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

【名稱】:凱特琳

【種族】:人類(女性)

【等級】:3級人類法師

「至少在名字上他們沒有騙人,看來這兩個海盜不像是在演戲。」楊禕默默的點了點頭。

原住民人類的基本上都會有名字,人類社會文明較高,可不像魚人和野豬人那樣。

「慶幸的是這些人是南海海盜。」楊禕聽到他們說自己是南海海盜后安心了而不少。

南海海盜與聞名遐邇的血帆海盜和黑水海盜不同,南海海盜並不是一個嚴密的組織。他們和卡利姆多大陸北面的諾森德地區的北海海盜一樣,並不是一個組織嚴密的海盜團體的名稱,而是一個區域內所有海盜的統稱。

南海海盜的各個海盜團有著各自的頭目和勢力範圍,他們相互之間並沒有組織上的關係。

「把這兩個人類留下,其他的海盜俘虜先帶走。」楊禕指了指剛才說話的兩個人類命令道。

魚人過來把其他海盜俘虜都押走,留下了瑪斯克和凱特琳兩人。

「你叫瑪斯克對吧?」楊禕走過去,問那個最先開口的男性人類,這個人身穿藍色水手服,右眼帶著眼罩,頂著一頭髒兮兮的蓬髮,就像頂著一團雜亂的海藻。

「魚人老爺,我是瑪斯克。」男性人類馬上回答,還不斷的給楊禕這個魚人磕頭。

「不錯,『魚人老爺』這個稱呼不錯。」楊禕第一次被稱為老爺,感到很新鮮。「瑪斯克,你說的巴隆男爵是什麼人?」

「魚人老爺,巴隆男爵就是巴隆·朗紹爾,他曾經是吉爾尼斯王國的男爵。現在巴隆正被部落、聯盟以及地精財團通緝,如果魚人老爺把巴隆的頭顱砍下,足以換一大筆賞金。」瑪斯克立刻把他們首領的信息說了出來,還把巴隆被通緝的事情說出來想要以此將功贖罪。

「瑪斯克,你夠了!你以為這些魚人會放過你嗎?作為一個海盜你竟然相信一個魚人的話,真是可笑之極。」女性人類凱特琳憤怒地向瑪斯克大聲咆哮。

「放心吧,魚人老爺一向是說話算話。」楊禕笑著說,「瑪斯克,巴隆現在在哪裡?你們還有有多少海盜船?一共有多少海盜?」

「謝謝魚人老爺饒命之恩,謝謝魚人老爺,嗚,嗚嗚……」瑪斯克邊抽泣邊磕著頭。

「魚人老爺問你話呢!」楊禕不耐。

「是,魚人老爺,巴隆現在正駐紮在勇士島上,還剩下三艘海盜船,兩百多個海盜。」

楊禕不置可否,他問完話后讓魚人把這兩個人類海盜帶走。

隨後楊禕又分批詢問了剩下的海盜俘虜,最終確認那個叫瑪斯克的人類所言並無虛假。

「這個叫巴隆的海盜頭手下倒是有不少人,還是有點實力啊。」楊禕覺得有些棘手。

「剩下的海盜發現出去的海盜船沒有及時回來,他們很快就會知道出了問題,不如趁著海盜還沒反應過前先發制人。」

楊禕當機立斷,打算馬上派戰鬥魚人去找巴隆的南海海盜團。

勇士島就在棘齒海灣入海口的不遠處,棘齒鎮的魚人可以直接游過去。。(未完待續。)。 「不過……」楚玉眸光一轉,有些惋惜。

六公主的心也陡然緊張了起來:「不過什麼?」

「不過最近經常有個女人來容華太子府,」楚玉垂下了眸子,遮蓋住眸中陰險的光芒,「恐怕容華太子的心,早就被那女人給勾引走了。」

如同晴天霹靂,讓六公主渾身一震。

她肥胖的身軀都抖了幾抖。

果然,她不在的這段時日,竟然有妖艷賤貨真的勾搭了容華太子。

一股怒火涌了出來,她咬牙切齒:「那妖艷賤貨是誰?居然敢勾搭我的太子哥哥。」

楚玉低下眸子,冷笑連連:「六公主,我帶你去你就知道了。」

楚辭!

這六公主乃是當今最疼愛的女兒,若是得罪了她,你瑾王府的這一生,都完了!

……

瑾王府。

人聲嘈雜。

太妃淡定的看著站在面前的秦嫣,從容不迫。

彷彿並沒有因為她的出現有任何的惱羞成怒。

本來秦嫣以為太妃看到她之後,定然會氣憤難耐,誰知道他等了半天,都沒有看到太妃動怒。

她的一隻手抱著小糰子,微笑著與楚辭談笑風生,似乎是忘記了她的存在。

楚辭也將目光從她的身上收回,笑著轉向了太妃。

誰都沒有再搭理她。

獨留她一人站在風中,有些尷尬。

「瑾王妃!」

秦嫣咬了咬牙,繼續道:「你不是要賣物嗎?如今除了我,也沒有其他人會來了,不如你先將東西拿出來。」

她微微揚起了下巴,冷笑著看向楚辭。

相爺說過,他已經囑咐過所有人,今天都不能來瑾王府。

一個沒落的王府,如何比的上正得寵的楚家?

「其實我今日過來,還是玉兒勸的,自從瑾王妃嫁入瑾王府之後,王府的聲譽一落千丈,如今已經沒有多少人能來往,玉兒心地善良,不忍如此,才勸我前來——」

她話音未落,一聲聲音忽然從身後傳來,帶著笑意。

「太妃,楚辭,我們今日沒有來晚吧?」

這聲音讓太妃的眉頭舒展了不少,她站起身,笑著看向從前方快步而來的眾人。

「時間剛剛好,還不算晚。」

……

秦嫣在聽到這聲音之後,身子就陡然僵住了。

她緩緩的轉過身,向著那聲音傳來的地方望去,一瞬間,整張臉色都白了一下,渾身冰寒交迫。

宸王妃,秦王妃,林王妃——

還有林王府世子妃的娘家人。

林王府的世子妃亦是出生於高門大戶,她的母親楚辭也剛好認識。

正是那日來給她送夜瑾情書的鎮國將軍府夫人。

按理說,林王府與鎮國將軍府關係密切,最後的下場不該如此慘才是。

可惜,這世子妃身體不好,至今一無所出,世子同樣是個病秧子。

鎮國將軍又向來對陛下忠心耿耿,可他的衷心,對於日後繼位的二皇子而言,卻是一個隱患。

所以,所有的親王府最後都沒有逃過一次劫難。

想起這事,楚辭就有些感嘆。

當今聖上昏庸無道,可他不夠狠心絕情,頂多就是太過於世俗,對他沒用的人,他會斷絕生路。 群山嶺不過是一座小城鎮,沒逛多久金焱便找到了一家典當鋪。

推開緊閉著的木門,前腳剛跨過門檻的金焱甚至都沒來得及說話,撲面而來刺鼻的煙味便嗆得他連退數步。

震驚地望著從屋內飄出的滾滾白煙,金焱眼角不禁抽搐了兩下。

煙霧中雖隱隱可以看見一個人影,只不過此人是死是活就很難判斷了。

街道上的路人見到這幅景象皆是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上下打量著金焱,在他們臉上儘是一副想看好戲的樣子。

一直緊繃著神經,防備隨時可能有危險降臨的金焱自然注意到了行人的目光,但他卻沒有主動發問而是靜等著煙霧散去。

隨著屋內的煙霧越發稀薄,金焱也是逐漸看清了煙霧中的人。

那是一名長著國字臉滿臉橫肉的大漢,看上去年紀約莫四十多歲的樣子。

在其手中還有一桿黑亮的煙槍,而似是在為金焱解答一般,中年男子悠哉的將煙嘴湊到唇邊「吧嗒吧嗒」地抽了起來。

隨著他一吸一吐,大片的煙霧瀰漫開來,但這次大門敞開的情況下,煙霧也沒能再遮蔽金焱的視線。

杵在門外的金焱猶豫著自己該不該進去,這間當鋪哪裡像是一個做生意該有的樣子?

可整個群山嶺除了這一間典當鋪外哪還有第二間?

周遭戲謔的目光越來越多,金焱也明白自己光站在這裡只會成為笑柄,當下只能硬著頭皮大步走進當鋪之中。

坐在櫃檯后的男子仍是旁若無人的抽著大煙,甚至金焱都走到櫃檯前了他都沒有正眼去看金焱一眼。

這服務態度簡直是怠慢到了極致,但金焱能說什麼?

他只能取出兜里的鑽戒放到櫃檯上問道:「收珠寶么?」

這下中年男子可算是偏過頭正眼看金焱了,但也只限於一眼他就將目光挪到了金焱手旁的鑽戒上。

「收。」男子將雙腳從櫃檯上挪下,右手中的煙槍也放到一邊,同時左手拿過一個筒狀的儀器放在左眼前。

就在男子仔細端詳鑽戒之時,金焱也看到了其臂彎處的衣袖上佩戴著一個印有血色狼頭的臂章。

這一發現讓金焱心中一驚,旋即他不禁感到有些頭痛。

不需要去問,眼前的這個中年大漢定是血狼盜賊團的成員,他其實早就該想到貼近驚龍山脈的群山嶺會有血狼盜賊團的團員。

暗罵自己愚蠢的同時,金焱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眼下的局面。

看這滿臉橫肉的大漢,金焱如今就算不想在他這賣鑽戒恐怕也為時已晚了。

再結合之前店鋪外路人的眼神,金焱並不費力地就能推斷出這次他怕是真掉進狼堆里了。

本想賣掉鑽戒換些錢財好打聽情報的想法已被金焱拋出腦外,現在的他只想著該如何靠這枚鑽戒疏通關係。

而這時櫃檯內的中年男子也將筒狀的儀器放到一邊開口道:「從鑽石的色澤質地以及磨損程度來看,這顆鑽石我能給出七金幣,不能再多了。」

金焱怔在原地,他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盜賊團的人在認真和自己做交易?

在金焱的理解中,身為盜賊團就該看中什麼搶什麼,哪有以物換物的道理?

似是看出金焱的不解,坐在櫃檯后的大漢再度把腳打在檯子上說道:「看你這樣是外地人吧?我們血狼雖然是盜賊團不假,但我們卻是盜亦有道的組織,不會隨意欺負你這種豆芽菜的。」

儘管看不透眼前小白臉的境界,但在大漢看來,這小白臉眼中點點淫邪之光以及那像是縱慾過度而蒼白的臉色都不像是一個強大的修士。

金焱雖然想要吐槽異世界竟然也會有「盜亦有道」這個辭彙,但這個想法也不過是在他心底一閃而逝,現在最關鍵的是要順著大漢的意思藉機打開話題。

「你們是俠盜?!」

論演技,金焱自詡堪稱老戲骨,此時的他眼中帶著的崇拜都快溢出眼眶了,這番模樣讓大漢都不禁一愣旋即尷尬的擺了擺手道:「但終歸是盜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