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黎干與劉嵩呆然對望。

  • Home
  • Blog
  • 黎干與劉嵩呆然對望。

放了赤心?皇上吃錯了什麼葯?皇上難道忘了君棄劍人在長安?忘了葯羅葛

移地健不敢惹我大唐的北武林盟?為什麼還要忍讓赤心?

「怎辦?」黎干說,這話是問人、也是自問。

今日的皇上看來脾氣雖大,卻非神智不清,皇上的旨意是要放了赤心,他們

應該照辦吧?

劉嵩怔怔的望著李豫離去的背影,已消失門廊一方的背影,道:「先關著他

吧……或許今日皇上正巧心情不好,咱們明日再來問。」

黎干點頭稱是,也只能如此了。

他們不知道,無論再等多久,李豫都不會答應殺了赤心。

李豫回到寢宮,摒退左右,一個人怔怔的望著一張信箋發傻。

這信便是今日他醒來時,莫明奇妙在枕頭上發現的,幸虧昨日他喝得大醉,

並未有任何后妃侍寢,否則就泄底了!

信的內容說長不長,僅僅六行字而已,但每一行都教他觸目驚心!

頭叄行,分別寫著叄個日子,叄個看來毫無關連、毫無意義的日子,李豫的

頭一個反應也是莫明奇妙,但再看到第四行,他忽然明白了。

第四行是一個法號:廣澄。

這正是十年前他所鞭殺的那名女尼!

為什麼要鞭殺這名女尼?常人都會以為,此尼冒認皇后。實際上呢?那就只

有李豫自己知道了。

李豫醒來時,看到這封信,頓時流了一身冷汗;如今再看,全身發顫!

這封信原來關係到天底下最大的秘密!一個應該只剩下李豫曉得的秘密!

對方如今是明擺著:如果你不照我的要求作,我就將這秘密公諸於世。

信里沒有明言威脅,可李豫是明白人,他感受到威脅。

要求是什麼?那在第五行,很簡單,要他放了赤心。

初見此要求,李豫喜怒參半:喜的是,這要求並不算難;怒的是,對方居然

如此狂妄無禮,以為可以指使堂堂的大唐天子?

對方是誰?第六行,兩個字。

仲參。

仲參這個人是誰呢?李豫不曉得,但他不是第一次接到仲參的信了。

幾個月前,仲參也曾送信來,信里言明:君聆詩已至長安,可將諸葛靜遺女

托之。李豫毫不猶豫的立即宣旨召人入宮,當面向君聆詩表達了『四水匯聚.謂

之涵』的機關密語。這算是讓李豫作了一件好事,他頗開心,對於仲參這沒聽過

的名字,李豫以為那是君聆詩的朋友。如今一看,不像了,若是君聆詩的朋友,

為何要放過赤心?而且,仲參這傢伙又曉得天字第一號的大秘密,他到底是誰?

李豫最終決定照辦,但他不會傻傻的束手待斃,他不能留著一個知道大秘密

的人還活在世上!否則,廣澄又何必要死?李豫當場將這封天外飛來的信箋燒了

,將灰燼踢進床底下后,他立即呼喚來人。

話聲未落,魏知古即亦步亦趨的進了寢宮,李豫道:「查出來……一定要查

出來!把仲參這個人查出來,我要知道仲參是誰!」

魏知古聽著,有點兒莫明奇妙:仲參是什麼?那是人名嗎?哪有這麼奇怪的

人名!但皇上的命令不容違抗,仍然應聲是,到外頭吩咐去了。

李豫萬萬沒想到,當年天棄鬼才稀羅鳳為了與唐協攻雲南,第一步就是獲取

情報,於是讓他的右手:號稱『雲南第一探子』的阿沁調查了一切有關唐朝的消

息,自然也不會放過這種宮闈秘辛。阿沁調查到的所有消息,當然不是全由她自

己親自查來的,她手下有八百探子,遍布全國各地,這八百探子組成的情報網,

讓阿沁無所不知、稀羅鳳也就無所不知。

在稀羅鳳與阿沁死後,仲參將八百探子召回,從中挑選出一名佼佼者任為心

腹,也就是他的『六大護衛』中的一名。 入暮知歸途 八百探子原本從屬於阿沁,如今從屬於

仲參,所有屬於阿沁的情報、秘密,這一切也屬於仲參了。

任何人都沒有想到這一點……

或許君聆詩想得到,但是,君聆詩呢? ?仲參喝了口茶,很悠閑、很愜意,似乎他什麼都沒作,千裡外長安城的李豫

正暴跳如雷,便如與他一點干係都沒有。

其實仲參心裡很得意,十分得意,他幾乎要笑出來了!但是他沒笑,因為他

想勝過自己的父親,勝過被武林道上視為神、不可越的『天棄鬼才』稀羅鳳。

他的父親總是很平靜、也很平淡,稀羅鳳就在平靜的平淡中,玩弄天下群雄於彈

指之間。如果仲參想勝過他的父親,就不能為了這一著的成功洋洋自得。

仲參放下茶杯,眼望面前的二男二女 ̄那是四個倭族人,即是栗原苗、栗原

輔文、神宮寺流風、堀雪。

流風與雪都穿著漢人的布衣,栗原姐弟仍然一身黑衣、黑布蒙面。

與仲參的閑適成為對比,流風、雪二人頗懷不安,從表情就可以解讀;栗

原姐弟沒有露出面孔,但也可以看出他們緊皺眉頭。

仲參很自在的看著他們,他注意到流風、雪、栗原輔文彼此對望一陣之後

,最終都將目光集中在栗原苗身上,一如當初在山陽縣時一樣……

仲參笑了,因為他確實的感受到對方的疑惑,這讓他產生了優越感,一種讓

別人摸不透的優越感,就如同當初的稀羅鳳一樣。這代表,他愈來愈接近自己的

父親了,怎不讓他高興?他開始在心裡回想自己的種種所為,想與稀羅鳳作個比

較……

他的第一步,是雙方面同時進行的。他探出了神宮寺流風的山陽之行,結果

是中毒而返。中毒的人不能遠行,自然得留在山陽縣內休養;且中毒必須療毒,

免不得需要買葯,山陽縣內便只有縣城有葯,於是他便在山陽縣城裡等。果然

有次遇到了栗原輔文去山陽縣城買葯,他便大大方方的向栗原輔文表示自己能治

好流風,栗原輔文將信將疑,但還是帶著他回到了落腳的地方。他醫好了流風的

毒,不用藥,只用一根手指,純以內力驅毒。這是四個倭族人都不能懂得的高深

技巧,自然讓他們嘖嘖稱奇。由此,他獲得了倭族四使的尊重。於是,他在他們

面前戳破了屈兵專準備暗聯君聆詩、集結南武林人力,在海岸邊殲滅倭族軍馬的

yīn謀。當時,栗原輔文、流風、雪都不能盡信,都看著栗原苗。因為,栗原苗

才是這個小組的行動決策者。

他的說詞十分合理,沒有破綻,因為那是他暗地觀查許久才得出來的結論,

自然不會有錯!但倭族與屈兵專的關係比眼前的他要來得深厚,栗原苗最終還是

半信半疑,他也不急著要他們信,很瀟洒的走了。

跟著,他找上了漢鄂幫的李定,此時二十一水幫聯盟剛剛成形,身為江南最

大水幫的幫主、又掌握了長江水運最扼要的鄂州,李定形同半個盟主。他告訴李

定:你們可能很怕雲夢劍派,但我不怕;你們可能很敬重君聆詩,但我不敬。因

為,我比雲夢劍派更有勢力、比君聆詩更有才能!

李定自然不信,於是他當場與李定打了個賭:當時天下叄坊已開出賭盤,一

致認定君棄劍與雲夢劍派是廬山集英會最有勝算的組織,蒲台、唐門、青城等派

門等而次之,若是他能令這些派門以外的人奪◇,李定便相信他比君聆詩、比雲

夢劍派都還要強。李定自然不曉得,當時的唐門、青城,早已被中庸打得心服口

服,唯仲參之命是從了。

他跟著再回頭找上倭族四使,告訴他們,只要他們能在廬山集英會奪◇,他

便能收服二十一水幫聯盟,收服了二十一水幫聯盟,等於掌握整個長江動脈,一

旦掌握長江,進可溯漢水直逼長安、退可依江割據半壁江山!他說完便走了,給

他們一晚的時間考慮。當晚,四人中最知漢史的雪從東吳開始說起,說到南北

朝時期的東晉、宋、齊、梁、陳,都是靠著長江天險抗拒北方。其中東晉大將桓

溫,便曾經溯漢水而一度收復洛陽。栗原苗在此作了分析:二十一水幫聯盟,在

整個大唐都是舉足輕重的組織,如果有了二十一水幫聯盟的配合,倭族軍馬甚至

不必在海岸登陸,可以沿長江一路直接攻進大唐腹心地帶!況且倭族軍馬遠渡重

洋而來,至大唐領土時,勢必兵疲馬倦,若在海岸登陸時果真受到偷襲,只怕毫

無還手之力,若果能得二十一水幫聯盟支援,在入長江之後,溯江一段由眾水幫

漢子代為cāo舟,倭族軍兵趁機休生養息,登陸作戰自然勝算大增!此事使得四人

心旌動搖,栗原苗開始覺得,與仲參合作,比與屈兵專合作來得有利。

隔rì,仲參再度登門造訪,栗原苗請他詳細解說,他才具體的向他們述說完

整的計劃:聯合回紇、吐番、雲南、倭族四路軍馬,分別以長江、湘江、以及昔

rì楚漢所划的鴻溝為界,四國瓜分唐土。其中雲南進入中原,必經巴蜀,但巴蜀

從在野的青城、唐門,到在朝的崔旰,都已經被他收伏;吐番連年進兵靈州,來

去自如,也無問題。僅餘兩個難點:一是倭族軍馬登陸的時機與地點、二是北方

有個皇甫望嚇阻了回紇。若能收服二十一水幫聯盟,則倭族部份的問題即可解決

,這是十分明顯的。他說出了自己與李定所打的賭,更當場給了他們一個藥方,

這是他向葯泯要來的,創製者是葯泯的師父、昔rì的『雲南第一殺手』喀魯。葯

調成之後,他親自先服,然後示範。他站在十丈外用一顆小石子向一棵大樹投擲

,石子已經擊在樹上,栗原苗等人才剛剛見到他舉手而已,他們傻住了。

此葯具有奇效,無庸置疑。但流風不願服藥,執意要光明正大的與君棄劍決

勝負! 冷血軍妻,撩你沒商量 他也不勉強,另教給流風一式與一套刀法,分別名為『真空刃法』與『太

刀亂舞』。流風也果有武學天份,不僅在短時間內學會了,更加以融會貫通,修

成另一套絕學,名為『翔刃』。

所謂『真空刃法』,原是拜月秘術中的一式刀法,說得更簡易點,這套刀法

即是『斬斷大氣之刀』,不單純靠內力發出無形刀氣,而是藉著刀鋒的極速揮舞

,在空氣中產生真空狀態,遠送攻敵。被真空刃傷及的人,傷口雖深,但見血不

多,常使人身受致命重傷而不自知。十五年前的段鈺,也曾被巴奇以真空刃重

創右肩,再也無法使劍,才與其師祖互相參詳,練就了蜀山創派從來無人可以練

成的絕學:能御天地萬物之氣以為己用的『勁御仙氣』。

於是在廬山集英會上,栗原姐弟靠著『斷光』,瞬間便將二十一水幫聯盟的

二十五名jīng英打下山去;神宮寺流風也用師傅託人越洋送來的名刀『影秀』使出

真空刃法,配合著太刀亂舞,幾乎當場將君棄劍亂刀分屍、也打敗了曾遂汴。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