時了」。

魔邪急忙進了亭內,眼神愣了下,除了三隻宗老,還有四位魔蟲女,一個個面戴輕紗,露出兩雙聰慧的大眼睛。看到魔邪進來,目光躲閃開。

「魔宗老久等了」。魔邪一一見過禮。詳細的談了招募的條件。沒想到,三隻宗老十分的大度,沒有苛刻的條件,件件都在情理之中。

魔邪叫來玉兒,與三隻宗老簽了血盟。

「宗老可以回去安排事務,等明日在傳送殿見」。

三隻宗老應允后,喜形於色的離開。

魔邪看向玉兒。「那幾隻魔女是何蟲」?

「少主聽說是三隻護法的族人」。

魔邪搖搖頭,似乎並不是這麼簡單,看四隻魔女的樣子,戰甲比三隻宗老還要貴重。不過,想想也對。

幽靜的紫丁香叢,沉浸在月光當中。花叢里升起縹緲的霧氣。所有的花沾濕了露水,照著晃來晃去的樓閣。

七道魔蟲影出現花叢間,一隻魔蟲女在前,三隻魔蟲女緊緊的跟在後面,另三隻魔蟲宗老隨後而來。沙沙沙!眾魔蟲進了樓域。兩隻魔蟲宗老守在樓外。

一隻魔蟲女進了樓,樓內侍女忙亂了起來,接下披風,撣去夜露,一陣忙活后,退出了樓域。

「少主,你看如何」?魔君低首問道。

「看樣子並不假,依計行事吧」!魔蟲女坐在石墩上,輕輕摘下臉上的面紗,露出一張絕色的面容。

「那好,我去安排」。魔君急步出了樓。

「少主,會不會是魔蟲城的奸計」。身後魔蟲女提醒道。

「不會,我們已經查過了,這個魔邪沒有什麼背景,不會是刑殿派來的」。另一隻魔蟲女說道。

「不管是不是,等到了荒域,一併除掉」。

驛站內,魔邪坐在燈前,看著「君子園」內的一影一木。那隻魔蟲女什麼來頭,三隻宗老都要走在它的後面。看級別,三隻宗老都不知三隻魔蟲女。可惜,「幽冥神鏡」看不到樓內的景相,不然能了解更多。

次日,天色剛亮,魔邪等收拾停當,向傳送殿走去。到了殿前,遠遠的看到魔君三隻護法和四隻魔女站在殿前。

魔邪與三隻護法見禮后,眾蟲進了傳送殿。

副城主魔恍坐在大殿內,一隻魔宗老急色的進來。「副城主,『魔影三君』走了」。

騰!魔恍跳了起來。「走了?都帶著誰」?

「不知道,四隻魔女都戴著面紗」。

「好,定是魔雨少主出城了,還有誰」。魔恍激動的直轉圈子。

「還有魔邪少主」。

「它們怎麼混到一起」?魔恍披掛完戰甲,又停了下來,疑惑的看向魔蟲宗老。

「聽說魔邪少主招募了三君」。

「是這樣」?魔恍有幾分不解,這魔邪到底是什麼來頭,是魔蟲城有意派來的,還是真的不知道此事,純是巧合。

「去,派人跟著」。魔恍想了想又坐下了,有些事還是不要太衝動的好。

魔邪等蟲者走走停停,傳送了二個月,來到魔蟲域邊城。

「少主,這就是魔關,出了此關,就到了荒域邊緣,這荒域盡頭就是鬼靈族地域,那裡黑暗無邊,很少再有蟲者去了」。魔君帶著魔邪上了城牆,指著無盡的荒原。

這些日子,魔邪從魔君等口中知道了不少荒域的事。

這荒域,之所以為叫荒域,並非真的荒,只是因各族流放的刑奴大多在此,成了魚龍混雜、萬族雜居之地,各族都不願管理,其實也管不了。所以也都不管,命名為「荒域」。

「少主可知道,進入荒域最怕的是什麼嗎」?魔君凝視的遠域,隨口說道。

「大護法,別賣官子快講」?玉兒聽了都著了急。

「這荒域最可怕的是咒潮、螻潮、虻潮。這三潮時常在荒域泛濫,遇到最好遠遠的避開」。

魔邪收回目光,看向大護法魔君。「我們在城中休息數日,準備一些物品,再出發」。

「少主說的是」。

眾魔者下了城牆,向不遠的客棧走去。

小月迎了過來。「少主都已經安排好了」。

魔邪點點頭跟著小月進了亭樓。來了石桌前,從蟲袋中取出火印密封的晶軸。此軸是茹兒和玉兒從魔蟲城帶來的,讓他到魔關后再打開。凝視會兒,魔邪啟開封印。 何歡看著她歡快蹦跳的天真模樣,猶如一個孩童,比起最初的時候那副嬌羞慵懶的樣子,又是大不相同。至於方剛之前的惡魔形態,則更無法聯繫到一起。

他甚至不得不在心裡產生了疑惑。這,真的是同一個人嗎?

他若是知道在王者的面前,陸欣雅表現的又是全然不同的另一個模樣的話,那麼,她先後已表現出至少四種不一樣的性格了。

究竟,哪一種性格,才是真實的陸欣雅呢?

何歡有點不敢去想這個問題。真實的答案,有時候正是人們不願意看到的答案。此時此刻,他寧可就這麼當她是一個天真爛漫的女孩。

她拍著白嫩的小手,純真的笑容在臉上的每一個部位綻放,便連那雙美麗的淺藍色的雙目中,也是笑意滿滿。若說這樣的笑容是一種偽裝,何歡就是被打入十八層地獄里去,也無法相信。

對何歡而言,經歷了這麼多年,這麼多事,今日所見,怕是這一輩子中最為離奇的了。從來也沒有想過,有朝一日,在「露西婭」的這張臉上,可以看見這麼多種不同的表情。倘若是真實的露西婭有這樣的表現,何歡恐怕會直接瘋掉了。

「呃……是啊!我答應了。」本來只是隨口說說,避免對方的疑忌,沒想到一下子陷入略顯難堪的局面。只是,在大概了解到了陸欣雅如此多面的古怪性格后,身處絕境的他,顯然也已無法以自己的想法去行事了。哪怕是想一死了之,似乎也成了一個極其奢侈的事情。

「罷了!愛怎樣,就怎樣吧!」

這般想著,那丫頭竟撲了上來,在他的額頭響亮地「啵」了一下。

何歡還沒反應過來,她已在他的頭頂使勁敲擊了兩下。

「嗡嗡嗡——」金屬被敲擊后的振動聲,響在他的耳膜。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竟一直戴在他的頭上,而他,卻絲毫不自知。

「好吧!那你聽好了,我要告訴你,我準備怎麼做了!」

何歡眼中閃過不可思議的神情,暗想:「這麼快?」

他以為,就算她準備將他的靈魂塞到王者的身軀里,也必然是一件極大極複雜的計劃,不是說干就能幹的。沒想到,她竟然說開始就準備開始了。

******

叢林寂靜。

在幾名生死兄弟的屍身旁,吉爾特盤膝而坐,深邃的雙眼盯著面前這個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陌生人。許久許久,他才終於再度開口。

「這麼說來,你真的不是喬布斯?而是來自地球星的地球人?」

「沒錯。」趙嚴微笑了一下,搖了搖頭。他已經跟對方解釋了很長時間,可是,吉爾特始終無法接受自己最要好的朋友的軀體會被另外一個人的靈魂替代。

「吉爾特大人……」一旁的安娜,忍不住叫了一聲。聯繫到薇薇安身上發生的事,她至少已接受了這個假喬布斯的說法。

「那麼,我的兄弟,喬布斯,他去哪裡了?」看了一眼安娜,吉爾特無奈地以另一種態度去面對面前的這個人。

就算明知對方的靈魂是一個敵人,吉爾特也無法對這個朋友的身軀下手。而況,趙嚴所表現出來的,基本上也都是一片善意。

「這個,很抱歉,我也不知道。」趙嚴端正地坐在青色的大石上,展現著他身上與喬布斯完全不同的氣度,「事實上,我也希望能夠找到我的那些朋友,並且想法離開這個身軀,回到應該屬於我自己的身體里去。我想,當我的靈魂離開的時候,喬布斯應該也就能夠回來了吧?」

吉爾特盯著他的眼睛,看了許久,卻終於不得不妥協,道:「但願如此!」

畢竟,這似乎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了。無論如何,這都比將喬布斯的身軀扔進黑暗塔要好。畢竟,那樣一來的話,雖然得以除去趙嚴這個外來者的靈魂,可是,連同喬布斯的身軀與靈魂,也一同消滅了。這可不是吉爾特樂意看到的事。

趙嚴緩緩點頭,轉對安娜所坐的位置,道:「安娜小姐,據你所說的,已經有一些被其他靈魂佔據的艾克斯星人,被送進了你們艾克斯星管理區域的黑暗塔中,是么?」

安娜連忙道:「是啊!若非是我的好友薇薇安發生這樣的意外,我都不知道這個事情。」

趙嚴沉吟道:「卻不知道,進入這個黑暗塔后,他們還能存活多久呢?」

「這個……我可就不知道了。」安娜看了看吉爾特。

「二十四個小時!」吉爾特咧開嘴,冰冷地笑了笑,道,「你們的運氣還算不錯。這個黑暗塔,是早幾千年前的產物,裡面的魂體分離與靈魂電離裝置尚有些落後。據說靈魂研究所里最新的研究成果已經出來了。不管是魂體分離,還是靈魂電離,都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只是因為還沒有正式投入使用,所以,你的那些朋友們至少還能活二十四個小時。」

說著這些話,他的嘴角不禁抽了一下,看了看安娜。

安娜也正在看他,兩人都明白對方的心裡在想什麼。

薇薇安!

艾維斯的心上人,也在那其中,二十四個小時之後,她將飛灰湮滅。

安娜固是不願好友薇薇安就這麼死去,被艾維斯救過一命的吉爾特,更是不願意這樣的事情發生。

趙嚴自是明白他們的心思,只是,他並沒有說出,關於艾維斯的身軀,其實也已經被何歡佔據的事實。

說出來,更多的可能性,也只是壞事罷了。

他緩緩站起身子,拍了拍身上的塵土,慢條斯理地道:「如此看來,時間非常緊迫。 浴火王妃 真正的算起來,我們可能只有二十個小時左右的時間。」

他在嘴上說的時間緊迫,可是表現得卻是如此從容不迫、不瘟不火的態度。只是,他的心裡,又何嘗不急呢?畢竟,那黑暗塔里的人,大多是他的相識,其中一個,更可能就是他的女兒趙倩倩。

早已坐立不住的安娜,一下子跳了起來,急道:「那還等什麼?我們趕緊找到艾維斯大人他們,然後,大家一起去救薇薇安!」

趙嚴笑了笑,搖搖頭,不慌不忙地道:「不。在這之前,我們先去見一個人。」 安娜聽言,差點一個站立不穩摔倒了。她瞪著圓圓的大眼,不解地道:「幹嘛還要等?時間不是很緊迫嗎?你要去見什麼人?」

趙嚴一面去抱起地上的厚厚的枯枝爛葉,將它們覆蓋在愛德華等已死隊員的屍身上,一面道:「這裡地上的痕迹,你有好好地看過么?你以為,這裡就只有死去的八名小隊隊員而已么?不久前,這裡至少有二三十個人在行動,這其中,當然包括幾名可怕的暗影殺手。可是,卻只有八具屍體。其他的人去了哪裡?」

安娜仍然瞪著眼,只是稍微小了一些,道:「那……自然是艾維斯大人帶著其他隊員逃跑了。」

趙嚴嘿嘿一笑,道:「要是能夠這麼輕鬆地在暗影的手底下逃脫,擁有如此高科技裝備的我們,又何必如此害怕他們?暗影殺手若有意大開殺戒,那麼,橫在這裡的屍體,應該是十九具。你不要告訴我說,是因為暗影殺手突然大發慈悲,心血來潮放了他們一馬。我們都該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吉爾特也站起身,阻止趙嚴繼續去抱那些枯枝爛葉,說道:「我們艾克斯星人,不用你們地球人這麼麻煩。」舉起激光槍,對著地上愛德華的屍身就是一記掃射。

那屍身,瞬間變成了氣體。

趙嚴點點頭,舉起槍,朝著不遠處另一具屍體射了過去。

「所以,你的意思是,艾維斯隊長他們,被那些暗影殺手擄走了?」吉爾特一槍掃中艾倫的頭顱,一面說道。

「沒錯。我想來想去,只有這個可能性比較大。」 重生之霸寵娛樂圈 趙嚴向著較遠處的一具屍體走去。

「可是,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纏綿入骨,總裁大人請留步 那些暗影,到底想幹什麼?」

「這個,誰又知道呢?」

「那你想要帶我們去見什麼人?」

「那個人啊……」趙嚴轉過頭,笑了笑,道,「他……在這個世界土生土長了萬多年,我剛才已去跟他的一個弟子相認了。興許,他會有辦法幫我們去救人。」

「嗯?這麼說,你認識那個人的徒弟?」吉爾特愕然看著對方,有些不能理解。

「難道,你還不明白么?」趙嚴呵呵一笑,道,「這個所謂的光明之都,就是按照我們地球上某個城市的樣子建造起來的啊!你看見的街上的那些人,可都是地球人的模樣。」

「什麼?地球?」身為艾克斯星人,吉爾特怎麼都無法理解,億萬個星球的死神,集聚在黑暗無邊的死亡之星上,為什麼偏偏只有地球如此特殊?

「別問我為什麼,我也不知道這其中的秘密。」

吉爾特半張著嘴,卻終於什麼也沒有問。

安娜緊跟著兩人的腳步,眼見到一具具黑珠死神的身軀被化為空氣,內心深處,竟有唏噓的感覺。但她滾圓的腦袋裡,竟也忽然冒出一個平常不敢冒的想法:「這些黑珠死神額頭裡的黑珠,若不是都被挖走了,那麼,哪怕被我得到一顆,該有多好啊!」想象自己的實力能夠成為黑珠死神,竟也是一件可怕而又美妙的事情。

忽然,一個白色的身影在前方一閃!

暗影!

只是,為什麼這個暗影的身形是白色的?

吉爾特本能地舉起激光槍,對著那邊喝問道:「誰?」

趙嚴已按住吉爾特的槍口,微笑道:「吉爾特隊長,不要緊張,是自己人。」

吉爾特還在疑惑為什麼會見到一個白影,畢竟,印象當中,暗影都是一身黑衣的黑影才是。

不遠處的密林間,白色的人影,方形的臉孔,面帶驚惶之意,匆匆走了過來。

這個地球人的身材,比起艾克斯星人來要高大了接近一倍,來到趙嚴的身前,他伏下高大的身軀,額頭著地,恭敬無比地道:「徒孫段古鐘,拜見師祖。」

趙嚴擺擺手,道:「古鐘,快起來吧!我與你父親的師徒緣份,也只是前世才起。你們兄弟幾個,原是不必對我這般恭謹的。」

段古鐘緩緩爬起,垂手道:「徒孫不敢。」

趙嚴在地球的時候與段古鐘的接觸並不多,但知他看似沉穩的表面下,為人謹慎,行事猶疑。真要讓他跟自己態度隨意一些,他是無論如何也做不到的,因此也只是這麼一說。

吉爾特對著最後一具屍身射過去一槍,回過頭,說道:「趙嚴,你說要帶我們去見的,就是這個人的父親?」

眼睜睜看著眼前的那具艾克斯星人的屍體化為烏有,段古鐘的眼角不禁跳了跳。

「不。」趙嚴微微一笑,道,「我們要見的,是他的師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