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黑炎與雷弧交纏在半空中,竟是誰也無法奈何誰,轟然一聲爆裂在半空之中,氣浪翻滾間,一道尖銳之極的雷劍穿透了氣浪,風流雲逝間,擊中了天邪蛇君的左膀。

  • Home
  • Blog
  • 黑炎與雷弧交纏在半空中,竟是誰也無法奈何誰,轟然一聲爆裂在半空之中,氣浪翻滾間,一道尖銳之極的雷劍穿透了氣浪,風流雲逝間,擊中了天邪蛇君的左膀。

鮮血四溢間,藍色的雷弧噼裏啪啦的響徹在天邪蛇君的身體上,緊咬着牙齒的天邪蛇君灑出一包白色的粉末,轉身便是瘋狂的疾奔而去,身影如同一道黑線。

風流吹過白色粉末,進入荒妖四翼蛇的鼻孔之中,瞬間,荒妖四翼蛇雙瞳都是徹底的猩紅了起來,暴虐的蛇嘯一聲,龐大的身軀扭動着,瘋狂的衝向天蛇邪君離開的方向。

看着離去的荒妖四翼蛇,墨羽雙眸中涌現着難言的目光,面色卻是頗爲的感慨,看向地蛇銀爵輕嘆了一聲。

“看來你終究還是在乎我這個弟弟啊,大哥!”地蛇銀爵低着腦袋,面色帶着欣喜與擔憂的神色。

墨羽並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站在地蛇銀爵的身邊,並沒有去打擾他。

不知道過了多久,地蛇銀爵再次擡起頭來,看向墨羽,微微一笑。

“讓你看笑話了,抱歉。”地蛇銀爵笑呵呵的說道。

“前輩與天蛇邪君的兄弟之情,真是令人羨慕呢。”墨羽並沒有取笑地蛇,淡然的笑着。

地蛇銀爵沉默了一瞬,隨即從須彌戒中取出了一個白色的卷軸,隨手扔給墨羽。

“前輩,這是何物啊?”墨羽疑惑的問道。

“半年後,神玄殿將舉行千任大比,就是完成一千個任務的團隊,便是能夠參加最後的比試,進入一處遺蹟,從中脫穎而出者,將獲得進入中階帝國的資格,每個團隊都要湊齊六個人。”地蛇銀爵淡淡的說着。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前輩。”墨羽看着卷軸的內容,凝重的點了點頭。

“這名單上的五人,都是有着獨特的力量,找到他們,組成團隊,去參加千任大比,不要讓我失望呢!”地蛇銀爵大笑着說道。

“前輩放心,我會找到他們的!”墨羽抱拳說道。

地蛇銀爵點了點頭,看向墨羽的雙眼中充滿了欣賞的神色。

“墨羽,我要去看看大哥了,你也快些離開這天荒絕域吧,保重!”地蛇銀爵說完便是疾馳而去。

“保重!”墨羽向着地蛇銀爵離去的方向,再次抱拳。 凝望了地蛇銀爵消失的地方,墨羽昂望着蔚藍的雲空,未然一嘆,心中也是被牽扯一些回憶。

“也不知道你們兄弟兩怎麼樣了,真是讓人不省心的傢伙,呵呵。”墨羽輕笑一聲,從須彌戒中取出了紫色的圓球。

看着這僅剩的圓球,墨羽只是感覺到了奇異的能量波動,但卻是不知怎樣去運用,只好隨手扔進須彌戒中。

腳下輕點樹幹,身體高高躍起,向着遠方的叢林中疾行而去。

清風吹拂過少年的耳邊,飄逸的頭髮,肆意的舞動在着,不屈的光芒。始終是閃現在少年的雙眸之中。

取出龍闕巨劍背在身後,瞬間前進的速度便是遲緩了許多,一股沉重感出現在墨羽的身體上。

雖然前行的速度有所減緩,但是墨羽的臉上卻是佈滿了堅毅,對於這種負重修行,他認爲還是有着一些作用的。

接下來的幾天裏,墨羽揹負着龍闕巨劍行走在天荒絕域的內部,看樣子短時間內是不打算出來去了。

仔細的研究了一下地蛇銀爵給自己的卷軸上的五個人,都是怪人,秉性古怪,性格乖張,但卻是各自有着自己獨特的力量。

五人分散在不同的地方,墨羽只能一個一個的尋找了,況且要征服他們,讓他們加入自己的團隊,也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面對這種挑戰,墨羽俊逸的臉上也是涌現出桀驁不馴的笑容,刀鋒般的嘴角掛起邪魅的輕笑。

“小爺就不信了,我一定會收服你們的!”墨羽輕喝一聲,腳下再次用力,如同靈巧的猿猴一般,藉助着叢林中的地勢,快速的移動着。

就在墨羽穿梭在叢林中時,身邊卻是響起了颼颼的聲響,數道身影從墨羽的身後爆衝而來,直奔墨羽而去,微風中帶着陰冷刺骨的殺氣。

精神一震,墨羽腳下的速度再次加快了許多,淡漠的臉上,一層寒霜浮現,殺氣四溢,不用回頭看,就知道是弒神殿的殺手。

右掌倒握在龍闕巨劍金色的劍柄上,玄力迅猛的奔涌着,疾行中的墨羽突兀的一個轉身,龍闕巨劍一陣顫動,瞬間數道鋒利無比的巨大劍刃爆刺而出。

“第二道,劍破風雨!”

一聲暴喝,青紅色的劍刃劃過虛空,嗚咽的音爆聲刺耳的響起,凌厲的殺氣,牢牢地鎖定了身後的後面給黑衣人。

“嘿嘿,老大,我們被小瞧啊。”一個尖銳的聲音奸笑着響起。

“我們可不是崛厲那幾個傢伙!”中間的黑衣人冷哼一聲,一把黑色的長劍噌啷一聲出鞘,緊握在手中。

“烙閻斬!”

黑色長劍急速揮舞間,一道龐大之極的劍刃,嗡鳴的爆斬而出,周圍的樹幹都是被鋒利的氣浪斬碎,如同一道冷月劃破虛空,悍然與迎面而來的數道劍刃碰撞在一起。

轟!

兩股力量碰撞在一起的瞬間便是引起了劇烈的爆炸聲,瘋狂的氣浪,如同被困住的野獸,猙獰的怒嘯着。

咻!

烙閻斬斬碎了劍破風雨,帶着剩餘的力量,斬向了面色略顯驚愕的墨羽。

電光火石間,龍闕巨劍橫在了墨羽的胸前,火光四溢的吞吐着。

鐺!!!

帶着剩餘力量的烙閻斬斬擊在漆黑的龍闕巨劍上,一聲劇烈的金鐵交擊聲響起,火花閃現,黑色的龍闕巨劍上被斬出一道淺淺的白痕。

手握着龍闕巨劍的墨羽被巨大的力量衝擊着,身體爆退向地面,落地後在地面上寄託數十米,握劍的右手都是微微發抖。

驚訝的神色在墨羽的眼中一閃而過,嘴角緊繃,淡漠的臉上寒霜密佈,這次弒神殿派出的殺手,其實力確實遠遠超出了墨羽的預估。

三名九重凝魂期的高手,遠超墨羽三個層次,壓迫性的優勢,墨羽的內心也是緊緊的縮了起來,凝視着對面的三名黑衣人,一滴冷汗悄然滑落,卻是不敢用手去擦掉。

濃烈的殺氣牢牢地鎖定着墨羽,讓其不但有絲毫多餘的動作。

“看來弒神殿爲了我,還真是費勁了呢。”墨羽突然輕笑着說道。

“嘿嘿,螻蟻,死在我們手中,你也值了!”中間的黑衣人冷笑着說着,像是已經穩穩的決定了墨羽的生死一般。

墨羽並沒有接話,眼神微微一凝,腳下踏起詭異的步伐,龍闕巨劍一劍斬出,數道劍刃帶着冰冷的鋒芒,席捲向三名黑衣人。

“嘿嘿,螻蟻就是螻蟻!”爲首黑衣人諷刺的笑着,三名黑衣人齊齊揮舞着手中的黑色長劍,猛然斬出,席捲着狂風與墨羽的劍刃戰機在一起。

轟轟轟!

巨大的轟鳴聲響起,整個地面都是都是掀起了數層,泥沙飛舞,塵霧繚繞間,一道身影詭異的出現在了三名黑衣人的身後。

腳步輕微的踏在了地面上,奇異的波動傳出,隱埋在地下的無數岩石攜帶着泥土,轟然暴起,瘋狂的衝擊向三名黑衣人的後背。

咻咻咻!

三名黑衣人並沒有立即轉身,身體高高躍起,衝向半空,就在這個瞬間,一顆晶瑩剔透的晶石出現在墨羽雙指間,猛然彈射而出,晶石碰撞在一個大樹之上,一個反彈悄無聲息的迸射想了一名黑衣人的後背。

穿越絕寵鳳凰醫妻 半空中的三名黑衣人猛然轉身,揮舞着手中的黑色長劍,形成道道劍網,將迎面而來的巨石全部削成了齏粉。

啪!

一聲清脆的破碎聲在一名黑衣人的背後響起,在黑衣人驚愕的神情中,面色冷峻的墨羽,詭異的出現在了最左側的一名黑衣人身後。

出鞘的銀色匕首,銀光閃爍,如同一道極光劃破了虛空,帶着尖銳的力量,爆刺進了黑衣人的脖頸,銀光閃爍的匕首,從一端刺入,帶着耀眼的血光從另一端爆刺而出。

黑衣人瞪大了眼睛,面色驚恐之極,似是不敢相信,更多的卻是不甘,漆黑的瞳孔迅速地擴散着。

邪魅的笑容浮現在墨羽刀鋒般的嘴角上,雙眸中神光熠熠,殺氣森然,猛然拔出匕首,一腳蹬在黑衣人的身體上,借力爆衝而出,猶如一道驚鴻一般,迅猛的向着前方逃離而去。

“該死的螻蟻!“爲首的黑衣人異常憤怒的咆哮着。

“老三!老三!我們會爲你報仇的,讓那小子生不如死!”右側的黑衣人,歇斯底里的咆哮着,面色猙獰,身體上包涌出邪惡的黑色火焰,一陣陣的邪惡波動震盪在虛空中。

“出來殺人,就要做好被人殺的準備,追上去,我要那小子生不如死!!!”爲首的黑衣人冷厲的怒喊着。

隨即兩名黑衣人爆衝而起,身影疾若奔雷,向着墨羽逃去的方向追去。

正在瘋狂逃命的墨羽,收起了龍闕巨劍,腳下的步伐達到了極限,嗚咽風聲擦肩而過,手掌緊握着一枚晶瑩剔透的晶石,一股瘋狂的意念出現在墨羽的腦海中。

這是墨羽手中的最後一枚瞬轉晶石了,也是墨羽拿來賭命的殺手鐗,精神力擴散着,感知着周圍的玄力波動。

跳躍在半空中的墨羽,英氣的眉宇輕微的皺起,瘋狂的神色涌現在墨羽的雙眸中。

身後傳來了急速的風聲,兩股邪惡的波動充斥在虛空中,兩名黑衣人已經是拉近了與墨羽的距離,手中漆黑的長劍,黑炎不停吞吐着。

咻咻!

兩道黑色劍刃劃破虛空,緊緊地鎖定墨羽,帶着邪惡的黑炎,爆刺向墨羽的後背。

“哼!”

墨羽在把空中的身體突兀的一個轉身,龍闕巨劍被巨大力量猛然甩出,攜卷着狂亂的風暴,與兩道漆黑的劍刃擦肩而過。

龍闕巨劍瘋狂的爆刺向爲首的黑衣人,就在這個瞬間,墨羽在空中的身體一個翻騰,硬是壓下了身體,驚險的躲開了鋒利的劍刃。

落地的瞬間,右腳奮力的踏在地面上,瞬間無數的泥土伴隨着巨石,如同一場狂沙石雨,席捲向排行老二的黑衣人。

緊隨在狂亂的漫天碎石之後,手握着染血的銀色匕首,俊逸小臉上,帶着瘋狂。

“哼,一招用兩次,你以爲還會得逞麼!”排行老二的黑衣人猙獰的怒喝着,手中的黑色長劍瘋狂的揮舞着,一道道黑色的劍刃斬出,將迎面而來的碎石全部斬碎。

瘋狂攻擊的同時,黑衣人也是謹慎的防範着身後的波動。

鐺!

銀色匕首悍然與黑色長劍斬擊在一起,緊握着匕首的左掌,劇烈的顫動着,雙眸兇狠的怒視着黑衣人。

就在兩人碰撞的瞬間,墨羽的右掌卻是藉此機會將左後一枚瞬轉晶石彈射向了黑衣人老大背後的大樹上。

啪!

一聲清脆的響聲,墨羽的身影在黑衣人老二驚訝的雙眼中,詭異的消失不見。

咻!

空間輕微波動,墨羽的身影以是鬼魅的出現在黑衣人老大身後的樹幹上,腳尖電點擊在樹幹上,身影猶如一道雷弧,神光閃爍,爆刺向黑衣人老大。

“切!” 感知到身後突然出現的墨羽,被龍闕巨劍的緊逼着後退的黑衣人老大,邪氣的臉上冷然一笑,緊握着黑色長劍的手臂,黑炎暴起。

電光火石間,用力地將龍闕巨劍的劍刃推移出一份,半空中的身體一個旋轉,右腳猛然踢在龍闕巨劍的劍柄龍頭上。

本來已經攜帶着巨大力道的龍闕巨劍,再次增加了力量,鋒利的劍刃爆刺向突然出現的墨羽。

看着龍闕巨劍,墨羽雙眸中瞳孔緊縮一瞬,隨即嗤笑一聲,腹部用力的一彎,身體呈一個彎月形,鋒利的龍闕巨劍劃過墨羽腹部的衣服,帶起一縷鮮血,悍然穿透了身後粗壯的蒼天大樹。

半空中的墨羽,手臂閃電般伸出,一把抓向龍闕巨劍的劍柄,赤紅的玄炎奔涌而出,順着墨羽的手臂,延燒至龍闕巨劍。

炙熱的高溫,瞬間便是將困住龍闕巨劍的樹幹燃燒成一堆黑木,猛然用力便是將其拔了出來。

這一切都只是電光火石間發生,兩名黑衣人站在一起,冰冷的雙眸中也是浮現出凝重的神色,對於墨羽的棘手,竟是險些連連吃虧。

“小心這小子,切莫大意!”黑衣人老大低聲提醒道。

“大哥,爲老三報仇啊!”老二面色難看的嘶吼着。

看向兩名黑衣人,墨羽手握着龍闕巨劍站在地面上,急促的喘息着,剛纔雖然只是瞬間發生的事,但卻是險象環生。

俊逸的臉上殺氣森然,刀鋒般的嘴角上卻是掛着邪魅的笑意,少年從不畏戰,甚至嗜戰,對於弒神殿,墨羽卻是內心糾結,一方面向利用弒神殿的壓迫快速的提升自己的實力,磨練自己的戰鬥力,但是身後總有一條毒蛇悄悄的隱伏着,這種感覺又另墨羽極爲的厭惡。

“呵呵,想殺小爺,你們還不夠格呢!”墨羽冷笑一聲,桀驁不馴的看着兩名黑衣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