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鮑爾默尷尬笑道:“當然當然,我這是非分之想。”

  • Home
  • Blog
  • 鮑爾默尷尬笑道:“當然當然,我這是非分之想。”

話題一轉又道:“其實我這次來是想尋求合作的,不知道虞先生有沒有意思。”

虞博士:“請講,沒有人希望多個敵人。”

鮑爾默:“是這樣的,在PC平臺上現在現在是godson系統賣的最好,但是貴公司實在失策,爲了搶佔市場居然將godson系統白送,這是不是有爲商業原則?”

虞博士擺擺手道:“不一樣,我們的系統是把授權一次性賣斷給了IBM,至於IBM是不是免費我就不知道了,我們自己賣出的產品定價也不低啊。至於微軟,你們不也是這麼做的嗎?”

鮑爾默:“嗯,我瞭解了一下viewsoft的產品,除了一個godson系統之外,似乎只有一個c編譯器,產品線太短。不知道是不是viewsoft資金緊張,如果有這方面的需要,微軟可以盡全力相助,投資是沒有問題的。”

虞博士哈哈大笑:“資金什麼的多了不敢說,幾千萬還是有的,正是有勞比爾先生掛懷了,至於投資之類的事情,還得我頭上的大股東作主啊。”

鮑爾默不死心,繼續說道:“也許貴公司的資金沒有問題,但是技術呢?看看viewsoft的產品就知道了,區區兩個,實在少的可憐。我們微軟可是有十幾個產品,都正當紅,只要viewsoft願意,我們可以將這些產品移植到godson上面。”

虞博士奇怪了:“你們移植軟件到godson系統上,是不是我們要付費用啊?”

鮑爾默:“這個可不是免費的,godson系統上有了我們的軟件,可以大大提高godson的知名度及銷量,自然要付費。”

虞博士哭笑不得,沒想到天下還有這麼無恥的說法,只好推辭了微軟的好意:“這個你們最好和IBM去談,我們只是軟件公司,godson還不值得微軟青睞,可能會對貴公司的程序產生不必要的不穩定因素,我建議你們的程序還是在dos下運行的比較好。”

鮑爾默如何聽不出虞博士話裏的含義,只是形勢比人強,微軟沒有任何籌碼和別人玩。

無論是資金、技術還是市場,viewsoft都佔了絕對的優勢,viewsoft有着充足的理由無視微軟。

鮑爾默無法,只好起身告辭,尋思着怎麼給比爾一個說得過去的報告。

IBM的pc機自從配上了godson系統,銷量那是節節攀升,原本的組裝工廠產能很快就不能滿足市場需要,生產計劃就快排到年底了。

奧佩爾笑逐顏開,埃思裏奇更是樂得合不攏嘴,隨即加開工廠,大批的零配件源源不斷的運到車間,兩個月之內pc的產量就飆升到了13000臺每月。

IBM的強勢出擊很快就引起了美國國內其它公司的注意,幾乎人人自危,奔走相告:怪獸來了。

正當微軟公司的幾員大將各施其能,努力尋求解決辦法的時候,蘋果也坐不住了。

蘋果公司是78年憑着蘋果二代發達的,公司上市之後更是坐了火箭,幾乎霸了美國微機市場的一半。

進入16位時代之後,蘋果接連出了幾個昏招,開發出的新品無一不是垃圾,除了死忠幾乎沒人買。因此,蘋果其實還是憑藉着五年前發佈的蘋果二代賺錢。

蘋果二代熱銷就是憑藉着第一次將計算機和辦公結合在了一起,統一的操作系統和videoform功不可沒。

可是蘋果二代用的畢竟是8位cpu,性能不足,只是憑藉着早期積累的市場和軟件在吃老本,因此IBM使用dos的時候還不覺得有啥威脅。

現在IBM居然同樣使用了天行同源的godson,也就變相擁有了蘋果五年來辛辛苦苦開拓的軟件市場,不費吹灰之力即接受了這塊大蛋糕,總裁喬布斯自然很緊張。

喬布斯本來對IBM的進入滿不在乎,因爲他手裏還擁有一些新一代的產品,因此後來還在報紙上做廣告高調了一下。

蘋果公司開發的機器是個封閉的系統,所有的東西幾乎都是他們自己研發的,所以喬布斯的利潤充足,但是傲氣也是十足。

videoform的大流行沒有帶給蘋果任何的好處,只是機器銷售上多了數字而已,因此蘋果耿耿於懷。

眼紅電子表格程序的利潤,蘋果高層重新定位,集體決定開發專業的商用機器蘋果三,自己寫操作系統,鉗制那些第三方軟件商。

新機器很快出來了,操作系統也由蘋果的技術人員編寫,要命的是居然和蘋果二上面的天行不兼容。

更要命的是蘋果打的如意算盤,它居然還向那些軟件公司收取權利金,這可是曠古奇聞。就比如沃克出品的videoform電子表格軟件,必須每套付給蘋果10美元才能被預裝到機器上,因此沒有廠商願意爲它寫程序,就連沃克也拒絕了蘋果這個無理的要求。

新開發的蘋果三如同垃圾,鉅額的開發費用和廣告營銷費用血本無歸,公司的利潤完全由老舊的蘋果二代提供。

IBM-PC的熱銷進一步擠壓了蘋果的生存空間,喬布斯這才慌了神,他明白只有軟件纔是機器的靈魂,可是godson好死不死的居然能夠運行蘋果機器上的程序,這纔是最致命的。

形勢所逼,喬布斯不得不親自拜訪了一下這個幾乎瞬間扭轉了局勢的viewsoft公司。

虞博士接到了預約倒是感慨無限,他和喬布斯也有一面之緣。

當年虞博士從英特爾辭職下海創業,開辦了videobrain公司,就曾經見過了喬布斯,不過喬布斯估計也不記得他了,那還是1978年的事。

那時的喬布斯和虞博士同樣剛剛進入微機市場,只不過二人的理念不同,一個堅持程序員爲主體,一個卻主推家庭電腦,結果卻是雲泥之別——蘋果成了美國最大的微機廠商,而虞博士卻差點破產。

只是短短四五年的時間,形勢卻又如此不同,正是造化弄人啊。

“你好,我是蘋果公司的喬布斯,很高興能見到你。”年輕人和虞博士握了握手,自我介紹道,絲毫沒有以虞博士爲東方人爲奇。

眼前的年輕人彬彬有禮,實在不像傳說中的那麼不修邊幅,不過那一頭長髮還是很惹眼。

幾年前的印象已經有點模糊,虞博士怎麼努力的想也想不起來。

坐定之後,虞博士道:“你好,喬布斯先生,我們還是老相識啊。”

喬布斯愕然,自己什麼時候和他見過?

虞博士笑道:“麥金納還好嗎?我也曾經在英特爾做過。”

麥金納是硅谷當時有名的行銷顧問,曾經在英特爾和虞博士共過事,兩人很熟悉。虞博士創業時還曾經找過他幫忙,無巧不巧,喬布斯在當時也風聞麥金納是高手,聘請其做蘋果的顧問,麥金納也就同時爲兩家公司服務。

喬布斯笑道:“原來您認識麥金納先生啊,真是巧啊,這是他現在已經另某高就了。”

虞博士感慨道:“老朋友了,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喬布斯先生,您這次來有什麼事情嗎?”

“是這樣的,不知道viewsoft有沒有興趣給蘋果的下一代計算機提供軟件系統。”喬布斯長話短說,完全沒有拐彎,“我知道,蘋果二上面的天行系統也是你們的產品吧,我一眼就看出來了,沃克那個傢伙還沒有這個實力開發這麼完美的產品。”

“喬布斯先生不愧是專家啊,不錯,的確是這樣的,我們也很樂意和蘋果這樣的公司合作。但是不知道蘋果有什麼要求,我要看看短期內有沒有人手,因爲我們還有個大客戶IBM公司的任務。”虞博士故意擡出了IBM,總能加點籌碼。

“IBM不是一個微機廠商,他們完全沒有創造力,就連產品都是鐵塊。”說起IBM,喬布斯有點氣極敗壞,完全沒有了當年打廣告歡迎IBM的氣度,“他們的dos系統是垃圾,一點美感都沒有,說實話,如果不是你們裝上了godson,蘋果二都可以打敗他們。”

虞博士笑笑,沒說話。

喬布斯:“雖然我們是老相識,只是相見恨晚,如果viewsoft能夠早一點和我們接觸的話,說不定可以得到更多的利益,不是嗎?”

虞博士笑道:“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智者都會把眼光放在前面。說說你的計劃吧,興許我們現在就可以合作。”說完走到了櫃子前,“咖啡?白蘭地?”

喬布斯:“白蘭地,謝謝。”

虞博士倒了兩杯白蘭地,遞了一杯給喬布斯。

喬布斯沾了一口,放鬆了精神,忽然嘆了一口氣:“我失敗了!”

“蘋果三代是個失敗的機器,枉費了我的一番期待,我承認它的設計有問題,是我的完美主義毀了它,導致蘋果三不能”

虞博士端着酒杯,靜靜的聽着。

“但是我絕對不承認完美主義是個錯誤。”喬布斯激動起來,“我的夢想就是製造一部獨一無二的機器,讓所有普通人可以簡單的操作。”

虞博士舉杯致敬:“你的理想的確很偉大,只是這個操作起來很有難度,我還想不到有哪種機器可以做到這一點。”

喬布斯道:“有的,你不知道我有多震撼,沒有親眼看到的人是不會相信的。”

喬布斯如囈語一般的訴說了他的經歷。

那是79年末的一天,當時的蘋果還沒有上市,但是已經顯露了王者之相。人人眼饞這個上升的新星,紛紛想對其進行風險投資,其中就有施樂公司。

施樂公司是個老牌的辦公用品供應商,其最著名的就是複印機。施樂手下有個研究機構PARC(帕洛阿託研究中心),在硅谷很有名氣。

PARC坐落於斯坦福大學不遠處的一個院落裏,其主要任務就是開發一些只有未來才用得上的技術設備。

高層的管理有點奇怪,提供充裕的資金,僱傭了一大幫天才學者,放手讓他們做想做的事情,完全不加干涉,但是卻從不將這些學者的驚天動地的發明作爲商品發佈,簡直不可思議。

至於這些說不清是瘋子還是教授的學者們發明了什麼驚天動地的東西呢,說說就知道了:比如點一下就能下拉的菜單,比如點一下就能運行程序的圖標,比如激光打印機,比如以太網等等等等。

幾乎我們現在電腦裏用到的所有東西都是從那裏出來的,因此PARC號稱神巢也不爲過。如果當時施樂能夠將這些研究成果商業化,其它的廠家不敢說,微軟是肯定不存在的。

因此在技術人員眼裏,PARC就是一個夢幻般的存在,然而施樂公司卻將其捂的嚴嚴實實,一絲一毫也不泄漏。

喬布斯好奇心很重,接着施樂投資的機會要挾,要參觀PARC,並聲稱君子坦蛋蛋,小人藏雞雞。

施樂無法,只好答應這幫流氓可以去PARC“看一眼”,因爲PARC的專家認爲,這些傢伙肯定都是一些黑客,根本不可能理解計算機科學。 喬布斯精心挑選了幾個蘋果的技術精英,還有拉斯金和阿特金森倆自告奮勇的。拉斯金是個技術天才,當時正在開發Macintosh項目,他的目標似乎和虞博士當年的videobrain有點相同,就是開發一個價格低廉完全兼容的計算機,更像一臺家用電器。他從斯坦福的幾個同事那裏聽說了PARC,於是向喬布斯申請同去。

至於阿特金森則是拉斯金的一個斯坦福的學生,一頭紅髮說話輕柔,主攻編程語言,是拉斯金拉來爲蘋果開發Pascal語言的。他當時的任務是爲蘋果設計下一代高性能電腦Lisa設計圖形,只是當時的計算機業界都被命令行統治,與圖形相關的技術寥寥無幾。阿特金森翻遍了文獻也只找到了PARC發表的幾篇關於正在進行的研究報告,據說已經可以使用圖形控制計算機在屏幕上顯示程序,因此也要求開開眼界。

一行人來到了聖地PARC,接待他們的是PARC的一個普通研究員。

雖然被允許參觀,其實也就是有限的演示。蘋果的精英們被帶到了一間封閉的房間裏,裏面只有大屏幕和鍵盤,還有一個奇怪的東西。

“這是什麼?”喬布斯比較好奇,一個方盒子還帶着一根線纜。

“別動!”那個叫特斯勒的研究員叫道,心中十分厭煩這個工作。在他看來,帶着這一羣鄉巴佬來看演示絕對是浪費時間。

喬布斯訕訕的放下了手裏的玩具,尷尬的一笑。

“宣佈紀律。”特斯勒輕蔑的說道,“不能走出這個房間,不能喧譁,有什麼想法請回去說,在這裏不能討論,我會做10分鐘的演示,你們可以有半小時的實際操作的時間,到點我會領你們出去,不得允許不能宣傳你們看到的一切。”

說完特斯勒按了一個按鈕,啓動了機器,開始自顧自的操作起來。

喬布斯和手下的精英們面面相覷,心中感慨大神就是牛啊,說出的話都是這麼的霸氣四溢,只不過不知道有什麼真才實料。

但是很快蘋果精英們就服氣了,完全想不起來自己還有什麼爭勝的念頭,因爲下面他們看到了一幅幾乎只有在科幻電影中才能看見的場面。

大型顯示器上面切換着一幕幕的圖形,白色背景下,黑色的文本被襯托的分外奪目。

蘋果精英們第一次看見了什麼叫圖標、什麼叫視窗、什麼叫菜單、什麼叫字體還有啥叫剪貼命令的字處理程序,簡直眼花繚亂,太神奇了。

最最意外的是,那個奇怪的方盒子居然還有那樣的妙用,特斯勒管那個叫老鼠,喬布斯深以爲然,這的確是個精靈,靠着這個老鼠居然可以控制屏幕上那自由活動的標記,果真如同老鼠一樣的靈活。

蘋果精英們目瞪口呆的看着特斯勒這個魔術師用鼠標完成了所有工作,除了打字,幾乎不用鍵盤,驚的連口香糖掉下來都不知道。

如同孫猴子進了水簾洞,正是別有洞天啊,喬布斯興奮地在後面亂走,嘴裏不停的念咕着什麼,眼睛則是盯着屏幕沒有動。

至於其他人更是失態,阿特金森仔仔細細的觀察每一個圖像元素,幾乎把眼睛湊到了屏幕上,鼻子距離顯示器最多也就兩英寸。

拉斯金則站在那裏說不出話來,看到的一切簡直顛覆了他心目中計算機的概念,一切似乎離經叛道,但是又顯得那麼理所當然,彷彿本該如此。

也不知過了幾分鐘,喬布斯忽然停下了走動,撲到屏幕前對特斯勒大聲問道:“這是什麼計算機?”

特斯勒周圍被蘋果的人夾住了,坐的實在不舒服,那個可惡的紅頭髮更是離譜,居然把他那個大頭擋住了屏幕,特斯勒索性站了起來讓開座位。

“這是我們PARC最簡單的計算機,我們管它叫Alto。”特斯勒不想和這些傢伙多說一句話,不過看到他們這麼神魂顛倒還是略有點自豪感的,雖然他們做的一切外界都不知道,但是無疑PARC的東西是最先進的。

喬布斯幾乎要把頭髮薅下來:“最簡單的……哦上帝阿,你們爲什麼不用這個機器做點事情?這是最棒的!這是一場革命!”

這幫精英們的理解力是異乎常人的,看了特斯勒的操作就完全領悟了。他們爲蘋果開發新系統Lisa,整天想着就是怎樣使得普通人能夠毫不費力的使用電腦,但是卻只有一個模糊的概念。

看了這個名叫Alto的機器之後大家都明白了,就是它了,應該是這樣的。

特斯勒宣佈下面是自由活動時間,蘋果精英們立即一擁而上,搶着來之不易的操作體驗。

只是機器只有一臺,輪不到的人只好圍着特斯勒問這問那,而喬布斯則似乎還在顛狂狀態,依然不停的在室內打轉。

“你要這樣理解,那個計算機通過一系列的點,PARC的人稱之爲像素,就用這個組成了一系列的圖像。而鼠標只要往上面一點就可以啓動程序,很神奇。”喬布斯努力的向虞博士複述着他在PARC看到的一切,生怕虞博士不能理解。

不過,虞博士也確實是如墜五里霧中,對什麼圖標什麼鼠標之類的沒啥概念:“我大致能瞭解你的意思,你要我們做什麼?”

“PARC那幫傢伙都是變態,守着金山卻不肯示人,只要把他們那裏的東西拿出20%,現在的計算機軟件市場絕對不是這個格局。”喬布斯激動起來,握緊了拳頭,“不過這也給我們機會,我需要這麼一個系統,我要製造一個比PARC更好用的機器。”

虞博士思考了一下:“這個領域我們沒有介入過,你說得是不是像videoform那樣的有菜單的界面?要是那樣我們倒可以試一試,不過我對軟件技術不是太瞭解,還得諮詢一下我們公司的技術人員才能給你確切的答覆。”

喬布斯:“這樣阿,那還得請你快一點,我可等不及了。”

虞博士道:“這個沒問題,我會盡快給你答覆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