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

  • Home
  • Blog
  • ————————————————————————————————————

十二章有點小錯誤,主角得到的道書中,少寫了一格禁法卷。

上新書榜了啊!小君上一本不了解情況,這回一定要向前沖沖看!大大們多支持一下啊!

; ?夜晚的星空從古至今,都是人們最衷於探索與追尋的事物。

海天星,這佔據一塊大陸四分之三面積的華夏國,其城市的夜晚一如繁星般光芒閃爍。而反過來從宇宙虛空中望去,海天星則是一顆綻放著海藍色光輝的美麗星球,在恆星太陽的映射下,璀璨絢爛如同一顆燃燒著藍色光焰的巨大翡翠寶石。

夜了。城市沉醉在燈紅酒綠中。

出了夜來會的大門,江元峰擺著熱情的笑臉把陳氏的老總送上了車。看著駛到街頭的高級轎車車尾,鬆了一口氣,英挺的面上也放鬆了下來。最近工作太忙,應酬也太多了,就是他的身體一直不錯也有些撐不住了。心理上的疲煩是無關身體精神的。

「終於把這份合約敲定了。這幾天李存新那小子是吃錯藥了還是怎麼?盯的我連喘口氣的功夫都沒有!」

揉了下挺直的鼻樑,吸了一口外面的冰冷空氣,對身後二十齣頭有些憨氣的秘書小周道:「我們也走吧,做完了這件案子我可要好好休養一陣子。唉!都一個月沒給自己放假了,真懷念以前的生活啊。我們不過是水產養殖公司,又不是跑業務的,為的什麼要這麼累啊?世新集團業務部門都是吃乾飯的嗎?」

小周也甩了甩頭,頭腦一下子清醒了不少,問道:「副總,打算休息多久?我回公司給你報假!」敢情這位助理也習慣了他這上司的作為,一個月滿滿算去三十天,不休息二十五天他就渾身難受。

「這次就一個月吧,這半年來我休的假期加起來都快要有一個季度了,再多了就怕李總找來家裡把我給吃了!」

說完江元峰沉吟了一會兒,低聲自語道:「我也該回家了!」內心中暗想著,不是星海市那臨時的住所,而是有父母與家人的家!

自從那上次在上津,得到了那本道教上清派的一代宗師,白雲道士司馬承禎撰寫的《紫氣真解》,至今已是一年過去了。

當勝利之後的周銘,終於擺脫了圍觀眾人,好奇與興奮的抓著江元峰追問時。不得已,江元峰只好編出「我得一位雲遊道長的傳授,學會了捉鬼畫符的奇術,而事後那位道長就消失不見了」的緣由敷衍過去。這故事情節雖然老套,但也符合常理,不太相信的周銘問不出別的話來,也只好將信將疑的暫且作罷,放過江元峰。

成為修道者的一員之後,江元峰已經越發不在乎自己在這世俗工作了。從那次比武事件之後,江元峰就自主的進入休假時期,專註於道法修鍊。

嬌寵傲嬌小男人 時間不知不覺的過去,江元峰雖然嚮往那種日夜修行鍊氣,探索道法神秘的逍遙生活,但太久時間沒出現在公司里也有些說不過去。再加上一個月前出門時不小心被他老闆抓到,於是不得不乖乖回到公司,每天朝九晚五的忙於工作。當然搞些小動作,偶爾偷偷消失一段時間,還是避免不了的。就是他那位死黨兼老闆的李存新,也拿他沒有辦法,乾脆就放任自流算了。

不過工作歸工作,每到下班之後,回到公寓里,江元峰還是要雷打不動的進行溫養真氣。再加上他前兩次奇遇的作用,境界竟然如坐直升機般,提升到了化氣初期。時至今日,他丹田之中那團紫氣已經成長到了一顆足球那麼大,周身真氣更是皆已帶有淡淡紫色,全部被煉化為上清紫氣,運使出來的威力更是勝過此前十倍。並且丹田紫氣已有逐漸壓縮的跡象,想必離突破化氣初期已是不遠。如果被其他修道人知道,自己數十年甚至上百年的修行,被某人於幾個月間追上,恐怕非要嫉妒到走火入魔不可。

命運註定不平凡,想要躲開,卻終究會發現,那一時刻總是悄悄的到來;只能無可奈何的接受命運的安排,除非,你將有能力操縱命運。

江元峰不知道,他這一次回家,不僅改變了自己的生活,還為自己與家人的未來,甚至世界的局勢發展,增添了許多不可預知的變數。

沒有用公司的車接送,免得被李存新拿小子抓住了行蹤。而由於沒有去學開車,江元峰也就從來沒想過要買車。所以,他依然選擇用坐火車的方式回到家裡。

江元峰的老家是在蘇州府豐城市的盛源鎮,距離星海這座國際大都市僅七十餘公里。豐城是一個小城,由於靠近華夏第一大城市星海,所以城市建設發展的也不錯,加上她的經濟以第三產業為主,農副產品加工為輔,沒有什麼污染嚴重的重工企業與化學工廠。所以這座靠山近水,自然環境很不錯的小城,便成了附近城市裡的人們前來休閑娛樂的好地方。

四十多公里的路程,只花了近三個小時的時間就到了。一身輕便的江元峰叫了輛計程車,駛往江家祖宅所在的方向。

江家祖宅是明中葉時的古建築,就坐落在靠近城郊的青葉丘那坐小山下。山角下就是豐城唯一的河流盛江,雖然說是江,但水域卻並不廣大,上游僅僅是幾米寬不等的山溪,流進豐城之後才形成普通河流大小,最終匯入長江,流歸東海。盛源鎮就是因為僅靠盛江的上游源頭而得名的。

江家祖宅地勢很高,坐西向東,佔地近六千平米。背後就是山區,周圍有著上千畝江家承包的果林、葯田,之外便都是山林自然植被,綠色的生態環境讓人們生活得健康舒適。

在山腳下了車,沿著青石修建的山道而上,只見一座青磚紅瓦的江南古宅彷彿沉睡般卧在那裡。歷經幾百年的時間,歲月沖淡了他的顏色,十幾次的動亂也毀壞了不少地方,經過幾次修繕一直保留至今天,如今的祖宅早已修復完好,還增加了許多保護措施。

而在豐城,江家祖宅也算是周圍百里最有名的古建築文物了,除了政府部門的勘查外,這祖宅一直是江家的私產,不隨便讓人參觀。就在幾十年前,祖宅曾經幾乎毀於戰火,後來一直未得翻修,那時江家人都住在山腳下的鎮子里。而廢棄的祖宅除了一部分完好的建築成為了江家祠堂外,又曾在動亂時被征為紅巾兵們的辦公場所。其他的地方,便成了附近孩童們玩耍的場所。直到江元峰十歲那年,事業已經有成的江父才開始著手重修祖宅。

只不過當時的重修計劃卻有了些阻礙。因為鎮上一些貪圖私利,又忌妒江家財富的小人,暗中使壞準備把江家這座數百年歷史的祖宅作為文物古建築上交給市政府相關部門管理,好從中賺取一些錢財。畢竟當年那些自身不努力打拚,卻眼紅江家財富的人也有不少,還給江父冠上了資本主義家的這種在當時來說還算是蔑稱的名號。不過在江父拿出了維護祖宗尊嚴的強硬氣勢和過人的政治手腕,上下打點的妥當后,才致使那些傢伙的圖謀沒有得逞。

作為本地首屈一指的私營企業家,江父也為全市甚至省里都做了不少貢獻,市政府也犯不著為了收管一座只花費卻不盈利的麻煩到手裡,因而得罪江家。所以這座祖宅才終得以重新作為江家的數百年的象徵,而繼續屹立在那青葉丘上。

不得不說,江家人對祖宅有一種說不出的感情,因為那是祖祖輩輩十幾代人的寄託。

————————————————————————————————————

突然轉到這來好像有點跳脫!不過有的地方小君實在描述不好,於是就刪了一段過渡內容,直接跳到下一段劇情來,免得情節過於繁冗。仙俠周榜和新書幫一個在17,一個在22,努力衝擊!大大們支持啊!多幫點擊推薦、推薦!

; ?說祖宅這裡是老家,是因為從大學開始江元峰就已經很少在這住了,而工作之後甚至一年也只回來過幾次。但這裡有著江元峰童年時的溫馨,從來也沒有另他感到陌生過!

看到祖宅大門打開,外面停著一輛警車,江元峰知道,他的大哥也回來了。

緊走幾步,一進大堂,便能感到氣氛有些微微壓抑,看來又要開家庭審判會議了。江元峰悄悄地找了個偏遠的角落準備向後堂跑路。無奈客廳寬闊又空曠,老爸犀利的眼睛一下子就發現了他貌似老鼠的身影。

「爸!媽!大哥!我回來了。」見被發現,江元峰只好硬著頭皮,弱弱的打了聲招呼。

江父的脾氣是有名的「三嚴」,嚴肅、嚴謹、嚴厲,對子女的期望本就很大,而江元峰卻連最基本的接管家裡產業都不願,實在令他頭疼,無奈只有逼他出去找份工作才暫時放手不管。

江父冷笑一聲,道:「你倒肯回來了,還記得有這個家啊!」來之前就已經大概想到老爺子要說什麼,江元峰做無辜狀,低著頭來到老媽身後避避風頭。看他這樣子,江父也暫不理他,繼續對大哥江澤進行思想教育。

「不孝有三,無後為大!眼看你都快到三十的人了,親戚朋友家的孩子一個個早就都結了婚。於家那老東西孫子都八歲了,上個月他外孫又擺了滿月酒,抱著外孫在我面前晃來晃去,還說什麼人活一輩子最重要的是心寬體健、兒孫滿堂。這不是當著眾人的面說我江家不如他嗎!你讓我這老臉往哪放!你真想當一輩子光棍和尚,讓我和你媽臨老了也抱不到孫子嗎?」。

劈頭蓋臉的一陣臭罵,江元澤卻一臉無所謂道:「爸,局裡這階段事情太忙,我現在哪有時間去相親!你要是急著抱孫子,不是還有小峰嘛!讓他先找個老婆結婚好啦!」

江父一拍桌子,惱火道:「混賬!長幼有序你知不知道?小峰整天跟著李家那小子鬼混就夠讓我操心了,你還要來插一腳,想氣死你老子我是不是!」江元峰也在心裡暗罵大哥哪壺不開提哪壺,把自己也扯了進來。

大哥一向做事穩重,除了當年念書時立志去當警察外,其它時候對老爸的意見一直都很贊同。偏偏兩人如今又在結婚這件事上堅持不肯讓步,於是乎鬧了矛盾。現在快三十歲了,大哥一心都撲在了工作上,交過的女朋友的數目,也還沒超過一隻手的指頭,還不知攪了多少次家裡給他安排的相親。

唯一成功見面的那幾次相親,不是局裡又有緊急事件需要處理,便是對方一聽大哥工作是警察,而且還是最危險的刑警,便立即告吹,最後都不歡而散。

「好了,好了,難得兩個兒子都回來,一家人聚齊,你這老頭子就別說那麼多了」老媽見氣氛漸僵,生怕他們父子吵起來,出來打圓場道。

「我去吩咐廚房多加些菜,今天再親自露兩手給你們嘗嘗!」老媽發話,中午一起吃頓團圓飯,老爺子也就不在指東罵西,暫時放過他們。

兄弟兩個都同時鬆了口氣,相視一笑,去了小時候常在一起玩耍的後園閑談,重溫一下兒時美好純真的記憶。

一頓豐盛的家宴過後,由於事務繁忙,老爸和大哥都各自回了公司與警局。臨走時,在門外大哥對江元峰說道:「最近局裡事忙,後天我還要調去姑蘇那邊,恐怕得有一段時間不能回家,家裡和爸媽就靠小峰你多照顧一下了!不要再總是不回家,讓爸媽擔心!」

「放心吧大哥!這一段時間我都會待在家裡,爸媽我會照顧的。你局裡又有什麼大事?還要調去姑蘇那邊?」江元峰連忙追問之後,得知的原因卻是讓他有些意想不到。表面不動聲色,內里則有一絲憂慮的江元峰,送走了老爸和大哥之後,回到自己房裡思考起來。

看來麻煩到底是找上他頭上來了。

前一段時間,姑蘇市轄下的那一座小縣城郊外的山區,連續發生了三起命案,被害人都是被拋屍野外,身體里的所有水分全部被抽干,並且都有類似被野獸撕咬過的痕迹。

案件發生后,姑蘇市警局刑警大隊立刻下達指令,發派人手,全力爭取儘快破案。誰知道第一具死者的屍體被發現的十幾天後,兇手還完全沒有蹤跡,第二、第三個受害人的屍體就相繼在幾個月內被發現了。上頭緊急命令加快破案進度,而他們卻連兇手的大致蹤跡都沒有摸到。再加上各大媒體對這次案件大篇幅的報導追蹤,都令那些辦案人員大感壓力。

由於案發地點位處大型山區邊外,搜索範圍極為廣泛,姑蘇市警方高層全部出動,又臨時調動了周圍幾個市縣的警力,卻還顯人員不足,只好向最近的城市求助。星海市不但與姑蘇臨近,又是全國最大,世界知名的國際性城市,自然被納入第一目標。

而江元峰的大哥所在的豐城市,則屬星海市管轄,他們刑警大隊一向以破案效率著稱,警員素質堪比大城市。所以上頭點名要他們這支破案高手,命市局把他們也調來查案。

如此,江元峰的大哥也就參與到了這次的案件中去。間接的,江元峰也被牽扯進來。不是他不想避免麻煩,而是他心裡早就有一種感覺,這次的事件不會是一般的命案,第一次看到那新聞和網上披露的死者照片,他就感到一陣心驚肉跳,好像有什麼危險的事情將要發生一樣。而且,第一次命案發生的時間,剛巧就在自己與金鏟子他們離開那裡之後的幾十天,所以他才盡量的不去關注相關的消息。

沒想到最後還是不得已的被牽扯進來,但事關自己大哥的安危,江元峰卻不得不去面對。

於是江元峰破天荒的沒有練功,整整一個晚上沒睡,都在為應對那命案的事件而做著準備。

——————————————————————————————————

這章有些慢熱,過渡情節啊!下面就開始精彩了!多給小君些票票吧!求你們了!

; ?法器是修道人用以傍身制敵的必要物品。一個修道人身上若是沒有三五件法器在手,出門與同道交流都會被人笑話。當然,屬於內丹宗的全真派修士就頗為與眾不同,他們有些如同世俗的武林門派,外修劍術武功,自身實力非常不弱,只是向來不修道術,也不精研御使法器之術罷了。除此之外,其他就連劍修中人,煉劍之外,都會掌握幾手獨門法術,也多少會準備一些法器用來護身。

就拿傳統道家正一符籙派來說,法器是他們施用的法術、符咒時重要的憑依,再配合掐訣念咒等手段,可使得施放的法術與符咒威力大幅度提升不說,還能減輕施術的反噬。

正一符籙派的法器大致分類有法劍、法印、法尺、令牌、帝鐘等。其中最典型的就是法劍,又稱寶劍、劍或七星劍,有鐵製和桃木製兩種。鐵製法劍劍身兩面各鑲有北斗七星圖案,所以又稱七星劍。七星劍一般是兩把合一,可合起來使用,稱為合劍;也可兩手各握一把,稱雙劍。七星劍是斬殺惡靈的有力辟邪法器。至於桃木辟邪劍(桃劍),劍身畫有符咒,多用來驅魔護法,威力強大。民間盛傳的茅山道士,所使用的大多就是這種桃木劍。

江元峰的第一件法器,也是一柄桃木辟邪劍。雖然他不屬正一符籙派,但現在他作為一個修道者,主要的攻擊手段除了拳腳,就只有符咒一術勉強算是入門了。所以他才要煉製一把對符法施展輔助效果顯著的法劍。正好青葉丘後山果林外,有一棵三百多年的老桃樹。於是江元峰便就地取材,背著看管桃林的工人果農,偷偷去截下一根手臂粗的桃枝來。

煉器的最主要步驟,便是在法器中設置陣法,然後於法器中留下自己的精神印記,以達到驅使其攻擊防禦等目的。當然也有純以符咒或是真元煉器的方法,但大多是用於低級的法器,僅有少數例外。

其次就是以真火萃煉材料的雜質,真元溫養其靈性,提高法器威力和與靈氣的兼容性。上清派既然號稱三教陣法第一,那麼自然也是極善煉器,甚至與玉清一脈也不相上下。

江元峰的這柄桃木劍,當然不能以火煉的方式,想要達到精鍊材料而不傷材料本體靈性的火煉還形地步,至少須化氣後期修為,以他現在還早的很呢!以他目前的能力,也就是能將就原材料本身的形狀刻下法陣,煉成低階的法器。

所以,江元峰採取了最簡單的方法,用硃砂和以自身鮮血,在削好的木劍身上浸染刻下辟邪符咒。法劍製成后,還要以與制符類似的方法為之通靈,也就是在其中印下靈識,使其能夠隨主人心意驅使。而因為久經使用后,法劍上面的硃砂符文會慢慢退色,直到失去靈性,故此還要定期對它施法修復。

製成第一件法器的江元峰,對其性能進行了多方面的測試。最後發現,這柄桃木辟邪劍無論是材料還是製法都算是上上之選了。它可使各種初級靈符的威力效果提升一倍之多,這在法劍當中也屬上品之流,等級達到了人階中品法器階段。這使得江元峰原本拿不出手的幾種攻擊符咒,現在威力上足以達到了與一般火yao武器媲美的程度。

這一成果使得江元峰開始迷上了煉器。也可能是他在這方面十分有天賦,而上清派也以煉器之術著稱,讓江元峰有了深厚的理論基礎。接下來的幾天,江元峰開始四處尋找可以用來制器的材料,並且又成功煉製出了三件不錯的法器。

第一件的選材就是在上津趙老那裡得到的一根四棱七節古銅鞭。那鞭身雖然已銹跡斑駁,但大體還保存完好。因這根古銅鞭本身流傳千年便有了些許靈氣,江元峰便設計以三十二枚離火符為基,擺了一座簡單的四方離火陣,再以丹田內紫氣為引,招來方圓十里之內的離火之氣,用來精鍊材料,除去原本的銹跡。

精鍊完成之後,他又準備在其中布下最基礎的五行符法之一的銳金咒,使其堅硬鋒利;接著又輔以土系陣法地裂陣,讓這把古銅鞭能夠敲山碎石;然後在上面賦予了金剛符,在很大程度上保證了鞭身不會被在它等階以上法器之外的攻擊所損毀;最後則是設下了每件法器都必備的通靈印記,用以寄託靈識御使法器。

他掌握的陣法不多,也就沒有更多的選擇。前幾種都是比較常見的陣法符咒,布置並不太深奧,江元峰在離火陣中加以少量白銀黃金煉成金屬線,用鎦金也就是火鍍金的方法為鞭身通體設下陣法符咒。這雖是煉器之中最下等的方法,只能夠製成法寶中最低級的法器,但經江元峰別出心裁的方式,品質比用刻的足足提升了一大截。此件法器完成之後,大致屬於人階上品法器,在一般人眼中也算是仙家法器了。江元峰把它命名為開山鞭!

那套由明將軍墓中帶出的甲胄與長劍也被江元峰初步製成了法器。之所以是說初步,是因為這兩件東西觸手冰冷之極,應該是摻以了寒鐵打制而成,又在墓室中吸收了多年的地脈陰氣,質地已經非同凡鐵,晉陞為神兵利器之列。江元峰現在還沒有把握不損傷其內蘊含的寒氣,而以真火精鍊,就只在上面刻印下符咒陣法,初步製成法器。所以這兩件法器的威力僅比最低等的人階下品之流略強,將來還會有很大的晉陞空間,或許能夠提升到地階也不一定。

說起來,其他更好的煉器辦法江元峰不是不懂,但那些辦法能夠實施的最基本條件,便是自身修鍊出真火,而且對修為的要求也都太高。就拿以靈識刻印陣法來說,最低要求也需化氣中期才行,否則以江元峰現在的修為,完成一個小小的銳金陣靈識就要消耗光了,更何況其他更複雜的!

法器等階大致分為兩種:法器,法寶。其等級與靈石一般,皆分為天地人三階,每階又分為上中下三品,大多為修道人所煉。在天階以上的法器就稱之為法寶了。法寶多為化神期以上的修士所使用的法器,不但威力無邊,自身更帶有些靈性。法寶超出天階,就屬仙器之流了。

除了以上那些,據說上古時候還有兩類傳說中的法寶。一種是天地未開、宇宙初成,於混沌之中孕育出了威能毀天滅地的先天靈寶,是被仙人都視為神器的無上法寶,但數千年來也無人見過;倒是傳說古時有大神通者以先天靈物為材料,煉製出來了威力稍遜前者的先天法寶。如名貫三界的七十二上品封神法器,一部分頂級的封神法器就屬上面兩列中,餘下大部分最低也是頂級仙器之流的法寶。

但自從封神一役之後,除了幾個修道大派還保有幾件作為鎮派至寶外,其它先天法寶在凡人界就很少出現了。而及至隋唐年間,世俗歷經多次動蕩戰亂,修道界也不免受到牽連,以至於天階以上包括天階的法寶盡數隨著幾場大戰失去蹤影,幾乎再無人得見。至今為止,所有天階的法寶都已成為了傳說中的存在。

這些對現在的江元峰來說,還過於虛無縹緲的事物,他如今連高階的法器都沒有見過!至於再厲害一級的法寶,那更是想都不敢想!

; ?準備好了這幾樣法器,尤其裡面還有人階上品的高級貨色,江元峰心裡算是有些底了。

在經過鑽研煉器之術這段時間,他對陣法之道也由原來的一知半解進而變成了現在的粗略通曉。一些難度不太大的大小陣勢現在他都有能力布置了。於是,心裡便有了在祖宅四周布下陣勢的想法。

一是保護家人不受陰邪之類侵害,也避免一些偷盜之類的行為發生在家裡;二是聚攏周圍的靈氣,既能幫助自己提升修鍊速度,也可以使得家人的身體受靈氣滋養而變的更健康。此乃一舉三得之事,何樂而不為呢!

不過要在這麼大範圍布置陣法,難免要興土木大動干戈,得找個借口將這些行為掩飾下去才行。所以江元峰準備找個機會,與老爺子商量一下。

剛好這天老爺子公司沒事,吃過早飯後招呼江元峰來下棋。江元峰心道:「機會來了!」

老爺子雖然經商是一把好手,但他那兩手棋藝江元峰便不敢恭維了!偏偏越是棋法臭的人,往往越是喜歡下棋。無論是圍棋還是象棋,以江元峰殺遍大學棋社無敵手的功力,對付他老爸那是盤盤穩勝。

不過今天江元峰可是表現不同,連下四盤象棋,除了第一盤大勝之外,其他三盤都是不著痕迹的讓老爺子險勝了。這樣一來,既使老爺子玩的開心,又不會顯得太做作,這一手也只有棋國高手才能玩的出來。

「將軍!」老爺子哈哈一笑,伸手將棋子敲在江元峰的大帥前。江元峰當然不免要垂死掙扎幾番,才能讓老爺子取勝。

自從兩個兒子一個女兒都相繼離開家裡,老爺子已經很久沒有開懷大笑過了。老媽看他們父子其樂融融的場面,在一旁微笑著燒水沏茶。

江元峰在高興之餘,心裡頗有幾分不是滋味,覺得自己之前是不是太不懂事了?從小比較安靜的他其實心裡多少有些叛逆。當初考上大學之後,因為專業在旁人看來不是那麼理想,而大哥不想繼承家業去當警察,又使得老爺子對他的期望很高,結果當時專於修行的他讓老爺子失望了!此後他的性格變得越來越隨遇而安,頗有幾分超脫世俗的洒脫心態。

周圍那些喜歡說三道四的親戚朋友們的異樣眼光,令江元峰很是厭惡。難道非要成績好,考入重點學校,畢業之後賺大錢,做高官,才是一個人應該追求的嗎?那這世界上千千萬萬無數個普通人都該如何自處。

他認為平平淡淡使自己和家人活的開心才是真,所以胸無大志的他埋頭於自己的世界,從沒想過要奮發自強,做出一番成績給外人看。以至於,這幾年來都有些忽略了父母的關心。

現在,他從本質上已經超脫出了凡人的框架,但世上無不孝的神仙,神仙也是人作的,江元峰心底決定,從今天開始一定要儘可能的去孝順父母!

大勝四盤,老爺子心懷大暢,看著江元峰撤下棋盤。老伴兒端來香茗,父子二人對飲。

輕啜一口香茶,老爺子盯著江元峰道:「說吧!有什麼事要我幫忙的!你小子今天連讓老子我四盤,要是沒有什麼事求我才怪了!」

江元峰訕笑道:「爸怎麼這麼說?我今天可是專心陪你老人家下棋來的!」

「不過還真有些事情要和爸媽你們說說!」

老爺子有些意外,「哦?你這小子,以前像個悶葫蘆,什麼事都憋在心裡,今天話可比往常多多了,說來聽聽吧!」

「呵呵!那是爸你平時太嚴肅,誰敢和你說笑!」

說笑了幾句,江元峰轉了正色道:「爸!我準備辭了世新的工作,回家裡來幫忙!」

老爺子聽了一愣,疑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隨後聽到江元峰再次確認之後,才心裡大喜,高聲說道:「好,好!你小子終於開竅了,我江家總算後繼有人了!」

看老爺子這麼激動,江元峰覺著自己不得不先潑些冷水下來,免得老爺子希望越高,失望越大。「爸你先不要高興的太早,我雖然決定回家裡來,但目前還不準備插手公司里的事。不過在家這段日子,我想請爸將祖宅和外面的林場果園這些都交給我打理,畢竟和我的專業也對口!不知您同不同意?」

冷靜些的老爺子考慮了片刻。祖宅周圍這些雖然不起眼,不過也屬江家的產業,接手這些就相當於變相的加入公司行列了!於是他回答道:「你的要求我批准了,不過前提是必須將明年的果園和養殖場的產值提高三層以上。怎麼樣,你能做到嗎?」

江元峰心裡一喜,立馬點頭答應。對於作生意,江元峰沒有什麼信心,不過說到管理果園農場,以他現在掌握的一些非凡手段,把這些農牧產品的收益提高,實在是小事一樁。按他的話說:「老子現在雖然算不上神仙,可好歹也是跟超人一個級別的,怎能被這點小事難倒!」

請求老爺子把這祖宅周圍的生態林、果園和養殖場都交給自己打理,實際上完全是為了掩飾自己在這裡面大範圍布置陣法的動作。這樣一來,江元峰就有借口對周圍環境進行改造了。沒想到老爺子心情大悅之下,自己的目的輕而易舉就達成了。

當天下午,江元峰便開始巡視祖宅周圍的地形,計算陣法的方位。第二天,老爺子將林場、果園與養殖場的管事與員工們都叫來,正式宣布以後這三樣產業將由自己的二子江元峰主管。

這些僱員對此決定也沒什麼特別的想法,他們只是拿江家薪水的員工,干好自己本分的事就好。而且這些員工都是附近居民,大多數是困難家庭,江家給的工資待遇很好,幾年來也受了江家不少幫助。所以雖然對這決定略感到突然,但人家父傳子繼是天經地義的事,只要不是開除他們就好,其他的便不予理會。

而江元峰也沒給這些員工定什麼新規章,一切都按原來待遇。在陣法選址完成之後,就宣布馬上開始動工。

; ?江家祖宅周圍看起來地方不小,整個青葉丘幾乎都是江家的土地。可是這裡面除了僅有的幾塊平地外,其他全是山林。養殖的也就是飼養一些家常的豬牛羊之類,另外還有一塊八畝地的魚塘。算算下來,總體資金沒有多少,這幾年賬面勉強維持平衡,實際上還略有虧損。不過因為產品是首先供給自家食用的,剩餘才向外銷售,也不在乎虧不虧損!以江家那麼大的產業,就是再多支持幾個農場,也不再話下!

但這些並不算是江元峰布陣的限制。陣法的布置分很多種,江元峰選擇的方法就是,盡量不去毀壞青葉丘上眾多植被原有的生長環境,而依照地勢把陣法布置完成。 愛你勝過偏執 這就要視周圍植被與地形而選擇陣形了。

華夏人最耳熟能詳的奇門遁甲陣法之流,莫過於千百年前的卧龍先生用石頭所施展的「八陣圖」了。說起陣法,江元峰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它。此陣圖為上古軒轅黃帝的大將風后所創,經春秋時期縱橫家鬼谷子潛心研究和揣摩記載於冊,後為卧龍先生所得,簡化為可用於行軍作戰的兵法陣圖。該圖共分九幅,一幅為八陣正圖,其它八幅為八個陣式,即:天覆陣、地載陣、風揚陣、雲垂陣、龍飛陣、虎翼陣、鳥翔陣、蛇蟠陣。八陣散布成八,復而為一,分合變化,又可組成六十四陣。

這原版八陣圖,在司馬承禎根據上清道秘傳編輯的《萬仙截陣圖》中,排在上等末流,江元峰目前還沒有實力和材料去完成。而簡化的八陣又需要用活人士兵來布陣,也不能夠派上用場,他才不得不放棄這第一想法,再去選擇其他合適的陣法。

說到陣法的最初原理,實質就是以少數的能量進行排序,引動更大量的天地元氣來發生作用。許多的奇門大陣實際上都是基礎陣法進行不同的排列組合然後產生的效果。要使陣法運行,必先啟動陣法。 大神,我養你 光有陣圖、布置好陣基是沒有用的,還必須要注入足夠的啟動能量。看到這裡江元峰恍然大悟,難怪現代人都認為奇門遁甲各種陣勢是古代人想象的東西,完全不可理解。普通人哪來的真氣法力去啟動陣法啊!

上清派乃是繼承三清道尊中上清聖人通天教主之道統,其教下當以陣法最為著名。什麼「十絕陣」、「九曲黃河陣」、「萬仙陣」等等,都是連上古金仙一流也要栽到裡面的無上仙陣。只可惜在這卷《萬仙截陣圖》中,這些傳說中的無上仙家陣法都只標有名字,連一字介紹也無。而上清派存在數千年,當然自有其傳承。書中共計有陣法千餘種,其中大陣套小陣,各有組合,除了上清派秘傳的部分,其中還有司馬承禎收羅的其他門派大小陣法二百餘種。不過古今朝代更替,歷經多年戰亂,許多陣法都已缺失,江元峰手中這本白雲道士的遺書,在如今的修道門派眼中,已經算是鎮派之寶級別。如果讓當今上清派掌教得知消息,恐怕會不惜一切代價來取得。

最終江元峰敲定了五行聚元大陣這一個排在《萬仙截陣圖》倒數第八十七這個下等偏上位置的大陣。

之所以選擇這座大陣,是因為它是由一座大型的五行陣,結合一百二十五座小型聚元陣而成,除了數量多了點,但布置起來都較為簡單,有聚斂周圍方圓百里天地元氣的功效。而且其外圍布置更有隔絕靈氣散失的作用,意思就是靈氣可進不可出,使外界很難發現這裡的實際情況,這樣就更便於自己在裡面修鍊。所以此陣雖算不得什麼高級陣法,但對初級的修道人來說,卻是不可多得的一種陣法。

天地元氣是一種混稱,因為它內部包含了各種不同種類、屬性的混雜元氣。一般修道人修鍊所吸收的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屬性溫和的靈氣,其餘都當作雜質過濾掉或排出。如果用陣勢法術等方法,將所需靈氣從混雜的空氣中吸引分離出來,聚集到一起,就能夠製造出人為的洞天福地。雖然這種方法不能與一些天然的福地相比,但其靈氣濃度也要比外界充裕許多,更能幫助修道者進行制器煉丹等各種修鍊。

而江元峰想要把這青葉丘變成無外人打擾的清修靜地,除了要五行聚元大陣來聚集靈氣之外,還得在其中布置幾個大範圍的迷陣幻陣才行。不然單一的聚元陣法沒有任何攻擊防禦的能力,是很容易被破壞的。

這邊開始動工了,可是布置陣法需要的材料目前卻還沒有著落。好在幾天前江元峰終於掌握了一道久攻不破的中級靈符斂氣符。有了可以隱藏元氣波動的斂氣符,和能夠防禦隔絕外界的初級符咒護元符,江元峰專程跑了一趟星海,從綠水湖底取出了一部份之前的收穫待用。

為求保險,他毫不吝嗇的多加了十幾張斂氣符,這才一路無事的把這批寶物運回了祖宅。只不過因為屬性關係,這些生長在地脈寒氣中屬性偏寒的靈石和材料,都只能用作五行聚元大陣中水行的一部分陣勢里,其他位置卻不能用它們來代替布置。所以取來這些大部分原因還是要作修鍊之用。

陽光明媚,風和氣爽。青葉丘上,在江元峰的指揮下,這些工人們熱火朝天的幹了起來。

「這邊這邊,把那裡的石頭清出去!還有那裡,……,對,就在那裡做上標記!」

地下埋入陣基,引動方圓百里內的地脈之氣,以希望形成人工製作的靈脈,這是最工程浩大的一部分。

首先要做的,就是在周圍已經被江元峰做了標記的位置上,挖坑。坑深三尺,以便放入製作好的陣基。有些位置是在林區或者果園裡,就不免要砍去幾棵果樹,這引起了有些工人的些許不滿。但江元峰卻絲毫不去在乎,在青葉丘上挖完了坑,繼續指揮著眾人又把魚塘修整了一番。

水是生命之源,這句話說的沒錯,有水的地方一定會比乾燥的環境善於聚納靈氣,滋養生物。所以,原來的魚塘位於祖宅西面下方三百多米遠,現在江元峰把它進一步擴大到十畝,由盛江上游引水過來。還在祖宅百米距離處,又另挖了一個面積約在百平左右的水池,與魚塘相互輝映,完工之後在池底鋪上了細沙青石,準備用來放養錦鯉等觀賞魚類。

這水池乃是江元峰設計的水行陣眼,一些下等的伴生錦瀾靈石事先被放入了池中,布成一座小聚元陣,使池水富有靈氣,長久清澈,這對周圍環境也造成了很大的改善。而水中靈氣凝聚,魚水交歡,在風水上也是極佳的布置。如此一來,這處陣眼可能算是五行聚元大陣五行陣眼中最強的一個。沒辦法,誰讓江元峰現在只有水系的靈石呢! 吞噬進化到萬妖之皇 其他陣眼也只好暫時以五行靈符代替,定期更換了。

到此五行聚元大陣初步成型了。然後就是利用一些原有的樹木,缺少的位置又從其他地方移植樹木過來,在不妨礙樹身生長的地方施以符印,於大陣外圍布置成了四座迷霧大陣。這樣做既能釋放霧氣來遮掩祖宅四方所在,使那些不走正路,心懷不軌的來人不辨東西,陷入陣中;又能使得整座青葉丘在林木青翠相擁,煙霧雲氣籠罩之下,看起來更加顯的神秘美麗。

四座迷霧陣花了三天時間才完成,主要是為了保證樹木的健康存活,移植時費了些力氣。試著啟動陣法,不過片刻功夫,周圍就升起了淡淡薄霧。江元峰僅僅試了一下,就關閉了陣法,免得待會兒進入林區作業的工人迷失在裡面。

接下來就剩下五行聚元大陣的最後布置了。雖然缺少蘊含靈氣的布陣材料,但江元峰又想到了以刻下引靈符的石柱,這種粗製的偽法器來代替陣基。這些簡單的陣基效果雖差些,但也能夠完成基本布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