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黑暗中走出了一個身影,站到了她的面前:「好久不見,我的好妹妹。」

  • Home
  • Blog
  • 黑暗中走出了一個身影,站到了她的面前:「好久不見,我的好妹妹。」

黑色的斗篷下,傳來了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聲音。

南安寧的一張臉露了出來,嘴角還掛著陰險的笑容。

南安瑰有些吃驚,沒想到這個女人會主動來找她。

南安瑰不動聲色的往後退了一步,依舊淡定。

「南安寧,你母親的死,我想和你應該有關係吧!」

「對,就是我!」南安寧坦然的承認,冷笑著欣賞著此時此刻南安瑰的狼狽不堪的模樣。

「為什麼!」南安瑰實在沒想到,畢竟是親生母女,為什麼她就可以捨棄自己母親的性命來換取自己的榮華富貴呢?

在獄中的這幾日,南安瑰知道外面的進展一點都不敢,衙門的人根本找不到關於雷莉的死的一點點線索。

那個時候開始,南安瑰就已經開始懷疑南安寧了,這會不會本身就是一個她自導自演的故事。

南安寧卻冷笑著,像是一個入了魔的人:「你問我為什麼!」

「呵呵,你好意思問!」南安寧突然揚起頭,淚水開始在臉上滑落下來,控制不住如同雨下。

她緩緩地說道:「若不是因為你,我們母女二人何至於落得如此下場?」

說這話時,她眼中迸發出強烈的恨意,眸子也瞬間變得猩紅,她死死的盯著南安瑰,好像下一秒就要把她撕碎。

南安瑰沒有說話,也沒有任何的恐懼。

南安寧又繼續說道:「母親為了我,甘願赴死,她只是希望我能回來,回來親手把你推下地獄。」

南安瑰終於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後果,雷莉也算的上是一個好母親,她為了南安寧,也是這場計劃中的計劃者。

怪不得衙門的人根本找不到線索,雷莉是自殺,又如何去找真兇。

她們吧印有南安瑰名字的手帕丟在那裡,可謂是一舉兩得。

南安瑰嗤笑:「沒想到你們倒是狠心的人!可卻沒想到,閆繆雨會一直護著我,所以,我到現在還活著!」

提起閆繆雨,南安寧更是生氣,每次南安瑰落難的時候,他都出現把她,憑什麼?憑什麼!

「南安寧,你不得不承認,我就是比你厲害,即使身陷牢獄,我一樣可以活的自由!」

南安寧沒想到南安瑰聽到真相后居然還是這麼淡定,心頭猛然一顫。

南安寧手裡握著一個匕首,一步步的走向南安瑰,她要做的就是替母親報仇,因為南安瑰,南安寧的日子過得生不如死。

她曾經以為自己才是丞相府的大小姐,身上都是光環,但南安瑰的出現,打破了她的夢。

那樣的日子,再也沒有了…

她這一輩子已經被南安瑰毀了,所以,只有殺了她,才能解心頭之恨。

那個被世人寵愛,可以刁蠻任性,被人稱之為傾國傾城的日子,都不見了!

只有南安瑰死掉,這一切才能從頭再來!

「南安瑰,你去死吧!」手起劍落,只聽到嘶的一聲,在長夜中劃破了一道裂痕,匕首入體的時候,聲音顯得清脆響亮。 隨著南安寧把匕首拔出來,鮮紅色的鮮血噴涌而出,滿地的血色。

牢房內瞬間瀰漫著濃重的血腥的味道,幾乎令人窒息。

南安寧瞪大了雙眼,看到眼前的男人,整個人震驚不已,匕首咣當一聲掉在地上。

南安瑰看到擋在自己面前的男人,一點點的倒下,張大了嘴巴,只覺得在這一刻心痛的無法呼吸。

「閆繆雨!」幾乎用了全身的力氣叫出了他的名字。

閆繆雨剛才出去的時候,才想起懷裡的糖酥餅沒有給南安瑰留下,所以折返回來。

剛到門口就看到南安寧一把匕首馬上要落在南安瑰的身上,一個衝刺擋在了她的面前。

看管犯人的士兵聽到這邊的聲音,趕緊跑過來,看到了眼前的一幕,嚇得都要尿褲子了。

「八王爺!」士兵大喊一聲,趕緊叫其他人過來幫忙。

南安寧低頭看著手上的鮮血,還在震驚之中沒有反應過來。

她要殺得明明就是南安瑰,可是為什麼閆繆雨會突然衝出來!

知道士兵把她捆住,大聲的呵斥她的時候,南安寧終於知道,她完了。

她刺殺了當今的王爺,即使是南崇明也無法保她了!

閆繆雨身受重傷,被侍衛們緊急送到了太醫院,南安瑰渾身是血,眼裡都是慌張。

南安寧的嘴角噙著笑意,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

丞相府,南崇明正在睡覺,卻突然被一陣敲門聲吵醒,南崇明皺著眉頭,不滿的大聲呵斥:「大晚上的有何事?」

外面的奴僕站在大雨里,哭喊著稟報:「老爺,不好了,出事了,八王爺遇刺,如今生命垂危。」

南崇明瞬間從床上坐了起來,披上了一件外套,開門就看到了外面的倉皇大雨。

他大聲的詢問:「八王爺遇刺,為何來通知老夫?」

那奴僕小心翼翼的回答道:「可是行刺之人就是大小姐啊。」

南崇明如同被雷擊中,整個人站不住趕緊扶著門框,一張老臉皺在一起,不敢置信的又問道:「你再說一遍!」

一定是雨聲太大,他聽錯了而已。

「是大小姐,南安寧,她現在已經被送到大理寺了!」

咣!南崇明腿徹底軟了,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神放空。

奴僕趕緊跪下扶他起來,南崇明卻已經渾身僵住,沒有力氣站起來。

刺殺皇族血脈,可是株連九族的大罪啊!

……

漫天的雨水打在她的身上,南安瑰跪在地上,任冰冷刺骨的寒風襲遍全身。

「南安瑰,你身為罪犯,本就該買牢獄之中,現在卻一直跪在皇宮裡,你不要命了?」

皇帝身邊的大太監語重心長的勸說。

自從閆繆雨被送到太醫院裡,南安瑰就一直跪在太醫院的門口,怎麼都不肯離去。

皇帝現在滿心都是擔心閆繆雨的傷勢,根本無暇顧及南安瑰,但是如果閆繆雨真的有什麼事,皇帝那個脾氣一定是讓南安瑰陪葬的。

所以,李公公也是好意。

南安瑰搖了搖頭,她的胸口劇痛,火辣辣的疼。

她要在這裡陪著閆繆雨,他是因她而受傷,衣服上還沾染著閆繆雨的血。

她不知道跪了有多久,只知道無數的太醫出來進去,臉上都掛著愁容。

八王爺遇刺的事情一瞬間被傳開,天也開始變亮了。

雨勢減小,南安瑰抿了抿嘴唇,已經感受不到下肢了。

她心中只能祈禱著閆繆雨能夠快點醒過來,快一點,再快一點。

「老天爺,求求你,不要這個唯一愛我的人帶走,不要!」

沒多久,身邊一個顫顫巍巍的人影突然從遠處跑過來,一下子就跪在了她的身邊。

不用轉頭,也知道這人是誰。

「皇上!皇上!是微臣教子無方,才釀下大錯還請皇上責罰!」

南崇明老淚縱橫,此刻跪在門外一直磕頭,他身上衣服凌亂,看得出應該是沒心情好好穿戴了。

南安瑰也不看他,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前方。

南崇明似乎這才注意到南安瑰,他生氣的大喊道:「南安瑰,都怪你,你就是個喪門星!」

「……」

「要不是你的話,你姐姐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來?」

事情都已經到了這地步了,南崇明居然還在把所有的錯都怪在南安瑰的身上。

南安瑰冷笑,心中是無限的絕望。

有父如此,此生諸多遺憾。

陸續的,太醫院裡面來了各路王爺,都來探望閆繆雨的傷勢。

又過了兩個時辰,太醫院最有威望的蒙太醫終於走出來,跪在地上:「回皇上,回各位王爺,八王爺已經無大礙了。」

眾人聽到后都舒了一口氣,特別是南安瑰,一顆心終於放了下來。

手心因為剛才緊張,指甲都深深地嵌了進去,如今都是傷痕。

「但是…」蒙太醫緊接著猶豫著說道,「王爺傷的很重,雖然說撿回來一條命,可是他醒來后,很有可能我身體的某個部分會有異常。」

現在沒有人知道他醒來后的樣子,不過王爺還活著就好。

皇帝看著跪在地上的南安瑰和南崇明,低沉著聲音說道:「你們兩個,跟朕去御書房,」

南安瑰是被丫頭扶起來的,跪了這麼久,腿腳都麻木了。

御書房內。

砰!

皇帝猛的拍了陪桌子,南崇明已經嚇得跪下了。

「皇上,老臣,冤枉啊!」

北海皇帝冷笑著:「你的女兒都敢刺殺王爺了,你們下一步是不是就是朕啊!」

南崇明嚇得連連磕頭:「老臣不敢,老臣不敢!」

南安瑰一直跪在那裡,沉默不語。

「南安瑰,你告訴朕,事情的經過!」

閆繆雨為什麼會受傷,南安寧又是怎麼進去的?

南安瑰一五一十的把牢中的事情都說了出來,也說了關於雷莉的死的事情。

南崇明一臉的震驚,他大聲的反駁著:「不可能,她怎麼會自殺!」

「難道我承認我殺了雷莉,就是你最滿意的答案?」南安瑰的幾句話,讓南崇明都回答不上來。

他又覺得南安瑰好像並沒有說錯,只好又哭哭啼啼的懇求皇帝:還請皇上開恩啊,饒小女一命吧。」 北海皇帝居高臨下的看著南崇明,一字一句的說道:「這件事就交給大理寺吧,他們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

還沒等南崇明繼續求饒,皇帝已經拂袖而去。

南安寧已經自己承認了雷莉是自殺,所以南安瑰已經無罪釋放了。

她想進去看一看閆繆雨,可是卻被攔下了。

「南姑娘,身份怕是不合適啊。」李公公勸說。

南安瑰看著他,只好轉身離開。

南崇明則獃獃的坐在地上,大理寺,那是個什麼地方。人間煉獄啊,最擅長的就是屈打成招。

這次可是皇家案例,大理寺的人怎麼可能不上心。這個案子最後一定要有一個罪魁禍首。

而南安寧就是那個人,她刺殺閆繆雨,人證物證俱在,誰也不能辯解。

南安瑰一邊嘆息著,一邊向著城郊的破廟那裡走過去。

她已經沒有家了,丞相府更是回不去了,恐怕南崇明現在更加恨她了吧。

她見不到閆繆雨,心中還是擔心。

突然,走了幾步,她一下子撞到了人。

「不好意思。」抬起頭,南安瑰面無表情的道歉。

抬眸的那一刻,他看到了眼前的那個男人。男人頭束髮冠,年紀輕輕,看向南安瑰的眼神滿是心疼。

揚橋目光幽深,輕聲道:「小瑰,和我走吧。」

「不用。」南安瑰本能的拒絕,她此時不想和任何人說話,可剛走了幾步,就腳步虛浮。

身子向後倒去,還好揚橋眼疾手快,一下子就抱住了她。

意識模糊之際,南安瑰只聽到耳邊有聲音輕聲呢喃:「何必呢。」

何必呢?

南安瑰也一直在想這個問題,她和閆繆雨一直也沒有個確定的身份,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哪天又穿越回那個世界。

還有,她雖然是丞相之女,但並不受父親愛戴,所以在丞相府里地位也是低微的。

他是高高在上的八王爺,她是一個受人白眼的小姐,她怎麼配得上他?

再次睜開眼睛時候,南安瑰感覺到了身下的柔軟,還有陣陣飄來的沉香味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