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黑衣老頭一瞧,威風還沒掃地,挼著花白鬍子說,「你們瞧不見。剛才有一股妖氣籠來,我用「奪雲飛簇」嚇走他了。

  • Home
  • Blog
  • 黑衣老頭一瞧,威風還沒掃地,挼著花白鬍子說,「你們瞧不見。剛才有一股妖氣籠來,我用「奪雲飛簇」嚇走他了。

呸!

我本豐朗俊美小男神,你說我是妖精!什麼歪門邪道臭術士,肯定是從前被他師父逐出修仙隊伍的學渣。

黑衣老頭頗有些惱恨地瞧著突然消失的雲氣,隨無信進了門。

水龍吟貼著窗戶往裡瞧,覺得自己這一動作很像小飛賊。

無信和黑衣老頭由一位身著錦衣華服的長者帶進。屋中案幾后坐著位三十來歲的男子,方面大耳龍眉鳳目,隆鼻自帶富貴氣相。想必這位就是凡間皇帝。皇帝接受兩位客人禮畢,很溫和地給兩位他所不知道的妖怪賜了座位。

剛才聽那位穿得土豪財主般長者引見,黑衣老頭叫龍悔。

皇帝問,「聽聞仙家頗有異術。」

龍悔雖然可能不是人,或者有異與常人的特別手段,但是凡間皇帝也算六界中頭面很大的存在了。神仙平常不能露臉,妖鬼又不許露臉,天地間只有凡人一家獨大。所以,黑衣老頭還是很識實務地和藹微笑,「陛下想見識何等異術?」

「飛天升騰可有其事?」

黑衣老頭瞧見皇帝身邊宮女,一指,「陛下,請看。」

宮女又驚又怕立於半空手足無措地亂撲騰著。

皇帝果然是皇帝,並沒有驚訝到張口瞠目,只是點頭微笑,「既然如此,仙家可知朕壽數如何?」

黑衣老頭看無信,無信回道,「陛下,山人有幸得見生死簿,皇上壽在甲子之上,可喜可賀!」

反正不管皇帝對這壽數是否滿意,下面的一聽可喜可賀,立刻齊齊拜倒:恭喜皇上賀喜皇上!

皇帝應該算高興,「好!朕將一統天下,造福萬民!」

水龍吟在外面聽著,神仙泄露天機要受天規處罰,這位無信老鬼到處賣機密,也不見誰管他了。

水龍吟等到無信老鬼和那位黑衣老頭領了封賞,遮蔽神光,遠遠跟著他們。兩位鬼東西從哪來到哪去呀。。 趙青葵無奈,只好將目光看向他的小背簍:「那我買個小背簍總可以吧?」

今天為了扛這一麻袋衣服過來可累死了,有個小背簍會方便很多。

竹筐老闆一聽她要小背簍第一反應就是送。

不過趙青葵也很有原則,若他不肯不收錢那她就不要了。

僵持不下的兩人最終決定一人退一步,竹筐老闆以半價出售,趙青葵花一毛五毛錢買下了背簍。

買了背簍之後,竹筐老闆幫她把這根木杆架子拆卸好放進背簍,又把那十個衣掛全疊進去,趙青葵才起身準備離開。

離開前還不忘提醒竹筐老闆:「老哥你回頭多做些衣掛,那些阿姨們肯定會回頭找的。」

花了那麼多錢買的衣服,肯定會找配得起它們的箱籠和配件,就如同買了裙子要配新的鞋子和包包是一個道理。

對於女人而言,衣掛用的只會越來越多。未來行情怎樣不好說,但現在抓住第一波購買熱,肯定能賺得到第一桶金。

「好好好,未來幾天我都只做這個。」

竹筐老闆嘗到了甜頭喜滋滋地回答,他也沒想到這個衣掛那麼走俏,明明也沒什麼特別,甚至農村裏很多人家都會自己做,沒想到只是稍微改良一下,在城裏就能這麼受歡迎。

其他老闆瞬間有些艷羨,待趙青葵走了便開始揶揄竹筐老闆運氣好,跟小財神做了鄰居。

竹筐老闆呵呵傻笑,可不是運氣好么。

當初趙青葵來黑市好的位置基本被佔得差不多了,只有他這裏是賣竹筐的占的位置比較多,當時自己好心給她挪了點地方,沒想到只是一點點善意的舉動卻換回如此豐厚的報酬。

看着手裏的兩塊錢,竹筐老闆只覺得心裏沉甸甸的,這種感覺不是沉重的沉,而是踏實的沉。

……

話說趙青葵背着小背簍離開,才走到轉角就看到一個熟悉的人,那人仍舊一身長褲襯衫,褲子仍泥濘斑駁。

他的手上拎着一個小桶,正微微笑着低頭望她。

「司寧?你又下田拉?」

趙青葵看到司寧就忍不住翹起嘴角,畢竟靈魂乾淨的帥哥,誰不喜歡。

屁顛屁顛跑到他身邊,又好奇往桶里一看,竟是小半桶螃蟹。

「哇哇哇!」趙青葵羨慕地望着這些螃蟹:「你去哪來抓的?我也想去抓啊!」

司寧微微笑着把鐵桶地給她:「不用抓,給你。」

「給我?」趙青葵眼睛瞬間變成了星星眼。

司寧點點頭。

趙青葵感動地伸出爪爪把鐵桶領過來:「司寧哥哥,你真是世界上最慷慨大方的人。」

聽到她再次對自己換了稱呼,司寧臉上也漾起了笑容。

「你的螃蟹很好吃。」

「我懂我懂,今晚做好了,我給你送一份去,你在家等我哦。」

趙青葵上道地拍拍他的手:「保證跟昨天的一樣好吃。」

「……」司寧。

他……不是這個意思。

不過小丫頭似乎並不在意,高興地跟他一道兒走,甚至還自來熟地進他家後門又堂而皇之地借道大門抄近路回家。

。 市中心醫院。

高級病房內。

得知司徒博被人打成重傷,送到醫院救治。

司徒雷第一時間就趕了過來。

「醫生,我兒子病情如何?」

他連忙走到醫生面前,主動詢問起自己兒子的傷勢。

「司徒大人,司徒少爺的手骨和腿骨受到外力嚴重打擊,從而導致粉碎性骨折,但好在並沒有性命之憂。」

「想要康復痊癒,估計最少也需要靜養半年以上。」

「而且最關鍵的一點,司徒少爺的身體極有可能落下病根,以至於走起路來一瘸一拐。」

醫生不敢隱瞞。

很快,便將治療報告仔細的告訴了司徒雷。

聽完醫生的話,司徒雷臉色瞬間劇變。

他咬着牙,臉上表情充滿了戾氣、

內心充斥着一股怒火,彷彿隨時都要爆發出來。

「博兒,你告訴我,到底是誰,竟然敢將你打成如此重傷?」

此時,司徒博還存有意識。

他表情無比痛苦,硬撐著坐了起來。

「是……是一個叫做蕭陽的傢伙。」

「他自稱是雅菲的男朋友,然後我看不慣,就跟他打了起來。」

「我本以為,憑我的實力對付他綽綽有餘。」

「卻沒有想到這小子深藏不露,實力竟然在我之上。當着眾人的面,不僅羞辱我,還將我手腳給廢了。」

「爸,一定要幫我出這口惡氣,讓那小子付出慘痛的代價。」

司徒博內心無比憋屈。

他早就將蕭陽之前對他的警告拋之腦後。

眼下,他心裏只有一個聲音,那便是要向蕭陽復仇。

讓他血債血償,付出比自己更為慘痛的代價。

否則,難解司徒博心頭之恨。

「蕭陽?你說的那個蕭陽,難不成是被蕭家逐出家族的紈絝少爺?」

「可是以你的實力,那小子怎麼可能將你傷成這樣?」

作為司徒家的家主,司徒雷對於江海各個家族的消息都比較關注。

這件事情在上層圈子裏,已經逐漸傳來了。

司徒雷對蕭陽這個人,還是有所了解的。

「我不知道!」

「那傢伙是雅菲帶來,一起參加同學聚會的。」

司徒博搖晃着腦袋。

直至此刻,他心中也根本不知道蕭陽到底是什麼來歷。

「行了,不管那傢伙是什麼身份,有什麼樣的背景,敢打傷我司徒雷的兒子,我就一定會讓他付出代價。」

「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在醫院安心養傷。」

「其他事情,交給我來處理就好。」

司徒雷對着司徒博安慰道。

說完,他便起身走出病房。

然後,拿出手機直接撥通了一個號碼。

「給我調查下,將我兒子打傷的那個蕭陽,到底有什麼底細。」

「不惜一切代價,速度越好。」

御品軒。

唐雅菲帶着蕭陽來到這家餐館,這裏早就已經人滿為患。

看得出來,生意的確十分火爆。

「這麼多人,不知道還有沒有位置?」

蕭陽愣了下,不禁問道。

「放心,來之前我就已經預定了位置。」

唐雅菲晃了晃自己手中的手機。

很快,兩人來到前台。

「你好,請問你們有預約嗎?」

前台工作人員看着蕭陽和唐雅菲,此時一臉禮貌的問道。

「有的,我姓唐,手機尾號是3651。」

唐雅菲笑着回道。

「唐小姐,你們是兩位嗎?這邊請!」

不多時,便有專門的服務員將唐雅菲和蕭陽帶到一處靠窗戶的位置坐下。

以他們兩人的顏值,所過之處顯然引起了不少客人的注意。

蕭陽剛坐下,屁股都還沒有坐熱。

耳邊,立馬就傳來了一道譏諷的嘲笑聲:「呦呵,這不是昔日的蕭家少爺嘛?」

「被逐出家族這幾天,日子過得可還好?」

蕭峰摟着一個身材曼妙,臉上妝容極為艷麗的美女徑直走到蕭陽身前。

「這江海就這麼小?居然能讓我在這裏碰到你。」

看到蕭峰的面容,蕭陽不禁冷笑一聲。

他還沒有找蕭家人的麻煩,結果這廝居然自己找上門來了。

還真是冤孽啊!

「我說蕭陽,你的銀行卡都被我爸凍結了,你還有錢到這裏來吃飯?」

「你該不會,這是想吃霸王餐吧?」

蕭峰冷哼一聲,對蕭陽再次挑釁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