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

這時候,雲水城的異界修士,紛紛驚呼,不敢置信地看著這一幕。

此時,江寂塵的出場,實是太拉風了。

騎著紫麒麟,氣勢無雙,英武不凡。

何況,身邊還跟著一個騎著月神專屬坐騎的絕色美女。

當然,他們感到最震驚的,還是江寂塵的恢復速度!

其實,江寂塵之所以能夠恢復這麼快,完全要感謝官小婧和南宮婉玉二女。

通過《魔鳳訣》,進行陰陽互補,再加上《長生訣》,江寂塵才能在一夜之間,傷勢、力量盡復。

江寂塵與月兒,一人騎著紫麒麟,一人騎著月獸,並排飄立在雲水城大門前。

「雲水城是我人族之城,今我來,收回!」

婚色妖嬈 江寂塵聲音淡淡地道。

他的聲音不大,卻傳遍四方天地,所有的修士,都可以聽到。

特別是很多被奴役的人族修士,聽到這話,都愣住了。

現在人間界,可是連一座人族修士的城池都沒有。

江寂塵,竟然直接放言,要收回雲水城。

而且,是以人族的身份!

這怎麼可能做到?

他哪來的底氣?

就算他現在攻下了雲水城,但守得住么?

異界,是不可能允許一個人族的城池存在,那是對他們挑畔,更是一種恥辱。

所以,他們都不敢置信。

「江寂塵,不自量力。」

「尋你多時,沒想到你自己送上門來。」

「今日,你來了,就不用走了。」

「還想佔據雲水城,可笑之極。」

就在這時候,虛空驀然一震,然後在雲水城大門前浮現四道身影。

正是四位異界九重圓滿聖帝!

他們看到江寂塵,眼中便充滿了無窮的殺意。

之前,江寂塵從他們手中逃脫,讓他們丟盡了臉。

所以,對江寂塵恨極!

此時,他們一出現,就要出手,擒殺江寂塵。

事實,四位異界九重圓滿境聖帝,根本不把江寂塵的話放在心上。

他們都認為,江寂塵只是口出狂言、虛張聲勢罷了。

單是江寂塵,他們四人當中,任何一人,都可以擊殺他。

現在,江寂塵身邊比起之前,只不過是多了一個騎著月獸的女人。

難道,江寂塵的底牌就是那個騎著月獸的女人?

但是,無論怎麼看都不像!

月兒現在表現出來的,就是一個人畜無害、沒有絲毫戰鬥力的軟弱美女。

除了坐騎是月獸,讓人感到有震懾力之外,其它的,看不出月兒有一絲的威脅力。

所以,他們除了被月兒的美貌驚艷到外,其它都被他們直接忽略了。

看著四個異界九重圓滿聖帝殺來,江寂塵冷冷一笑道:「一會,只怕你們笑不出來。」

「我家月兒一人,足可滅掉你們,從此佔據雲水城。」

江寂塵騎著紫麒麟,一動不動,神情從容自若。

寵婚難逃:總裁的祕密情人 聽到江寂塵的話,四個異界九重圓滿聖帝不由得嘲然一笑道:「唬誰呢?」

「就隨便帶了個女人來,就以為是無敵幫手了?」

「無知、可笑!「

「江寂塵,我覺得你完全是給我們送女人。」

「確實,這個女人世間極品,我們要了。」

四人囂張、得意的叫道。

但是,下一刻,他們突然感到自己的身體驀然一震。

然後,他們的攻擊,突然消散。

佳期如夢 而且,他們低頭,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的身體。

除了頭顱,他們的身體,竟然在一片月光之中,慢慢分解,化作虛無。

月光!

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體,何時被一片月光纏上了身體。

更是在不知覺間,身體被分解,空餘一顆頭顱在空。

「這,這是怎麼回事?」

「不……」

隨後,四道慘呼聲響起,傳遍天地間。

緊接著,四個頭顱同時爆開,化作血霧。

是江寂塵出手了,隨意點出了四指,就點滅了四顆異界九重圓滿聖帝的頭顱。

這一幕,實在是發生得太突兀、太快了,讓所有的修士,根本沒有反應過來。

或者說,他們做夢都沒有想過,四名九重圓滿聖帝這樣高高在上的存在,竟然就這樣沒有了。

可怕,太可怕了!

「江寂塵,說的是真的!」

「他沒有騙我們。」

「快逃,他若佔據雲水城,絕不會放過我們。」

……

這時候,一群正在觀看戰鬥的異界修士,此時突然反應過來。

他們驚呼一聲,便要逃走。

嗡!

但是,就在這時候,一片神秘大陣毫無徵兆的降下,瞬間就籠罩住了雲水城。

始陣之法!

江寂塵直接動用了始陣之法,封鎖了雲水城,讓人一時之間,根本無法衝出去。

「月兒,小紫,你們在這裡等等我,待我清理一下雲水城,以後,這裡就是我們的落腳點了。」

江寂塵對月兒、小紫交待了一聲,然後便閃身進入了雲水城中。

(本章完) 一入雲水城,異界修士驚慌無比、面如死灰,感到了絕望。

反之,人族被奴役的修士,心中生出了一絲希望之意。

不過,這一絲希望之意,並不強烈!

在人族修士看來,縱然江寂塵佔據了雲水城,但必然守不住。

只要異界至高聖帝出手,雲水城必然會再次被異界攻下。

他們的命運,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畢竟,這樣的事,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以前,也有人族強者,奪回了城池,但結果,還不到一天,就又被異界奪了回去。

奪城的人族,全部被血祭、屠盡。

豪門蜜愛:高冷總裁甜辣妻 城中被奴役之人,其命運沒有任何的改變。

所以,對於江寂塵佔據了雲水城,他們也沒有太大的反應。

江寂塵自然理解,並不意外。

他現在要做的是清理城中的異界修士。

降臨人間界的異界修士,都不會太弱,大多都是兇殘無比,對人族修士不會有一絲憐憫之心,幾乎人人手上都染有人族修士之血。

所以,江寂塵出手,自不會留手。

但凡遇到異界降臨者,不管男女,不管強弱,全部屠滅。

不過,異界降臨者,再弱也都是聖道境的修士。

此時,四周百名異界修士欲逃,江寂塵一掌拍出。

噗,噗,噗……

所有的異界修士,當即爆滅,化成血霧,然後被血祭之印吸收。

這血祭之印,正是江寂塵在月光森林中,從異界修士手中奪過來的。

本來,他們欲要用來血祭人族修士的。

現在,卻反了過來,反被江寂塵用來血祭他們。

這種事情,以前本來一直都是異界修士做的,人族是被血祭的對象。

但這一次,雲水城中的異界修士成了被血祭的對象。

「饒命呀,我們願意投降。」

「不要殺我,我願用寶物換命。」

這些異界修士求饒道。

然而,江寂塵依舊出手無情,任由他們慘叫、求饒,江寂塵無動於衷,直接滅殺,將他們血祭。

「曾經,必然也有人族修士,如此求過你們吧?」

「但是,你們可曾手軟過,可有放過他們?」

「今天,雲水城中的異界修士,都得死,誰也改變不了。」

江寂塵漠然的開口道,同時殺戮繼續著。

一個個異界修士被滅殺,成為血祭品,不斷壯大著血祭之印。

如果繼續演化下去,血祭之印必然會凝成很恐怖的一擊。

若至極限,甚至,是可以傷到至高聖帝的一擊。

江寂塵屠殺異界修士,順便要祭煉出一式保命手段。

可以在關鍵時記,抵擋至高聖帝的攻擊!

江寂塵一路殺去,效率驚人到極點。

而在他的七彩神念下,所有異界修士,無所遁形。

就當江寂塵繼續殺戮的時候,突然一隊異界修士,挾持著一群人族修士,冷冷地道:「江寂塵,住手!」

「如果你再敢對我們出手,他們就會沒命。」

「江寂塵你不會眼睜睜的看著這些人族葬命吧?」

有近百名的人族修士被他們劫持著。

只要他們願意,這些人族修士,就會當場變成一具具死屍。

在這些異界修士看來,江寂塵就是為人族修士而來的。

畢竟,他剛才說了,要代表人族,收回雲水城。

那麼,江寂塵必然不會眼睜睜地看著人族修士去死吧?

所以,他們認定,江寂塵必然不敢殺他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